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igo/小i
此处用来存放一些魔兽世界/守望先锋/侠客风云传/小排球相关闯作。感谢一切鼓励和挽尊。如果肯留言指出缺点我会更开心,想不断进步^^

杂食,食物链内可拆不逆,注意避雷。

[守望先锋][源藏]笑颜

*第二人称,  手机作文,流水账。

*灵感来源于暴雪嘉年华上半藏CV的发言。


笑颜

       by Indigo



你不知道那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因为那并非一见钟情。面对一个曾经陪你度过二十余年漫长岁月的人,要精确记得是从哪个时刻爱上那张脸着实太难。你没有来到这个世界时的记忆,尽管你听说在你出生第三天他就曾经抱起过你。那时他带着孩童纯然无暇的好奇小心翼翼戳了戳你皱巴巴的小脸,你像感应到什么似的在襁褓里微微动了动权作回应。于是他在那个瞬间相信了你是活的,是真的,并开始接受你的存在,他露出一个笑。

如果你能记得,一切就是从这个笑开始的。

然而你确实记得。

人类天生的缺憾限制着你,你的大脑注定无法拥有早期的记忆,这使你早已遗忘了你们的初遇,对于你而言,从出生起就陪伴着你的那个人,仿佛是空气阳光和水那样自然的、从万物伊始便存在的东西。

要你准确地说出究竟是在哪个瞬间领悟了爱的含义实在太过强人所难,虽然如此,但你仍旧始终清晰地记得——关于爱的萌芽确实是从一个笑开始的。

起初,你只是觉得他笑起来的样子很好看。你知道用好看形容一个男人的笑容总有些古怪。但你思来想去却找不出更恰当的词汇。因为那些笑容常常是不同的。有时是嘴角颇为冷淡的笑意,有时眉梢带着一丝讥讽。而在某些难得一见的瞬间里,那个笑容会像初春融化的冰雪,在眼底静静淌过涓涓细流。于是你的心也跟着一起变得懒洋洋的,如同沉醉在和煦的风中。

无论那些笑颜如何变化和转瞬即逝,在你眼里都逃不出格外可爱的形容。

你被那昙花一现的美吸引,于是忍不住凑得更近。你忘记了他该是你尊敬的兄长(虽然你平时也没展露多少尊敬),也忘记了畏惧,你一点点靠近他,带着少年人特有的机敏和狡黠。你从树上出其不意地跳到他面前,从背后悄悄蒙住他的眼睛,从袖口变出一只灵巧的雀鸟,从城外折一株开迟的晚樱。你在练功时分心去看他的侧脸,在雷雨天抱着被子跑到他的房间,在逃避功课的夜晚拉着他通关新出的游戏,最后又在凌晨时分和他裹着统一卷毯子在屏幕荧光的笼罩下沉沉睡去。

你做很多事,做好很多事,又故意搞砸很多事。你很聪明,有时却情愿让自己显露几分笨拙。还有的时候,是在你心口不断涌动的感情让你茫然无措,将你变成了在爱意面前真正笨拙的初学者。

都只是为了让他露出一个笑。

但那是个陷阱。等你察觉到为时已晚,又或者你早已察觉,你只是心甘情愿被捕获。那不是他布置的陷阱,他甚至比你更加迟钝地陷入了蜘蛛的网中。如今仔细回想起来,爱不都是陷阱吗?每个人都曾被爱人的笑容所蛊惑,自作聪明地以为自己能够捕获这种美,而不受到伤害,还能全身而退。

你很快发觉事情变得不可控制。你确信开始时真的只是想多让他展露笑颜。你以为自己想要的只是一个笑容罢了。可当你靠近了才发现那远远不够。

你渴求他的笑颜。却也渴求更多。更多,除了笑之外的东西。

你这样想着,也这样做了。你知道他的底线在哪里,也知道自己拥有着让他不断撤回底线的特权。你向前进两步,他向后退一步。你进得越多,他便退得更多。但你敏锐地发觉了他内心闪烁的迟疑,于是你走得又快了几步,比他的犹豫更快,在步步紧逼之下,他终于无路可退。

“前面就是悬崖,不要再往前了。”那时他的眼神是这样告诉你的,那份痛苦中甚至带上了几分哀求。而你是怎么做的呢?你毫不犹豫地捉住他的手,封住他的唇,用你擅长的、明知他无法拒绝的眼神动摇他。你回忆着电影里的台词贴着他的嘴唇说,让我当你的同谋。

然后你们一起跌落了下去。

彼时你以为自己是悄无声息将猎物溶于怀中的蜘蛛,对自己和他不过是两只在爱之网中挣扎的飞虫这个真相一无所知。

慢慢地你就拥有了更多。

你亲吻过他的嘴唇,尝过他舌尖清冽的味道,指尖曾一次次穿过他发凉的长发,你知道他胸口那片光滑的皮肤会被情欲染上怎样的颜色,见过他脆弱的后颈毫无保留暴露给你的弧度,也听过平时冷静的声线被你撩拨至难耐时留下的低吟。你曾让那个声音一遍遍在你耳边重复你的名字。他说源氏,源氏。
你们在下坠,你知道,每时每刻都在离那个不可回头的深渊更近一步。但你一点也不感到害怕。因为他就在你的怀中。

那时你几乎产生了幻觉,以为这就是你想要的一切了。
至于自己的初衷,你早已忘却,故事的最初,你只不过是想要他的一个笑。

那时你并不懂得自己即将为拥有的一切付出怎样的代价。而无论你是否情愿,后果就已飞快地接踵而至。
于是你又拥有了更多。可这一次,并非都是你想要的东西。

你拥有了与他的争吵,他冷淡的眼神,嘴唇抿紧的弧度,眉头皱起时的细纹,他被怒火控制时从冰雪下喷发出的烈焰。你也由此知道了那张向来刻薄的嘴会吐露怎样伤人的句子,知道他擅长用怎样的方式推开你。
你看见他的残忍和残酷,也知晓了他的软弱。你终于像你曾经希望的那样更深的侵入了他的身体和心灵,可你开始疑惑,究竟是哪里出了错。

究竟是那里出了错。在你夜不归宿寄居温柔乡的日子里,困扰你的依旧是这个问题。究竟是什么让你离你追寻的东西越来越远了呢?为何分明真实地拥抱着那个人,你却总感觉正在失去什么东西。
那时的你尚未懂得,能够失去的都是拥有的东西。

你也开始变得急躁,在遇见他的时候。倘若他说了伤人的句子,你就回以十倍的荆棘。倘若他推开你,你就带美丽的女子回家证明并不需要他的温暖。你们曾经靠的那么近,也因此太熟悉对方的软肋,即使心脏早已遍体鳞伤,你也依旧强撑住摇摇欲坠的身体站在血泊之上。你们靠得是如此之近,汗水甚至让皮肤粘在一起。现在却都急急忙忙连皮带肉企图撕掉对方在自己身上留下的痕迹,迫切地想向对方证明自己的胜利。

是啊,那时候你们都是那样年轻气盛,谁又能要求你们一直做一个温柔的爱人呢?

你们轰轰烈烈地向深渊的底部坠落,比原本的速度还要快上许多。你抬头看到最初你们站的地方,头顶上那片蓝的透明的天空,是那样明亮和辽阔。也离你们那样遥远,而且越来越远。悬崖底部暗无天日,天空很快就要看不清了,你转头看到他拼命挣扎的样子,突然感到了一丝惶恐。

在你的生命中的那个瞬间里,你第一次真正意识到,你们真的回不去了。

所以究竟是哪里出了错了呢?当你全身是血倒在他怀中的时候,你又一次想起这个问题。然后你突然记起了一切的伊始。在最初的最初,故事刚刚开始的时候,你只是想要一个笑。

你想起了这件事,露出自嘲的笑容。但你的肺叶被他的利刃捅穿,于是这个笑变成了被疼痛折磨的无声咳嗽。你终于又离他近了一点,感受到他胸膛皮肤久违的温度。他的泪水接连不断地砸到你脸上,让你口中的血腥味带上了一丝咸涩的苦意。你见过他那么多的表情,却是第一次见到他的眼泪。即使父亲过世时,你也从未见他露出这样的神情。

别哭。你忘记了疼痛,忘记了怨他,尽管那一刻你是恨他的,但有更重要的事让你忘记了怨恨。你费力地抬起手去碰那张被绝望浸透的脸,最后因为失去力气不得不落了下来。

但失去意识前你想的最后一件事是应该道歉。

如果能活下来,醒来就要跟他说清楚:
“对不起,哥哥,我只是想让你露出笑颜……”

却没想到拥有了你的泪。

深渊的底部,无尽的黑暗轻柔地拥抱住你。

***

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那并非故事的最终结局。

在你重获新生的头几年,你一心想着复仇。你要让他付出代价,让逼迫他不得不如此的家族付出代价。你是被命运眷顾的人,你为之努力的事总是能得来你想要的结果,一个帝国最终迎来了它的末日。当你用机械的肢体踏上失去主人的故乡的土地,你意外地得到了一张合影。

相片上的你和他依旧是当年的模样。你们靠得很近,你似乎还能闻见他身上雨后植物般清冷的味道。他站在你身边,下颌是惯有的高傲的弧度。他用眼角望着站在镜头和时光这端的你,薄薄的嘴唇抿在一起,没有笑。

他没有笑。这让你再一次的回忆起,你最初想要的和最后失去的,究竟是什么。

很久以后,当你与那个失去笑容的人重逢,横亘在你们之中的不止是十余年的光阴,还有信念织就的重重阻碍。熟悉他的人对你说,“我猜他可能永远不会笑”。你忘记了摇头,却在心中无声反驳。不。他会。假若没有人知道,那么你知道。

多年以前,你目睹过他的笑颜,那是因你而绽放的笑颜,曾经无数次点亮你的世界,让你感到少年时的热血在心口灼烧。直至今日。

当然有时你也会生气,因为他毫无意义的自我放逐实在太过气人,也依旧会与他发生言辞激烈地争吵。你们身上流着同样的血,因此有着同样难以言喻的固执。看似改变他毫无希望了,不同的是这一次你学会了等待。

要把一个深陷过去的人从泥潭中拖出并非易事。也许很难,也许要花费很久,可好在你们还有一生的时间可以作伴。未来很长,未来不知在何处,但你坚信总有一天你会重新让他展露笑颜,你等了这么多年,也可以慢慢继续等下去。

那是你最初想要的东西。但这一次,你并非为了自己。

因为你们彼此都慢慢明白了一件事:

爱会带来的,也许不仅仅是好的东西。

但只要有好的东西存在,不需要太多,哪怕只有一点点,就足以撑起爱的理由。


=FIN.=

评论(13)
热度(166)

© 毒素扩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