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igo/小i
此处用来存放一些魔兽世界/守望先锋/侠客风云传/小排球相关闯作。感谢一切鼓励和挽尊。如果肯留言指出缺点我会更开心,想不断进步^^

杂食,食物链内可拆不逆,注意避雷。

[守望先锋][源藏]只得一生

*IF 40年过去。


只得一生

 

              by Indigo



源氏收回刀。

工作人员不安地从记录数值的仪器屏幕前抬头看了他一眼,欲言又止。

“有什么问题吗?”他问。

“没……只是……您能再抬起胳膊给我看一下吗?”

穿着白大褂的小伙子歪着头想了一会儿,最后还是起身来到他面前,仔仔细细将刚刚更换过的金属手臂又检查了一遍。

“磨合得很好,不是润滑的问题。”显然,对着一只崭新的机械臂,谁也不能指望从中发现什么错误。事实上,正是经过多次测试证实毫无纰漏,他们才会决定在源氏的例行维护中替他更换手臂。尽管眼下正值难得的和平时期,守望先锋的任务不再像从前那样频繁,危险度较之以往也降低了许多,可研发中心对战士作战能力的追求却从未停止。

金发的小伙子推了推鼻梁上滑下的眼镜:“请问,是我们使用的新材料让您感到不适应吗?”

“没有,它们很好,比以前更轻更灵活了,我能感觉到。”像是在回应主人的话似的,那对修长有力的手灵巧地动了动。

“那么,请您再尝试一次,听到提示音后,重复刚才的测试动作。”

“没问题。”

 

源氏收回刀。

龙一文字在空气中留下的碧绿残象仿若一勾弯月的幽光。

这个动作在他一生重复过无数次。

从他第一次拥有这具金属之躯,到五十年后的现在。

每一次,都依旧心无旁骛,干净利落。

“还有什么问题吗?”他问。

“呃……”金发小伙儿死死盯着显示屏的眼睛几乎挤到了一起,过了一会儿,才颇有些丧气地站起来,“很抱歉,岛田先生,我也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我们采用的是最新研制的制作材料,内置的算法和程式也进行了大幅优化,期待为您未来的维和任务提供帮助,但是您看……”

他指了指屏幕:“效果没有达到预期。您的测试数据反而下降了。虽然降得不多,但出现红字的部分已经非常不合理。”

这样说着,他不自觉地露出十分歉疚的神色,“请您稍等,我再检查一下测试程序是不是出了状况。”

不料,机械忍者喉咙里发出的电子音打断了他未完成的道歉,“不必。这很合理。”

他摘下闪着幽光的面甲,一双栗色的眼睛笑意温和:“您刚开始从事这份工作吧,叫什么名字?”

白大褂里的人听到突如其来的问话明显愣了一下,迅速站起身,板板正正对着眼前的忍者行了个礼,“我、我叫麦克,上个月刚进入总部工作。源氏!不……我是说,岛田先生,我,非常崇拜您!我从小就是您的粉丝!!”

源氏笑了笑,似乎见多了激动的年轻人,并未对眼前人的失态感到惊讶。那只新装上的金属右臂用恰到好处的力度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不必担心,你已经做得很好。我想,如果托比昂或是安吉拉还在,他们一定会告诉你,这不是什么令人担忧的事。你做的很好,装置很好,这里的一切都很好,是我的问题。”

见眼前人玻璃般的蓝眼珠里透着显而易见的迷惑,他干脆将话说得更明白了一些,“是我的大脑。我的大脑反应速度变慢了。”

当年的意外,给源氏留下的属于人类的部分,只有如今这一颗头颅而已。

尽管缺少了肌肉和内脏的累赘,大脑的损耗也随之变得比常人缓慢很多,但衰老的过程终究无法避免。

岛田源氏不是什么不死的妖怪。

机械制造的躯干和肢体能够不断更新。

受过的伤会很快愈合。

磨损的金属,也可以用更好更轻的材料代替。

然而,幽绿的面甲之下,那颗属于人类源氏的大脑还是慢慢衰老下去了。

 

他的身躯依旧矫健,四肢依然灵活,被机械忍者主宰的战斗依旧无往不胜。

他的面容一如当年,笑起来也依旧是刀锋般闪耀和明亮的帅气。

可时光没有放过他。时间女神不会宽恕任何人。

在这一切背后,驱动着这具英雄的躯壳的心,早已是一位老人了。

 

“不要露出这种眼神。这是正常生理现象。”
源氏望着眼前在明白个中深意后变得不知所措的年轻人,在心中露出一个笑。

他还太年轻,不懂得生命可贵之处正在于它的转瞬即逝。在于用渺小而有限的生命,与宏大而无限的时间长河斗争,挣扎着活在当下这一瞬。

也不会懂得,对源氏而言,会老,会死,是一件多么好的事。

他再次轻轻捏了捏他的肩膀,在对方还想说些什么挽留之前转身离开。

 

下午三点,阳光正好。耀眼的金色丝线如同一只蚕结成的茧,温柔地包裹整个世界。阳光透过干净明亮的玻璃窗照进来,也给病床上睡着的人勾了一层好看的金边,仿佛连那头银白的长发也变得轻盈透明起来。

源氏换掉床头花瓶里的水,扔掉枯枝,将新买的玫瑰小心放进去。空气中立刻带上了一股隐秘的暗香,柔嫩花瓣滑过泛着金属光泽的手指,红色花朵开得正艳。

的确是很好的一天。和平,宁静,没有什么特别好的事发生,也没有坏事作怪。是他们俩从前希冀过的,最好不过的日子。

哦,也许有一点坏消息。坏消息就是他终于也像那些科学家们曾经热切担忧过的那样,不可抑制地衰老了。也许未来,他的能力数值还会继续下降,不得不离开那些最危险艰难的任务退居二线,直到下降到完全不能战斗为止。这对为维护他的身体始终站在科技前端投入颇多的守望先锋来说,当然算是一个不太妙的消息。

但对源氏本人而言,他还会老,他还可以死,这怎么能算一件坏事呢?

这意味半藏死后,他既能拥有许多时间,可以留着慢慢回忆关于这个人的一切。

又不需要等待太久,就能最终和他在另一个世界重逢。

想到这里,源氏就无法压抑自己心头那一点儿隐隐约约的高兴。

新来的护士不认得他,好奇地打量了一会儿眼前怪异的机械男子小心翼翼给病床上的人掖被角的动作,这才想起友好地向他微笑致意,“……是您的父亲吗?”

被金属铠甲包裹着面颊的男人笑意温柔,指尖轻轻理了理床上人睡乱的发丝:

“不,他是我的哥哥。”



=END=



人生太短 故事太长

你不要回眸


评论(21)
热度(213)

© 毒素扩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