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igo/小i
此处用来存放一些魔兽世界/守望先锋/侠客风云传/小排球相关闯作。感谢一切鼓励和挽尊。如果肯留言指出缺点我会更开心,想不断进步^^

杂食,食物链内可拆不逆,注意避雷。

[守望先锋][源藏]平凡的一天

*一个外表不苟言笑内心也很爱玩的小半藏。出现的店铺名有些是真的有些是胡诌,但是在地图中的相对位置一定都是胡诌。



平凡一日

              by Indigo




十二岁的半藏走在小路上。

春日里的阳光暖洋洋的,像浓稠到化不开的蜜糖,照得整个花村如金子般闪闪发亮。

正是樱花盛开的时节,村子环绕在一片绯红的云霞中。每当微风拂过,卷起枝头漫天花瓣,就像下了一层樱色的细雪。

市集喧闹的人声在这样融融春光之下也显得不那么恼人聒噪,反倒生出几分亲切可爱。在这样生机勃勃的春光里,几乎没有什么看上去不是可爱的。

转过这个拐角,游戏厅炫目的霓虹就近在眼前了。是他的弟弟源氏每次逃学的必去之处,也是他此行的目的。自从半藏发觉自己无论源氏藏身何处都能轻易找到他以后,不知从何时起,捉拿这个顽皮的孩子回家,就渐渐成了他不容推辞的义务。

可半藏故意放慢了脚步。

在岛田家,少主的日程总是被安排得满满当当,自然容不得他这般闲庭信步。半藏自幼注视着父亲的背影,两个人是如出一辙的不苟言笑,步履匆忙。

但是现在,那个从木制结构间散发出陈朽气息的牢笼被他暂时抛在脑后了。慵懒绵长的阳光照在他脸上,轻轻舔着他细长的睫毛。空气中弥漫着若有似无的香气,一切都显得明亮而美好。

十二岁的半藏踩着木屐,用被师父看到一定会斥责的散漫步伐晃晃悠悠走在花村的小路上。

他想,也许他也不是那么急。


他也不是那么急。

尽管回到家中,还有今日的功课要做。半藏天资聪颖,学得又一向认真。父亲不久前才给他请了新的老师,再也不是能靠天分随意应付的深度。但至少眼下这一刻,他是自由的。

半藏这样想着,就走得又慢了一点点。

他站着看了一会儿花店老板修剪那一捧还滴着露水的玫瑰。纯洁的百合,艳红的虞美人,蓝色的矢车菊。犹豫再三,最后买走了那一小束向日葵。明晃晃的颜色被他握在手中,像握着一束捉不住的阳光,又像谁人灿烂的笑颜。一想到不知该怎么跟源氏解释,半藏又开始有点后悔。

关东煮浸在色泽浓郁的汤底里,咕嘟咕嘟冒着幸福的泡泡。白兔形状的大福有着果酱点缀出的红眼睛,恰似冬日里他和源氏在雪地里堆的那一只。装在透明玻璃罐的彩色金平糖滚来滚去,星星点点,在舌尖化为一个甜蜜单纯的梦。

走到写真馆门前时,手中的草莓冰淇淋还剩一半。半藏慢慢尝着舌尖融化的水果味道,一边打量起橱窗中展示的得意之作。多数是女孩子在成人节留下的纪念写真,也有身着西式婚纱的幸福场景。他仰着脖子欣赏着,目光最终落到角落里一张被放大的全家福上。照片里,年轻的父母怀抱着自己的一双子女,正朝镜头笑得甜蜜。面容冷清的男孩抹掉唇角沾上的奶油,回望着玻璃上映出的自己的倒影,不觉也露出一个笑。

他忽然觉得,源氏每次在生日时都吵着要和自己合影,其实也没那么糟糕。


半藏没去过别处的游戏厅,假若不是源氏,他大概连眼前这个都不会涉足。但他猜想,这世上每一个游戏厅,大概都和花村的大同小异,有着炫目的霓虹和震耳欲聋的背景音。他穿过那些噼里啪啦作响的疯狂按键音,经过小钢珠新台机前几个不务正业的影子,最终在角落的格斗街机前,顺利地捉到了他的弟弟。

源氏比半藏小三岁,也比他瘦小许多,街机前的凳子被他挪得很靠前,才能顺利操作那几个摇杆。被他时常漫不经心逃掉的忍术训练显然还是在他身上留下了一点痕迹,证据是半藏靠近时,正沉浸在游戏中的孩子分叉的眉毛不自觉地跳了跳。他显然听到了半藏的脚步声,但直到挥着日本刀的武士跃到空中又发出一个漂亮的大招,屏幕上出现喜气洋洋的“WINNER”字样,他才嚼嚼口中糖果,吹出一个响亮的泡泡,回过头。

“怎么样怎么样?哥你快看,我又破了纪录!”

泡泡破灭时发出“啪”地响声,如果源氏闪亮亮的眼神会说话,大概比这声音还吵。半藏定睛望去,弹出的排行榜上果不其然从上至下写满了“Genji”几个字。

他没有笑,努力回忆着父亲的神态,板起一张小脸骂道,“不成体统,快跟我回家。”

源氏却不怕他,好像知道兄长一向不是真的烦自己。也不像往日那样挣扎着高喊再玩一局,只是跳下高高的圆凳子去牵他的手,笑嘻嘻道:“好呀。”

然后愣了愣说,“诶,哥,你给我买了花?”

那束小小的向日葵因为被他握得太紧,握得太久,已经有些微微发皱了。


被戳穿的人因源氏的心直口快忽地感到一阵没来由的尴尬,“路上捡的,没找到地方扔。”

他将那束花换了个手拿着,不肯让源氏碰一下,并且在心底暗自后悔一时冲动,让他平素想努力维持的、严苛的兄长形象功亏一篑。

源氏却不以为意,听不懂似的,笑嘻嘻去扳他的手指,将向日葵换到自己的右手,又把自己的左手塞进半藏的掌心。一面还像枝头吵闹的麻雀般,叽叽咕咕跟他说着话。先说了今天自己和伙伴是怎么在课上作弄老师的,说到糖果店老板的女儿多给自己舀了一勺金平糖,又说到游戏厅新上的机子是多么有趣。

半藏静静听着,脸上是他早已习惯的面无表情,牵着源氏的那只手掌心因为热度微微浸出些汗意,但他始终没有松开。

说到最后,那只叽叽喳喳的小麻雀打量着身旁人少年老成的神情,圆滚滚的眼睛转了转,猝不及防问道,“哥,你今天比平时来晚了半个钟头,是去做什么了?”

半藏微微一怔。

只听源氏不怀好意地拖长了那副孩童特有的清脆嗓音,明亮的大眼睛里透着几分狡黠的得意,“哥——其实你每次主动替管家来捉我,是因为你自己也想趁机出来玩一会儿吧?”

这下半藏必须为了维护自己的形象出言反驳了:“胡说八道!你以为我会像你一样贪玩?先生布置的功课还没做完,谁愿意出来浪费时间?还不都是你不让人省心!”

“哦——”源氏若有所悟似的应了一声,走了几步,又突然仰起脸道,“其实下次你可以早点来,我教你打新出的游戏!你不知道,我可厉害了,那几个常来玩的高中生也赢不了我!”

得到的是不出意料的回答:“想都别想!再有下次,我就跟父亲说把你捆在房间里,哪也不准去。”

“哦——”那个声音显而易见地低落了下去,正当半藏犹豫是不是话说得太重的时候,又重新发起光来,“那就一起去吃拉面怎么样?我听游戏厅的老板娘说,街角有家好吃的拉面车子,只有晚上才出摊。每次你都在天黑前捉我回家,下次,我们可以一起吃过再回去,好不好?”

半藏斜了身旁人一眼。

对上一双兴奋的,雀跃的,祈盼的眼神。

一。二。三。他数了三秒,终于叹了口气,忍不住柔和了唇角。

“好。就一次。”

“说好了!”源氏立刻跳了起来,手中向日葵跟随他的动作,在风中不断点着头。



十二岁的半藏牵着九岁的源氏走在小路上。

是再平凡不过的一天。时候已经稍微有些晚了,但日头仍旧很高。春日里的阳光暖洋洋的,像浓稠到化不开的蜜糖,照得源氏的眼睛如同金子般闪闪发亮,照在少年无端带着几分笑意的脸上。

十二岁的半藏有一些寻常的烦恼。

譬如说功课太多,弟弟太吵,还有一些责任过早地压在他肩上。他像每一个十二岁的男孩一样有过同一个幻想。幻想着有朝一日,一觉醒来,所有烦恼统统跑光,再也不用早起练功,不用刻苦读书,不要吃讨厌的青椒和花椰菜,可以在朋友家玩到很晚很晚才睡觉。

可是有的时候,他也会觉得,现在这样就很好。

阳光很好,未来很长,他牵着弟弟走在回家路上。源氏热烘烘的温度紧紧贴着他的掌心,一切都生机勃勃,充满希望。


十二岁的半藏有着一双早慧的眼睛。他永远不会告诉父亲,他是多么留恋儿时他搂着自己和源氏讲述家族荣誉与命运的夜晚。

在那许许多多流传至今的故事里,他最喜欢的是一个关于双龙的传说。那个故事里有传奇,有背离,有痛苦的失去,有迷茫的找寻,可最终,有一个充满温情的结尾。

——“神龙屈尊来到了凡间,他第一次如此清晰地看到了周围的世界。

陌生人此时告诉神龙,自己就是他落入凡间的弟弟。

而现在,他们应该联手重建这个世界。”


他禁不住信以为真。


=FIN。=

评论(4)
热度(132)

© 毒素扩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