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igo/小i
此处用来存放一些魔兽世界/守望先锋/侠客风云传/小排球相关闯作。感谢一切鼓励和挽尊。如果肯留言指出缺点我会更开心,想不断进步^^

杂食,食物链内可拆不逆,注意避雷。

[守望先锋][源藏]Day dream

*关于守望先锋周年祭源氏的特摄皮肤衍伸出的脑洞。均为捏造。


day dream

                  by Indigo




在他们年幼时,也有过一段尽管短暂,但还勉强称得上无忧无虑的岁月。

彼时半藏已经渐渐意识到这个家族即将带给他的一切。黑暗潜伏在岛田城的每个角落,蚕食着少年身上所剩无几的光,等待终有一日将他完全捕获。父亲正值壮年,未来虽是苛刻,目前尚且不需他担忧——事实上,对于一条早已斩断任何可能性的道路,也没有什么特别值得担忧的。但一种隐约的不安仍像深夜赶路时紧随身后的野兽,从未有一刻放过他的咽喉。他说不上那种紧迫感究竟是源于人类自由天性对宿命论最后的负隅顽抗,还是对自己也许无法配得上那份太过沉重的期待的怀疑。

他留清汤寡水的长发,额头光洁而早慧,神情严肃,不笑。而他年幼的弟弟源氏,还处在能与许多伙伴一同玩耍的年纪,对他们不得不拥有的未来一无所知。他像任何一个这般年纪的孩子一样,去学校读书,和兴味相同的朋友玩耍,逃避功课,又被半藏捉住放在身边看管,不情愿地咬着笔杆写作业。边写还边用眼睛偷偷瞟被静了音的电视屏幕,在撞上兄长严厉的目光时委屈地转上一转,然后恋恋不舍地收回目光。

“快写。”少年毫不留情地拍了拍眼前那颗毛绒绒的脑袋,伸手关掉电视。

“哎呦!哥你轻一点,打坏了怎么办!”源氏装模作样地怪叫了几声,拿起笔,磨磨蹭蹭重新开工。半藏被他的动作吸引着,注意到那张作文纸上的题目,是无聊可笑的,又充满悲哀的几个字:我的梦想。歪歪扭扭的笔迹,映在他眼里,恰似一个欲说还休的谶语。

半藏顺着那被命运指引的笔迹看下去,看着他的弟弟用手中的铅笔稚气而认真地写道:我的梦想,是长大以后做一个拯救世界的HERO。像是在胸中预见了那幅图景似的,完全沉浸在对未来无边畅想中的源氏还边写边意犹未尽地比了个刚刚在特摄剧里瞥到的,HERO参上的经典动作。

半藏忽然间如鲠在喉。

敏锐如源氏自然观察到了兄长不同寻常的神情,但他还不能理解此时此刻在兄长沉默的面容后涌动的悲哀到底是什么,于是睁大眼睛,直直盯着半藏歪头问道:“这样不好吗?”

他没有回答。

这并非好与不好能够回答的问题。

他想告诉源氏,这里是花村,是岛田家。这里没有一条不通往黑暗的路,也不允许存在与家族无关的未来。再好的、再光明的梦想,都与他们即将继承和肩负的一切无关。

岛田家的人从不做梦。

然而那双眼睛里闪动着的期待是如此明亮动人,仿佛冬日里烧得正旺的炉火,几近将他灼伤。又让他如何忍心拆穿。

与自己自幼受到的严苛训练不同,一直以来,父亲对源氏的管束都十分纵容。幼时半藏尚会心有不甘地嫉妒,年纪稍长一点,那份嫉妒便变作了深深的羡艳和悲哀。

令人羡慕的并非源氏自由自在的生活,而是他看似拥有的,比自己多上太多的可能。他陪着父亲纵容自己的胞弟,像一个匠人精心浇灌植物,想看看它最终能开出怎样的花朵。而当半藏渐渐明白,那看似无限的无可能性,也许最终依旧会湮灭于这个古老而衰朽的家族所掩藏的无尽黑暗时,一股比羡艳更深的悲哀登时捕获了他。

九岁的源氏仰着一张天真烂漫的脸。见得不到兄长的肯定,又追根究底地催促了一遍——毕竟他是这样需要得到自己一向钦佩的大哥的认同——“这个梦想不好吗?”

没等半藏回答,就自顾自地咕哝起来,“昨天父亲还夸我的手里剑进步了,等我成为HERO,肯定不会比他们差!哥哥如果不信,过会儿我演示给你看!”

回应他的是半藏落在他发间的手。

少年几乎是用尽所有力气抚摸着弟弟毛茸茸的短发,动作生涩艰难,像是害怕源氏继续说下去,又像是正在努力违抗着什么可怕的东西。

他凑近凝视着源氏眼中的火焰——这个囚笼里唯一自由的鸟儿,唯一带着光和温度的东西,他最珍视的人——任凭自己的身影被那片火焰吞噬,然后说出了一个生平最愿意真心实意相信的谎言:

“好。”

源氏闻言笑了起来,露出洁白整齐的牙齿。

“当然好。”

半藏闭上眼睛,轻声说。

 

=FIN.=

评论(3)
热度(121)

© 毒素扩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