Indigo/小i
此处用来存放一些魔兽世界/守望先锋/侠客风云传/小排球相关闯作。感谢一切鼓励和挽尊。如果肯留言指出缺点我会更开心,想不断进步^^

杂食,食物链内可拆不逆,注意避雷。

[守望先锋][源藏]单行道08-09

*拖太久了有的剧情我也记不太清了,如果有bug的话还请谅解。

01/02/03/04/05/06-07


08

 

半藏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他极少做梦。每一个沉睡的夜晚都是黑色的。

梦更像是他如今行走的现实。是他脚下的一处深渊。即使望不见底,也依旧能听见那些失却的记忆在深处不断徘徊着的幽暗回声。

他是谁,来自何处,遇见过怎样的人,沾过谁的血,为何会被追杀,又为何会成为依靠杀人度日的人。这些日日夜夜不断重复的、挣扎的、又徒劳无望的循环,永远比惊扰人的噩梦更加真实。

 

然而这一次不同。

当樱花飘落的那刻,他意识到这的确是一个梦境。在所有比死亡更幽深的深眠里,从未有过如此明亮的梦。

黑发少年坐在枝头,正俯视着他大声地说着什么。午后日光正盛,眩目的阳光被层层叠叠的花瓣过滤,在他身后形成一道金色的光晕。逆光的角度之下,少年亮晶晶的眼睛却比阳光更加耀眼。樱花在他面前不断飘落,将少年细瘦的身姿裹在粉白色的风里。

“……”

“什么?”

坐在枝头的人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句子。鼓膜里好似隔着一层水,那声音始终听不真切。像是被摁下静音键的电影,半藏只能艰难观察模仿着少年的口型。

——如果失败了?

“如果失败了,要——接——住——我——”

少年在半藏反应过来含义之前就抢先一步摇摇晃晃站了起来。

他站得那么高,仿佛一不小心就会狠狠跌落下来。正在生长期的细瘦四肢,让他如同一只正在学习展翅的雏鸟。可刻在那英俊五官的表情又是那样无畏,仿佛没有人比他更清楚,此时站在树下正抬头仰望的这个人绝对不会让他受伤似的。

那一瞬间,误入美梦的人全然忘记了自己不过是个过客。涌动在半藏耳中的,是心底澎湃的回音:——我会接住他的。

他看着自己的手,在心底重复:——我一定会接住他的。

少年似乎听到了他的回答。

双手结印,纵身一跃。

半藏向前跑去。

 

骤然失去重量的树枝纷纷落下一阵粉色的细雨。

少年腰侧的温度传进半藏的手心。

冲击力让他禁不住后退了两步,但他始终没有松开手。

颜色柔软的嘴唇正贴着他的额头,落下一个比樱花更轻盈的吻。

 

半藏从梦中醒来。

他认出源氏的眼睛。

 

09


守在半藏身边的人见他醒了,急切地凑过来观察他的状况。

镶嵌在铠甲中布满伤痕的面容和梦里恰是同样的角度,与黑发少年英气的眉眼渐渐重合在一起。

梦中贴在他额头的吻仍旧残留着余温,半藏分不清那究竟来自于梦境,还是受伤的夜晚被推进手术室前最后的记忆。梦中拥抱过少年的手指也仿佛依然能感受到那份热度。灼热的、滚烫的,在少年的体温之外,是他自己的心跳。

“源氏……”他动了动嘴唇,听见自己干哑的嗓音。

“我在。你现在感觉如何?要喝水吗?”忍者似是误解了他的呼唤,起身去倒水。那流畅的动作在意识到自己还紧握着半藏右手的时候变得有些僵硬。不知这个姿势先前维持了多久,原本冰冷的金属早已变得像人体般温暖。

“抱歉,我太激动了。”源氏的声音低了下去,他没有发觉自己的解释是多么苍白无力。而半藏则敏锐地觉察到,对方实际上并不是在为眼前这件事道歉。等到忍者打算松开的时刻,他抓住机会紧紧反握了回去。


他想起那天夜里的疾风,银色的身影。在他落入死亡怀抱的时刻,曾有一个与眼前人相同的声音呼唤过他的姓名。那时源氏紧紧抓着他,就像他曾经为了源氏站在树下那样。他抓得十分用力,和他在梦境中一样不肯松开手。

在他意识模糊时,源氏似乎还说了很多话,关于樱花树,关于鸟,一根羽毛,还有他们亲密的过去。半藏听清了一些,遗落了更多。但当时源氏究竟说了什么已经不再重要了。

眼下这一秒,半藏十分确信,在时光深处,他们二人之间一定还存在着什么比“朋友”更深刻的东西。


“你骗了我。”半藏用的是肯定句,目光在两个人交叠在一处的手上逡巡了一圈,最后又落在忍者没有戴覆面的脸上。

“我们以前不是朋友……对么?”

那个瞬间,忍者的表情完全消失了。

留在他脸上的只有眼睛里深沉的情绪。

 

半藏等了一会儿。眼前人没有试图挣开他的手,也没有避开他的视线,却也什么都没说。

源氏似乎知道半藏并非想听自己解释。他沉默地回望过去,目光落在半藏因为失水而干燥的嘴唇上,等待着他的结论。那份平静有些失常,像是一个放弃了徒劳挣扎,听任最终审判的罪人。

这种反应让半藏原本确信的想法变得犹疑起来,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为自己疯狂的想法感到荒唐可笑。

可是,他正抓着他的手呢。他答应过眼前这个人绝对不会放开。

那不是梦,是在他遗失记忆里真实发生过的片段。他知道这一定是真的。就算是梦,在他陷入昏迷前,源氏贴在自己额头的嘴唇也值得让他向现实求证一次:

后来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我松开了手?

 

“那么……是恋人吗?”

半藏艰难搜索着措辞,说实话他根本不清楚这个词究竟意味着什么,是否应该出现在这个场合。如果让他把自己过去的人生写成一本书,直到你翻到封底的标价,这个词也不会出现在书中任何一页上。

然而就是现在,他似乎感受到了一些不同,有什么东西将他跟这个世界联系在了一起,让他第一次意识到,很久以前,也许他不是孤身一人游荡于世间。

源氏的双眼因为惊愕不由得睁大了。

也许是这份惊讶表现得过于明显,让弓箭手后知后觉羞赧起来。半藏感到自己几乎从头发丝烧到了脚趾尖儿。正当他试图偏过头回避尴尬时,失去了表情的机械忍者突然重新有了神采。

如梦初醒般,那双眼睛像被点燃了什么,迸发出夺目的光芒。

源氏翻过两人交叠的手,一根根掰开半藏的手指,又重新慢慢握在一起——以一种十指交缠的方式。

无限深沉的眼睛弯成温柔的弧度。

“是的。我们是恋人。”

沉默了一会儿,又缓缓重复了一遍。像是在确认什么,又像在说给自己听。

“我们是恋人。”

忍者的笑容仿佛找到了失而复得的宝藏。

可不知为什么,半藏隐约感到,那喜悦的笑容之下,依旧有他看不懂的情绪像浮冰在海面下缓缓流淌。

 

=TBC=



以前当然不是恋人啊哥哥


评论(5)
热度(42)

© 毒素扩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