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igo/小i
此处用来存放一些魔兽世界/守望先锋/侠客风云传/小排球相关闯作。感谢一切鼓励和挽尊。如果肯留言指出缺点我会更开心,想不断进步^^

杂食,食物链内可拆不逆,注意避雷。

[守望先锋][源藏]单行道03

01/02


03.

 

最后一个前来送命的刺客死去时,半藏并未意识到那会是岛田家派来的最后一人。他早已习惯了被追杀的生活,看似被迫,实质说来也没有半点不适应,似乎人生理应如此。他也并非没有箭下留人的念头。刀锋上舔血的日子过久了,得了喘息的空儿,也思忖着总该留下一两个活口,问清楚这滔天恨意的源头。问清楚自己的来历,他是谁,从哪里来,与千里之外的岛田城是什么关系,又是缘何,流落至此。

他想过这些事,可终究也只是想想,搭弓瞄准从来出手便是杀招,并未有哪次给过对方苟延残喘的机会。每一次从那些蒙着面咽了气的身躯上迈过,他都安慰自己说,下一次罢,下一次定要问个清楚。但待到手里剑又一次带着杀气和寒光破空而来,他唯一的回应仍旧是搭弓放箭,直指眉心。

半藏骗自己是为了保命顾不得许多,心里却格外清楚,在内心深处有一股负隅顽抗的力量在竭力阻止任何回忆起过去的可能。他绝不肯承认自己在怕。可他确然怕了。在他已然沉没在黑暗之下的过去,似乎发生过一些极不寻常的事,让他每每试图回忆,都会生出几分难以言喻的情绪。过去这个字眼如同黑洞般注视着他,他不敢回想,生怕一旦被吸进去,就会被夺走所有的光和热。这是一场漫无尽头的角力,他分明不愿回想,却又被诱惑着忍不住频频回头张望。

 

因而当生活恢复了平静时,半藏并未感到欣喜。相反,一股不安的情绪席卷了他。他并非没有察觉到这些日子刺客出现的频率越来越低,这本该是好事一桩,但他忘记是从哪一日开始,岛田家的刺客突然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就这么悄然无声地绝了迹。他等了又等,甚至不惜暴露出破绽试探,回应他的仍旧是空荡荡的风声。

半藏本能地意识到在世界另一端,在那个也许与他有着什么密切联系的城市,一定发生了什么重大的变故,倘若不快些行动,也许自己将永远失去连接过去的线索。而当他怀着难以抑制的忐忑心情终于踏足那个终年樱花盛开的村庄时,才发现自己到底来迟一步。

岛田家在他到来数月之前倾覆。只留下一座被时间遗忘的城池。

接管岛田家的势力里没人认得这张染了风霜的脸,半藏几乎毫不费力就翻过了花村城高耸的围墙。他踩过落英缤纷的庭院,最后站在道场里望着墙上被劈裂的卷轴。溅了血的四个字触目惊心。鼻腔中木制结构腐朽的气息格外熟悉,他在心里想,也许这会是一段和自己有关的故事。但他无从得知了。

人们多么善忘,旧的人死去,新的人便不再记得他们的故事。他捏紧手中不知来历的雀羽,离开了这个已然与他无关的世界。

 

在那之后,半藏又四处流浪了很久。成为雇佣兵是一个情理之中的选择,毕竟他也只记得杀人这一项本领。雇主大都很喜欢他,话少做事利落又不要命的刺客总是讨人喜欢的。也不乏有权有势之人想出大价钱将他收为己用,然而他居无定所,脾气古怪,要找到他为人效命不免有些困难,再高的赏金,得到的都只是他鼻腔里一句不屑的冷哼。

他不缺钱,也没处花钱。大笔的赏金闲置在银行里,除了升级武器装备,竟也找不出其他用途。人生的大多数时间,他都是在路上。在去杀人的路上,或是被追杀的路上,反正不在归来的路上。归来?归哪儿呢?他风尘仆仆,孤身一人。活像个失去猎物的独狼,活着,却也就只是活着。不知从哪来,又该归于何处。

 

直到那个银灰色的身影出现在楼顶。

不知出于何种原因,他帮他清理了敌人的援兵。又是不知道出于何种原因,他在离开前偏头看了半藏一眼。只这一眼,不够让半藏看清他的脸,甚至也许是没什么情绪的一眼。却忽然

久违地让半藏意识到,自己与这个世界,也许还残存着什么尚未断裂的联系。让这条与过去失联已久,苦苦漂浮在海中的孤舟,燃起了一丝渺茫的、归航的希望。

 

他决心找到他。


=TBC=


(可算要见面了)

评论(3)
热度(92)

© 毒素扩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