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igo/小i
此处用来存放一些魔兽世界/守望先锋/侠客风云传/小排球相关闯作。感谢一切鼓励和挽尊。如果肯留言指出缺点我会更开心,想不断进步^^

杂食,食物链内可拆不逆,注意避雷。

[RPS][shadgull]片断

*不负任何责任


一开始他们打游戏,吵架,亲吻,和好,然后坐下继续打游戏,吃着seagull外卖的垃圾食品复盘。

后来他们打游戏,激烈地吵架,也更加激烈地亲吻,又和好,继续打游戏。

再后来,他们什么都不做,留在他们之间的只剩争吵。

最后一次,shadder在挥手将鼠标摔在地上前又眼疾手快冲过去把它捞进怀里——那是他俩第一次一起参加线下赛获得的奖品,已经被磨损得很旧了,seagull总说他们再拿一次奖金就给他换个新的,但他知道这场遥遥无期的胜利终究是等不到了。缺乏运动的肌肉让shadder试图挽救老旧鼠标的动作最终化为了与地板的一次凶猛地亲密接触,他被摔得有些懵,冰凉的地面贴着他的脸,他盯着地板上细小的裂纹,好一会儿才想到该爬起身。seagull不在家,在他们天翻地覆地吵完后,那只鸟一言不发地顶着一头乱糟糟的稻草出了门。shadder没有忽略他出门前贴着裤缝攥紧的拳头。他是想揍他。shadder猜。他一定这么想过,就像他刚才也想一拳揍上那双干净的蓝眼珠让他住口一样。但那个人忍住了。直到最后的时刻,那个受人欢迎的家伙也依旧是个温柔的人。

shadder在seagull离开三个小时后拖着空荡荡的行李箱离开。他来的时候就没带什么东西,真得打算离开时,才发现满房间的杂物和回忆,竟也没什么需要带走的。

华盛顿的冬天朔风凛冽,冷风吹透单薄的裤管,他钻进计程车的后座,在口袋里悄悄摩挲自己指间的茧。

三年前那里曾经躺着一张用光他打工积蓄换来的机票,他曾那样用力地捏着它,像捏着什么闪闪发亮的未来。

他摊开空荡荡的手。

属于seagull和overwatch的房子很快被甩在身后了,他没有回头。冬日的阳光和三年前一样明媚料峭,透过车窗玻璃静静舔着他的睫毛,他的手指冰凉,眼眶滚烫。


评论(8)
热度(33)

© 毒素扩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