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igo/小i
此处用来存放一些魔兽世界/守望先锋/侠客风云传/小排球相关闯作。感谢一切鼓励和挽尊。如果肯留言指出缺点我会更开心,想不断进步^^

杂食,食物链内可拆不逆,注意避雷。

[阴阳师][狗博]时至运来

一个自娱自乐小段子,如果有OOC,就当是他们刷鸟皮太累刷到OOC了。


时至运来

             by Indigo

 

金鸾鹤羽上线有多久,源博雅就当了多久被羡煞的旁人。戏台子搭好了,总得有人捧场当看客,倘若人人都心想事成,这生意还怎么做。

有人时至运来,也就合该有人流年不利,人品守恒这个道理,没人比阴阳师更清楚。说是这样说,看得倒也透,可换到自己身上,却总归不那么容易拎得清。

夜色还没散去,天幕刚揭起泛白的一角,源博雅就又提着弓打算出门去。

安倍晴明看他那副不肯死心的拼命样子,着实有些担忧,在他走到鸟居之前叫住他,“要不还是换神乐去”。

“那怎么行?这么累的事,你忍心让她做?”红发青年像他预料的那样挑起一边眉毛。

“那你呢?”你不累?起早贪黑,几千体力下去,你源博雅身体再好,怕也不是铁打的吧?

“我没事。”青年几乎是本能地拒绝起友人的关心,逞强于他似乎是倔强性子里天然带来的习惯。

他向来不是那种特别留心外貌的人,大概也没注意过自己如今是怎样一身疲态。

红发烦躁地扎起,眼眶下面一点泛青的眼圈难以遮住,只剩一双眼,不过多累,都依旧比揉碎的星辰还亮。

晴明还想说什么,直到跟在一旁一直沉默寡言的式神出了声。

平安京曾经的守护者站在源博雅身后郑重道,像是在许一个承诺,“无妨。有我在。”

话都说到这份上,一个愿意逞能,一个愿意陪上,再担心未免显得太小家子气。

银发的阴阳师耸耸肩,目送着一高一矮两个身形消失在路尽头。

 

逞强容易,个中辛苦又怎能为外人道。两人带四只达摩刷图,虽不是什么难事,但重复性劳动就已经足够折磨人。

于屏幕外的玩家不过是动动手指,奈何二人生在戏中,那每一次搭弓拉箭,每一次羽刃暴风,都得用上实实在在的体力,都是十足十的真。再轻松的动作,重复个成百上千次,一样磨得人肌肉酸痛,汗流浃背。

就这么一直刷到天昏地暗,日月无光,精疲力竭,四只达摩欢欢喜喜地满了级,还是连根金鸾鹤羽的羽毛都没见着。

源博雅显而易见有些沮丧。

他是想什么做什么,手比心快的性子,一沮丧起来就干脆撂挑子不干,找个干净地方坐下喝水。

大天狗站在一旁居高临下地看着眼前人。

源博雅的额头上全是汗,头发早湿了,额发间挑染的红发变成一绺一绺的,难看地粘在清秀的侧脸上。

这人手里还抓着大天狗手中的团扇,烦躁又毫无章法地扇来扇去,送来一点儿聊胜于无的凉风,全然没有它原本主人拿着时的那股清俊风雅的味道。

平安京里那些时常送来花笺的姑娘,倘若看到那个年轻有为的贵族私下里竟是这副不讲究的模样,不知会碎掉多少芳心。

但是他却觉得这个样子的源博雅,实在有点可爱。

 

这些日子里,他见过许多样子的源博雅。

不畏惧他的妖怪身份的源博雅,一言不合喜欢用打架解决问题的源博雅,将后背的空档交给他全然信任他的源博雅,与他并肩作战的源博雅。

月光下带着点儿难得一见的忧郁气质吹笛子的源博雅,醉在树下身上落满樱花的源博雅,伏在他背上迷迷糊糊叫他名字的源博雅。

揪着他的领口质问他为什么背叛的源博雅,生气和笑的时候眼睛都会亮得像黑夜里的星的源博雅,难过的时候会扭开头不看他的源博雅。

还有眼前这个,正因为不顺遂感到沮丧的源博雅。

他说不上哪一个才是最好的源博雅,只知道每一个,他都非常珍视。

每一个,他都不想让给别人。

 

所以才有这一次次漫长无望的刷图,有了一次次无功而返的蛇塔。

重复性劳动当然辛苦,但他甘之如饴。

世人常道大天狗是平安京正义与力量的化身,为了追求大义,秉公无私。

只有大天狗自己知道,自己这副妖怪之躯里,是存了一点私心的。

眼前人就是他的那一点私心。

 

“看够没?”

坐着的那个人不是没有感受到头顶上方的视线,把盖脸的团扇扔到一边,没好气地回瞪着他。

他看起来的确是累过头了,连嗓子里都泛着一丝哑。

“期限还没到,还有希望。”

大天狗想了半天,也只能这般干巴巴地安慰他。他不是个善于安慰人的性子,眼前人也不是那么容易被言语安抚的人,遇上什么事,都更惯于用打一架来解决问题。

于是他丢开方才那副温柔样貌,简单直白地又问,“打吗?”

“现在?”源博雅挑起一边眉毛,他浑身已经被汗水浸得湿透了,薄薄的衣衫贴在皮肤上,若隐若现透着皮肤的颜色。

但他好像不介意让自己的衣服更湿一点,听到大天狗的问话,原本显得有些疲惫的眼睛,登时像被扔进了一粒火星的干草,刹那间重新亮了起来。

“打!为什么不打!输的人回家以后陪小白捏寿司!”他抓着弓站起来,眼睛里星光熠熠的,就又是那个飞扬活泼像一团火焰般的源博雅。

“好。”浅发青年露出一个不易察觉的浅笑。

 

这样不遗余力恣意尽兴的后果,就是最后输了的那个人跪在地上半点儿走路的力气都没了。

大天狗背对着源博雅蹲下,收起双翼,示意他上来。后者龇牙咧嘴表情精彩地纠结了一阵,后来似乎想到自己喝醉酒那几次,再加上从前修炼受伤那次,也没少被眼前人背过,最后还是放下身段趴了上来。只不过这次,背上的人难得是清醒的。

清醒的源博雅被大天狗载着飞了半天,看了一会儿脚下慢慢变小的秀丽景致,终于闲不住,开始有一搭没一搭和他聊起了天。

 

“我想通了。一个皮肤而已,好不好看又如何?又不影响打架。”

是了,这才是大天狗熟识的那个源博雅原本的性子了。

能打就行,能打得痛快尽兴光明磊落就行,他是最不看重外貌的。

“本来就是讲究运气的事,刷不到只能说是运气不好,缘分未到吧。”

源博雅干脆利落地给今天的困难二一日游做出了总结感言。

“明天歇着,不来了,你也该累了。”

大天狗静静听着,翅膀抖落几根暗色鸦羽,刚想回一句不累,你高兴的话,天天来也行。

就听被自己负在身上的人慢吞吞,有点不好意思地,又几乎是理所应当地说,

“其实仔细想想,我的运气也没他们说的那么不好。”

“只是我的运气来的,比他们早了一点点。”

“不然怎么会认识你。”

 

 

时至运来,我遇见你。


=END=



评论(14)
热度(186)

© 毒素扩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