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igo/小i
此处用来存放一些魔兽世界/守望先锋/侠客风云传/小排球相关闯作。感谢一切鼓励和挽尊。如果肯留言指出缺点我会更开心,想不断进步^^

杂食,食物链内可拆不逆,注意避雷。

[守望先锋][源藏]如梦似真11

*一个2000字的短小更新。

*题外话:这篇决定暂缓出本,暂时不参帝都11月12日的OWO了。一方面是作者要专注毕业论文压力很大,另一个原因是这篇源藏之间的互动更偏亲情向,感觉大家还是更想吃恋爱向的作品?还是等我再写了源x藏的中篇,再来考虑出本的事吧。对于期待过的读者(真的有吗?)说声抱歉,有缘的话咱们帝都SLO10见。

*01-02请戳→这里 *03-04请戳→这里 *05-07 →  这里

*08→ 这里 *09-10→ 这里


11.


“真的要试?”

“目前看来也没有别的办法。”

“但这实在太乱来了。况且,先代也只是道听途说,万一是假的……”

“在害怕吗?”

正翻动纸页的手顿了一下,少年立刻抬起头反驳。

“怎么会?!我只是……只是不想用哥哥的身体冒险。”

半藏的目光和语调一起垂下去,落在灯光照不到的角落的阴影里。暖黄色的落地灯将他的影子投在墙上,细瘦的身子被拉得很长。

不远处,没关紧的窗帘缝隙里漏进几缕星光,夜已经很深了。

倚着桌子的人影似乎早料到眼前人会有如此反应,并无丝毫犹疑,而是转而谈起别的话题。

“说起来,你杀过人吗?”

那声音是如此漫不经心,听起来就像在谈论天气一般自然。

“什么?!”

低着头的影子骤然抬了起来,视线撞上墙上的另一片影子。

被少年愕然的眼神逗出了一丝笑意,源氏看着那双墨色沉沉的瞳仁,一瞬间仿佛在深处寻见了自己年少时的脸。

“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我也曾认为这会是与己无关之事。”

他探向前,半藏乌木般的长发滑过干燥的掌心,注视着那熟悉的发色,源氏的目光里闪烁着回忆的火花。

“不,或许是我知道自己深陷其中,却总觉得能够逃脱干系罢了。”

“但我想你该知道,家族所传授的,从来都不是自保的剑术。”

是了,从握住刀的那一天,他就深知,刺客出身的岛田家流传至今的剑术是用来夺人性命的。

总有一天,也许就在明天,也许是很久以后,他注定会让自己的刀刃染上人血的温度。

已然逝去的往昔里,这就是他和半藏一直以来被教导的事。

发凉的青丝绕着源氏的指尖打了个圈,很快像握不住的流水一般溜走了。

“半藏啊,”青年抬起头,“你有这样的觉悟吗?”

见少年不语,他微微抬高了一丝音调。没有太高,却足够让那墙上的影子染上压迫的气势。

“用你的剑术去夺去另一个人的性命,你做好这样的觉悟了吗?”

漫长的沉默间,不知何处飞来的飞蛾撞上发烫的灯管。一次又一次,翅膀被烧焦的滋啦声响像一束小小的噪音,干扰着和室内的寂静。

不知过了多久,终于,它精疲力竭了。飞蛾的影子径直落在地上,瑟缩成一团,再不动弹。灯光与墙上的影子几不可见的微微晃了晃。

无需回答,源氏已经从半藏的双眼中读出了答案。


无论眼前的少年如何成熟,无论他在黑暗的沼泽中陷得有多深,也终究还是个少年。关于这个家族的真相依旧蒙着一层黑纱,他尚未知道他用平静语调念出的报告上的数字有何真实意义,也依旧可以抬头望着月亮。他的手是干净的,指腹有茧,刀上无血。

他是半藏。又果然不是半藏。

他的半藏在十五岁时是怎样的呢?是不是已经背负起了家族的罪孽,又是否不再有这样纯然的笑。属于岛田家的少主年少时光该是怎样的?源氏忽然惊异地发现即使在他们一同度过的时间里,他也依旧错过了关于兄长的许多事情。站在回忆里的那个背影仿佛听见了他的声音,转过脸皱着眉望向他。

“刀不会杀人。杀人的永远只有用刀的人而已。既然如此,没有做好准备的你又为何认定,只凭你的刀就一定会杀死我呢?”

“我……”

“万一先代的记录有误,再想他法也不迟。还是说,只是不让你所珍视的兄长的身体再次受伤,就足以令你甘心了?”

“……”


先代家主留下的方法出乎意料的简单。归根溯源,灵魂的错乱既然是在重伤导致意识不清时发生,那么若是让灵魂在现世依凭的这副躯壳再承受同样的伤害,也许就能再度触发某种神秘的机制回到原本的世界。

乍听并非毫无根据,然而说到底不过是一种推测罢了。先代没有付诸实践,不知是放不下在已在现世取得的功绩,还是不愿再冒失去性命的风险。倘若单纯只因后者,那这种顾虑在现在科技高度发达的世界完全可以不再成立。只要准备充分,抢救及时,在不伤及性命的情况下放手一搏也未为不可。

话说回来,这也是如今源藏二人费尽心力能找到的唯一具备可行性的方法了。如果一直拖延下去,先不论半藏在另一边的世界将会经受多么巨大又无谓的痛苦,单是想到如今不知所踪的另一位源氏的意志是否状况凶险就足以令人担忧。

泛黄的手记被静静笼罩在橘色的灯光下,宛如海面上不知从何漂来的一截圆木,亦不知最终会将落水者带向何处。但正于水中挣扎的二人别无选择,只能拼命向它游去。


自己方才的言辞是否太过激烈了?源氏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半藏的神情,光线模糊了少年的轮廓,那半张英气的脸掩在逆光的阴影中,教人难以揣测他的心绪。也许自己过去错怪了半藏也说不定,源氏在心底苦笑了一声,看来不论是谁坐上兄长这个位置,都会忍不住对弟弟的说教啊……是啊。那时候,我怎么没意识到他是在关心我呢?

正当源氏暗自反省这几天自己是否过于啰嗦时,沉在黑暗中的半藏突然向他的方向转过头来。

这下他整个人都站在光里了。

“我知道了,这就是代价。”

“嗯?”

“想要救回兄长,就要冒着失去他的风险。你说过,不赌上一切是不行的。”

那么,他是你的一切吗?

“就算失败也好,不去试就不会知道。换作兄长,此刻一定比我果断。倘若真的失败,那就当做是我该得的惩罚吧……”

“不!”还没等到源氏回答,半藏很快否定了自己刚刚的发言,“倘若失败,就去找别的办法!绝不放弃!直到找到为止!”

这一次,少年没有犹豫,清澈的眼神里跳动着灼灼火光。

“我不会就此甘心。我还欠兄长一句抱歉。”

“那就亲口对他去说吧。”

源氏久违地弯起眼睛。


=TBC=


走之前要做点啥好捏?XD


评论(5)
热度(86)

© 毒素扩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