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igo/小i
此处用来存放一些魔兽世界/守望先锋/侠客风云传/小排球相关闯作。感谢一切鼓励和挽尊。如果肯留言指出缺点我会更开心,想不断进步^^

杂食,食物链内可拆不逆,注意避雷。

[守望先锋][源藏]一个基于角色语音的半藏角色分析

*既然是真情实感小论文那就起个正儿八经的小论文标题!!

*除了引用语音有出处之外,其他都是无责任乱写,因为作者是源藏粉,方便不萌的妹子避雷所以擅自打个tag。以下内容充满了一位半藏粉和源氏吹的真情实感,请小心点开:


一个基于角色语音的半藏角色分析

                                     by Indigo



万圣节乱斗里半藏的新语音写得真的很好,非常连贯,虽然是平行世界的故事,但完全可以作为本篇里的补充。最难得的是他说出了自己现在的心境。跟安娜对话时他说,“我杀了我的兄弟,因此被故乡放逐,我永远无法回去了”,和麦克雷对话时他又说“我的家乡是一处山顶的村庄,春天到来时会有樱花盛开,我非常想念那里”。联系到他向安娜提到的过去,这“非常想念”的原因就十分虐心了。再联系到此前半藏在花村的语音,“这里曾是我的家,但现在,不再是了”,就可以明白他对岛田家的感情是多么复杂而深厚。
  
“过去”对于半藏而言同样是一个复杂的词。和向往自由的源不同,从小便被作为继承人培养的半藏倘若没杀死弟弟是绝不会主动离开家的,他的国服语音里也有“为家族尽职尽责”这句。致使他背井离乡的原因是被迫杀死源氏这件事“broke Hanzo's heart”(美服官网半藏人物介绍)。失去源氏的痛苦最终胜过了他肩头的责任,他原本热爱的家族终于成为了一个令他无法面对的地方。相信很多人都有过类似的体验,当一段好的关系破裂(无论是何种关系),原本存在于双方之间的回忆越是美好就越会令人难以面对。也同样是杀死源氏这件事“drove him to reject his father's legacy, ultimately leading him to abandon the clan and all that he had worked so hard to attain.”可以说半藏离开故乡这个行为既是自愿的,又是被迫的。是他无法面对现实,为了缓解内心痛苦做出的选择。因此他会说“流浪至此,并非我的本意”,在故地重游之时更会说“这里的一切原本都属于我。”
  
半藏是一个多么矛盾的人啊。他深深眷恋着过去在故乡的一切,然而又正是他在故乡犯下的罪责让好的回忆中充满了痛苦与折磨。故乡给了他骄傲与荣誉,也给了他无法洗刷的罪责。尽管他的躯壳早已离开了花村,但他的灵魂还始终徘徊在过去。源氏早已获得了新生,而半藏的一只脚还仍深陷在过去的泥淖中。他止步不前,似乎这些年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去赎那一天犯下的罪,可当源氏对他说“现在改变还来得及,哥哥”时,他又是如何回答的呢?“你错了,弟弟,我已经无法得到救赎了”。十几年如一日,他试图赎罪的,是一个永远无法挽回的错误。
人生中很重要的一件事是要活在“此时此地”。但半藏的时间与现实始终是割裂的,他在此地,却不在此时。即使当源氏再次站在他面前,他依旧不能相信曾经失去的居然又回来了。动画中,他对这个自称原谅了自己的男人做出的反驳是拔箭指向他。当源氏消失在屋顶上后,他也依旧是一脸难以置信,挂轴前摆着的祭奠他“死去”的兄弟的那根羽毛顿时变得温柔而讽刺。游戏里,他也一再否认源氏的复活,“你可以叫我哥哥,但你已经不是我的源氏了”。因为那与现实相隔十几年的断层一时难以弥合。
   
倘若半藏仅仅是一个一味沉湎过去无法逃离的苦情角色,那他的魅力将大打折扣。他真正吸引人之处,就是在于他的矛盾和挣扎,在于他充满绝望的灵魂里,依然有一丝希望的微光在闪烁。难道他不知道过去之事无法挽回吗?难道他不知道人死不能复生吗?他当然知道。那他又是为何那样固执地坚持着自己的信念,做着看起来毫无意义的挣扎呢?
正是因为他想得到救赎啊。不管他在言辞上如何否认,不管他认为自己是如何毫无希望,在心底,他仍旧还怀着一丝渺茫的希冀。
乱斗新语音里,怪人问弓箭手,“你那把弓使得不错,但是不是有点过时了?”弓箭手回答:“但愿过时之人仍能在未来寻有一席之地。”这句回答是我在这次更新里最喜欢的语音。它完美地概括了现在的半藏,又增添了一点点不一样的东西。
他是过时之人。他自己知道。从他的装束、武器、过去来看,都同其他的英雄角色格格不入。可是无论他愿不愿意承认,敢不敢承认,他的身上总还存有一线希望。当他说出“仍能在未来寻有一席之地”时,你会突然惊觉,原来他并未放弃。不知何时,在这个人身上停滞已久的时间齿轮又重新开始转动了。
时间诅咒是从何时被打破的?深陷过去的那只脚究竟能不能脱离泥淖,一点点迈进未来?徘徊在过去的灵魂,会不会终有活在“此时此地”的那一天?我不知道。
我知道的是,有一个人比我、比半藏自己更先一步看到他灵魂里掩藏的那粒从未熄灭的火光。
   
那个人对他说,
“Perhaps I am a fool to think there is still hope for you, but I do.”
  
But I do.

评论(18)
热度(410)

© 毒素扩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