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igo/小i
此处用来存放一些魔兽世界/守望先锋/侠客风云传/小排球相关闯作。感谢一切鼓励和挽尊。如果肯留言指出缺点我会更开心,想不断进步^^

杂食,食物链内可拆不逆,注意避雷。

[守望先锋][源藏]眠

*无脑傻白不是很甜的段子,可以算作《was blind, but now I see》同设定的一个番外。正文请戳→ 这里

*半藏加入OW前提。


    by Indigo



源氏花了很长时间才弄明白为何半藏始终不肯与他同床共枕。

距离他们和解、半藏接受他的建议加入守望先锋已逾半年。换句话说,他们重新住在同一屋檐下生活的生活已经维持了半年之久。过去的日子像那张被揉皱的照片,遥远又令人怀念,可时光毕竟带走了许多东西。十年的光阴足够改变两个人。当他看见半藏那种只有被丢进悔恨的夹缝中挤压与碾磨才会拥有的眼神,一个声音在他耳畔清晰地提醒道,他仍旧爱着这样一颗痛苦的灵魂,可他们彼此之间早已不再相互了解。

源氏从未希冀过他们之间的日子能回到从前,但那时半藏的眼睛告诉他,这个人如今即使连活在现在都难以做到。半藏搬进来以后,源氏与他的卧室就仅有一墙之隔,那些千山万水再也不会成为他们重逢的阻碍,然而连接他们的,却也再不会是同一个梦境。卧室的墙像一道天堑将他们分隔在两边,悬崖这端是源氏生活的现在,另一边是半藏无法逃离的过去的泥沼。他们这样对望着,中间横亘着汹涌流逝的时间。

万幸的是这一次没有人再转身离开。

半藏答应搬进来无疑是他主动迈出的第一步,那么剩下的九十九步,源氏不介意替他多走一程。尽管半藏的双腿仍像被藤蔓寄生的樱树一般牢牢地陷在往昔的土壤中,可至少源氏的指尖终于碰到了他的手。半年过去,他亲眼见证了半藏的改变。那个人的性子不再那么暴烈,偶尔,也会主动展露笑颜。虽然眉间的纹路依旧皱得很深,但是没关系,他还有剩下的几十年时间去抚平它不是吗?

唯一的问题是,无论他们如何亲近,半藏都会坚持回自己房间休息。无论他们是刚从一场糟糕的任务中死里逃生,热切地啃吻着对方的嘴唇来确认自己的心跳并非死后的幻觉;还是他们结束一场漫长而激烈的情//事,半藏躺在他身边慢慢放平呼吸,眼神变得像他被汗水打湿的轮廓一样柔和……最后的结局都是他拖着疲倦的身躯,挣扎着起身回到隔壁属于他的房间,把自己扔上床,然后关上门。

他在惧怕什么?源氏敏锐地觉察到半藏试图隐瞒的情绪,他的内心闪过许多种可能的猜想,却始终抓不住答案。毕竟这并非半藏第一次推开他。在已经消逝的年少岁月里,将源氏从自己身边推开曾经是他的兄长最擅长的事情。

倘若不是半藏在任务重受伤被迫留在医院接受治疗,也许他永远不会发现这个秘密。


“源氏。”昏迷中的半藏又在呼唤他的名字了。显然,拥抱着他的绝非什么美好的梦境。变成一层膜覆盖住他的五官的,是一个被绝望攫取住的人才会有的神情。源氏对这种表情太过熟悉,他生平只见过一次,却永世难忘。许多年前,在他被鲜血与泪水侵染得昏暗不堪的视野里,他的兄长也拥有着这样一张脸。就连那因恐惧而颤抖不堪的声线都如出一辙。半藏徒劳地在睡魔指间的沙砾中挣扎,源氏几乎能看见他是如何从一个漩涡坠入另一个更深的流沙陷阱。他听见眼前人干燥发烫的嘴唇磨碎这个白日里他似乎一直不肯承认的名字。他唤他。他说:源氏。源氏。

在他失去他的每一个夜晚,也许他都是这样入睡的。他的兄长从未有一刻原谅过自己,而是选择跳入痛苦的轮回中接受惩罚。即使在重伤后的昏迷中,他惧怕的也并非自己的死期,而是再次失去那个名字。

“我在。”源氏俯身,收紧了握住他的手指,在半藏又一次低吟时轻声应道,仿佛凭这声低沉的回答就能传达进他的梦境,给正在炼狱之池中挣扎的躯壳垂下一缕纤细的蛛丝。被源氏收拢在手心中的指节似乎感应到了什么,也用力地回握住机械缺乏温度的金属。

“我在。没事了。已经没事了。”机械忍者没有放弃,俯身亲吻浪人的额头,依旧不断安抚着。他费了一番功夫才把自己也弄上那张狭小的病床(但愿明早齐格勒博士发觉时不会责怪我,他短暂地犹豫了一秒),回忆着年少时半藏如何安抚发了噩梦的自己,将那个被恶鬼抓住脚踝拖入血池不得翻身的身躯拥入怀中。

这是源氏第一次这样做,动作并不十分熟练,金属外甲在设计时显然也没考虑到相拥而眠的可能。他的下颌抵着半藏的肩膀,胸膛贴着他的皮肤,那双覆着盔甲的手臂小心翼翼揽在他的腰间,在显示自己的存在与弄疼对方间努力寻找着平衡。隔着被金属阻碍的胸腔,那颗仍旧存有的人类之心跳动时散发出的温暖,正源源不断抵达无法安眠之人的心口。

宛如奇迹一般,比任何巫术咒语生效都更为神秘,噩梦缠身的人低低咕哝了一句什么,渐渐安静下来。不知是他无望的呼唤终于得到了回应,还是那缕银色的蛛丝终于泛着一线细微的光芒,垂进地狱之底的深渊。从此免除一切他可能遭遇的痛苦。紧锁的眉头慢慢舒展开了,挣扎的神色也恢复了入梦之人该有的安宁。一缕月光透过没关严的窗帘悄悄溜进来,像一团银白的雾气,打湿了病房的床单。

机械忍者的盔甲在黑暗中漂浮着萤萤幽光。

犹如龙神守护着他的宝藏。


鬼神莫近。



=FIN.=

评论(6)
热度(216)

© 毒素扩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