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igo/小i
此处用来存放一些魔兽世界/守望先锋/侠客风云传/小排球相关闯作。感谢一切鼓励和挽尊。如果肯留言指出缺点我会更开心,想不断进步^^

杂食,食物链内可拆不逆,注意避雷。

[ES][泉leo/英leo]蜘蛛女之吻

*朋友的点文,两小时速撸作文,用词粗糙,如有OOC、BUG和冒犯之处还望谅解。



蜘蛛女之吻

                  by Indigo





濑名泉第一次撞见Leo和英智接吻是在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放课后。

他沿着空教室一间间找过去,终于在走廊尽头看到了行踪飘忽的作曲家。

正是逢魔时刻。黄昏的阳光是饱和的金红色。缺乏温度的光线从窗边照进来,先沾染上金发的光泽,又在橘红色的发间跳跃。Leo身体因为亲吻微微颤动的时候,那层被阳光勾勒出的轮廓也跟着一同摇晃,像是抖落了一层金色的粉。

他的王背对着他,所以濑名泉不知道他脸上的表情。

不知道那双翡翠般明亮的眼睛是否紧闭着,他的嘴唇是否如同自己一直以来想象的那样温暖干燥。同样也无法得知他的舌头是否像他念自己名字时那样灵巧柔软,而那颗犬齿尝起来的味道是不是如同割破舌尖的水果糖一样锋利和可爱。

他只是静静看着。

站在窗户的另一端,忘记掩饰自己的行踪,就这样目不转睛地注视着。

转身离开前,金发的恶魔似乎感受到了凝视的温度,抬起湛蓝的眼睛,朝他露出一个笑。

 

那之后很长时间濑名泉都在思考那个笑的含义。

他知道胸腔里涌动的情绪是愤怒。然而这愤怒并非针对,Leo爱上了除自己之外的什么人这样的事。

事实上他有这样的自信,到目前为止,这个家伙绝不会爱上自己之外的人。

尽管从未对这个人日常发言般的表白做出过回应,但他知道那是真的。那些看似轻浮的、漫不经心的“我爱你”和“我最喜欢你”,每一句都是真的。

倘若他能够回应。

倘若能在那不着边际的宇宙中,抓住某一个空隙,望着他的眼睛回应他的话。

倘若自己也能好好地说出“谢谢你一直以来爱着我,我也一直,一直……”

也许那个午后能看见Leo颤动的睫毛的人就会是自己。

不是没有这样想过。坦率地说,应该是曾经无数次这样想过。

在他孩子气地将未完成的曲谱扔了一地时;在他用油性笔在自己胳膊上记录灵感时;在演唱会结束,他用眼睛去追他的影子,看到那个逆光的人影也正回头看他,额头挂着晶亮的汗水,眼睛里有揉碎的星辰的时候。都会掐着自己的手臂忍不住一次又一次地想,如果能告诉他就好了。

然而他不能。

 

月永Leo是这个世界上最温柔,最美好的人。

也许在别人眼中算不上温柔,也许只是一个乖张的怪人,但是濑名泉会永远记得,被那个人衷心赞叹自己的美丽这件事。

记得那双绿色的眼睛里透露出的“爱”这个字眼,记得与那个人一同度过的光辉灿烂的青春,记得那个瞬间,自己第一次体会到了活着是一件多么好的事。

濑名泉始终相信,这样的回忆,即使在青春的痕迹全部腐败成为灰烬以后,在两个人不得不成为无聊的大人以后,也依旧不会被磨灭。

无论陷入怎样的绝境,他都能怀抱着这样的回忆度过最艰难的日子。

它们是他独一无二的宝藏。

他是他的光。

 

月永Leo是这个世界上最温柔,最美好的人。

他一定会拥有世界上最美好,最浪漫的爱情,一定会被比濑名泉更好,更深情的人爱着。

然而在这个世界上,一定存在着比爱情更加珍贵的感情。

也一定有比得到自己爱着的人,还要重要一万倍的事。

那些事会在甜蜜的爱情逝去后依然存在,依然陪伴在一个人身边,并且永远闪闪发亮。

那是Leo曾经赐予他的东西。曾经在黑暗中无数次拯救过他。

所以他也想让Leo拥有这样的东西。在所有短暂易逝的爱情消逝后,依旧可以守护着他,永远不会变质的感情。濑名泉想给月永Leo这样的东西。

所以他永远不会回应月永Leo的表白,永远不会有机会亲吻他的嘴唇,永远不能拥抱着那具看似瘦小却充满力量的躯体等待清晨。

即使他的心脏为此时常感到碎裂般的痛苦,也会对这样的痛苦甘之如饴。

他曾给过他爱。

而他回报以永恒。

 

濑名泉相信,聪明如天祥院英智一定比自己更深深明白这一点。

英智的出手显得轻率而缺乏意义。他只能短暂地得到他,而无法真正拥有他。那么,英智要的究竟是什么呢?

即使在从梦之咲毕业以后的很长时间里,他都会在不经意间思考着这个问题。

直到某天电视上传来天祥院英智的死讯。

 

是晚间新闻。

作为偶像四处活动的濑名泉并没有太多时间和宅在家中的作曲家一起吃晚饭。

所以能够窝在客厅的沙发上一起吃晚饭,哪怕是速食食品,对于他们而言都是很难得的温馨时光。

Leo一边漫无边际地聊着对正在创作的新曲子的构想,一边听着濑名泉对工作辛劳的吐槽。

“一直没时间好好吃饭,控制体重的计划又被打乱了。”

“唔嗯。”不修边幅地著名作曲家叼着披萨模糊应着。

直到作为背景音的电视里传来播送新闻的声音。

原本漫不经心的人在听到天祥院英智的名字时骤然从沙发上爬起坐直了身子。

音量被特意调得大了一些。但新闻一闪而过,快得来不及让人反应。

即使是天祥院财阀的公子,即使生前是那样聪明而美貌的人,死后也不过在不到一分钟的新闻里被概括了短暂的一生。然后便成为人们惋惜的谈资,被抛之脑后。

“是那个天祥院啊……”Leo过了很久才想起来继续咬那块放凉了的披萨,边嚼边口齿不清地感慨着。

 

『是啊。是天祥院英智。』

濑名泉并不知道Leo和英智的恋情最终进展到哪一步,又是在何时结束。又或许那根本不是恋情。

『高中的时候,看到过你们接吻来着。』

没来由的,他想要这样说。然而喉咙里有一些东西拼命阻止了他。

“虽然早就知道他的健康状况,但是总感觉……怎么说呢,不太真实啊。”

橘红色头发的作曲家这样说着,很快更换了话题。仿佛英智的死亡这件事只是顺着河流飘荡下来的什么东西一般,迈过他们的身体,又很快向前流淌了。

然而月永Leo之后又聊了一些什么,濑名泉完全没有听进去,只是依靠偶像专业的训练支撑着身体机械地应着。

 

他没有忽略Leo在得知天祥院英智死讯时,那一瞬间被惊讶、落寞和迷茫交织起来覆盖的表情。

那是他从未见过的,也绝不会让Leo露出的表情。

正是在那一刻,濑名泉突然领会了多年前那个午后,天祥院英智留给自己的那个莫名其妙的笑容的含义。

恶作剧也好,玩具也好,演戏也好。无论出于什么理由,那时的天祥院英智再清楚不过,自己绝对无法永远拥有月永Leo。

不管是“拥有月永Leo”,还是“永远”,都是绝对无法实现的事。也并非天祥院英智想要的。

他选择夺去月永Leo的一部分。伴随着他的死去,月永Leo身体里,也一定有一些濑名泉所不知道的感情和回忆,和他一同逝去了。

那逝去的部分就将随着他的死亡成为永恒。

哪怕仅仅是微不足道的一小部分也好。

无论留下的骑士如何拼命守护,都再也无法拥有“全部”的王了。

 

『真可怜啊。』

那个平静的黄昏,沐浴着阳光的蓝眼睛恶魔,露出的是胜利的笑容啊。

 

 

 

FIN。


评论(2)
热度(139)

© 毒素扩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