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igo/小i
此处用来存放一些魔兽世界/守望先锋/侠客风云传/小排球相关闯作。感谢一切鼓励和挽尊。如果肯留言指出缺点我会更开心,想不断进步^^

杂食,食物链内可拆不逆,注意避雷。

[守望先锋][源藏]破碎世界之心

*给my咔嚓的源藏条漫写的小段子,我表达不出原梗万分之一的可爱,希望大家可以看→这里

*有一些为了气氛和效果的不科学设定。



破碎世界之心

                    by Indigo


01.


源氏第一次捡到碎片是在他又一次偷溜回家时。

他蹑手蹑脚顺着院墙爬上去,轻车熟路地跳上那株枝子探到墙外的晚樱。树枝被千重繁花压得很低,他用手拨开层层叠叠扑鼻而来的香气,正要跳下时,就看到半藏的脸。

他一点都没怕,甚至相信自己落地的姿势还是那么英气又好看,因为他跳上前去亲半藏眼睛的时候,对方没有躲开。

半藏闭着眼睛,纤长的睫毛在柔软的嘴唇下轻轻眨了眨,让他想起幼年时不知轻重扑进双手的蝴蝶,在垂死前也是这般翕动双翅。

“哥。”他拖长了音调,去抓半藏衣袖下的手,“我只出去了一小会儿,别告诉父亲,好么。”

他这样说着的时候是半贴着半藏的嘴唇讨饶,一边说一边磨蹭着那个人干燥的嘴唇上细小的纹路。

他一向懂得该怎么求得兄长的宽恕,就像他懂得他该用什么角度去吻他才能让他开心。

“嗯。”半藏果然没有再竖起眉毛,却也没有像往常那样回应他的亲吻,只是默默抽回了被他捏疼的手。

于是源氏就知道自己又一次获得了原谅。他志得意满地舔了舔对方被自己弄湿润的嘴唇,尝到那个人舌尖清冽的甜意。


那天的半藏有点反常,他注意到了,却无心深究。

这个世界有那么多美好的事情等着他去探索,与之相比,与他朝夕相对的那个人若是有一闪而逝的什么情绪,也就显得微不足道了。

毕竟,反正无论发生什么,他们总会在一起,所有的事都能慢慢解决,又会存在什么困难呢?

源氏这样想着,眼尖地发现半藏方才站的位置不知何时落下了一小块水晶似的碎片。

“是兄长掉下的东西吗……?”

他蹲下身捡起,正犹豫该不该追上去归还给,手指却被尖锐的棱角割破,涌出一粒小小的血珠。


02.


后来有更多的碎片掉出来。

那是另一天深夜,铺满庭院的月光像水一样空明皎洁。

源氏装作认真的样子有一搭没一搭听着半藏训斥他的晚归,眼角的余光却禁不住悄悄往半藏的袖口瞥去。

一片。两片。三片。晶莹剔透的碎片像被剪断的珠子,半藏每骂源氏一句,就从他的袖口落下一粒。没等他说完,很快就扑簌扑簌落了一地,在月光下折射着亮闪闪的光。仿佛被那锋利的光芒深深刺痛了,源氏别开视线。

“你在看什么?”

半藏终于发觉了他的心不在焉,原本就蹙起的眉间皱得更深了。

怎么回事,兄长看不到吗……?

没等到源氏解释,只听半藏从鼻腔里发出一声冷哼,“成不了大器的家伙。”

他深深看了源氏一眼,接着挥挥手示意他退下,视线越过他的肩膀,往更远的地方看去了。伴随着那句冷哼,又一颗碎片从他的袖口落下来。


03.


源氏确信只有自己能看到碎片是在父亲的房间外。

他倚着墙打量头顶的天花板,陈旧的天花板也面无表情回望着他,像某个人不高兴时的脸。

他实在无法理解,为何最后被父亲斥责的人又是半藏。

趁家族会议的空档外出结果与人起了冲突的人是自己,把细川组组长打进医院的人也是自己,半藏只是在捉住他偷溜出去的时候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已。

那天他找的理由是什么来着?他慢吞吞地回忆,勉强想起自己似乎是说探望病中的美穗子不得不去吧。他是那样恳求的,心里却也知道半藏不会再同往日那般纵容自己。然而半藏似乎是被那个信手拈来的理由打动了,静静盯着他很久,源氏疑心在那样洞察的目光下,没有什么事可以瞒过他的兄长。可半藏最后像从未发觉源氏存在似的,就那么默许了源氏的谎言,转身离开了。这一次,他站的地方没有留下碎片的踪迹。


然而待到源氏在墙外闯的祸东窗事发,父亲勃然的怒火却扑向了半藏。

尽管隔着厚厚的墙壁,源氏仿佛仍然能看见父亲此刻被愤怒扭曲的面容。他盯着墙壁上的裂纹想了一会儿,最后还是不甘心地凑过去,妄图探寻到只言片语。

半藏辩驳了吗?他会说这些其实并非自己的错吗?他会用真相求得父亲原谅吗?

源氏多么希望能听到这样的句子啊,哪怕只有一句也好,好像这样压在他心头沉甸甸的愧疚就会减轻一些。可是隔音的墙壁阻碍了全部声响,他能听见的唯有自己的心跳。

他知道半藏什么都不会说。

他只会静静地跪着,在父亲的斥责中,深深垂下脖颈。


吱呀一声,门开了,一个人影走了出来。

被撞个正着的源氏像触电般跳开,发觉站在门口的不是别人,正是他无辜的兄长。

“哥……”他急急地唤他,这一次不是求饶了。他在慌乱中抓住半藏的胳膊,祈求着他的责罚,又渴望能安抚他的情绪。

然而等到半藏真正责骂他时,比起那伤人的话语,源氏的注意力被另一样重要的事物吸引了。

“败家的废物。”

碎片又掉了出来。

这次是从半藏嘴边。

源氏没来得及接住,一大块碎片和轻蔑的话语一起落在地上,摔得四分五裂。


半藏没有看他,从他身边经过。


04.


从那天起,源氏就一直能在他们相遇的地方捡到碎片了。

碎片有时是从半藏的衣袖里掉出,有时是从他嘴边落下。

相同的是,只有源氏一个人能注意到。

那一堆晶莹剔透说不上是水晶还是玻璃的东西在他的抽屉里占据了满满一个格子。他曾经一直想找半藏问清楚,后来也渐渐失去了兴趣,任凭它们被慢慢覆上一层遗忘的灰尘。

源氏在家里停留的时间越来越短,他与半藏有交集的日子也越来越少。每次不巧撞见,半藏留给他的都是不加掩饰的、高傲而不屑的眼神。像病人看着伤口难看的结痂时的眼神。是注视着这个庞大家族一个难以启齿的耻辱的眼神。

而他也早已学会了如何顶撞,如何嘲笑他的古板和无能,如何让出口的每一句话变成刀子,直直插进对方的痛处,接着看见更多的碎片掉出来。

他几乎记不起半藏除了皱眉之外的表情。


他早已过了需要靠翻墙溜出家的年纪。那株连着墙外的晚樱也不知何时被半藏召来人手砍去了一半,光秃秃的树枝突兀地立在院子里,显得好笑又讽刺。

偶尔源氏会想到他第一次捡到碎片的那个午后。樱花从他身后飘落,而他轻吻着他的嘴唇。

他想,最终他们还是变成了彼此最讨厌的人。


05.


源氏倒在半藏怀里时,终于久违地看到他近在咫尺的脸。

又有碎片从半藏的眼眶里源源不断落下来,他不由得伸出手去接,等到晶莹的液体灼伤了他的手指,才发现那竟是半藏的泪。

他想说点什么,却被喉咙里的血沫呛出一阵残破的气声。他知道自己的肺一定是被捅破了,没料到剑术一向精湛的兄长竟然会失手,在半藏优柔寡断的刀光里,源氏几乎可以望见半藏即将坠入的悔恨的深渊。

他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半藏真的厌恶他吗?那真的是肃清了家族耻辱后该有的表情吗?他该满意了,该露出久违的笑容了,为什么自己看见的却是这样被悲伤和绝望扭曲的脸呢。等到那滚烫的眼泪源源不断砸在源氏脸上时,他才终于发觉自己错的离谱。


是从什么时候起,半藏逼迫自己说着那些违心的话。

又是从何时起,就连源氏自己也对那样的厌恶信以为真。

可心脏碎裂后留下的碎片却违背主人的意志,不断地落在他眼前。


那是半藏在向他呼救啊。


『拜托了。』


『不要信。』


『不要被我伤害。』


『拜托了,留住我的真心。』


『救救我们吧……』


而他又是怎么做的呢?作为唯一看得见半藏求救讯号的人,他又将那些碎片置于何处了呢?

他想到自己房间里那个蒙了尘的抽屉。

在那个暗无天日的角落里,放着他的至亲想要对他诉说的全部感情。

是半藏无法开口言明,源氏永远无法理解,他不得不从身上丢掉用来减轻痛苦的感情。

源氏剧烈地咳嗽了一声,半藏似乎被这个动作吓了一跳,又开始手忙脚乱地想抹去他胸口的血迹。


太迟了。太迟了啊。

源氏似是想哭,可他最终还是笑了。他用最后的力气让手指在半藏面颊上留下深深的血痕,然后扯开一抹笑。

那笑容是在讽刺谁呢。是终于丢掉了血缘羁绊,肃清了家族耻辱,却即将在悔恨中度过痛苦一生的兄长。还是刚刚领悟了彼此的真心却再也来不及传达的自己?

源氏听到半藏咬牙切齿的声音。

“我只是杀了一个叛徒……”


最后一块碎片从他眼眶里落下来。

源氏闭上眼睛。














(喜欢HE的话再往下拖一点)





00.


“所以这就是你捧着它来找我的原因?”

“你是说……它是从我身上掉出来的?”

半藏静静听完源氏的故事,盯着他掌心里那块透明的像水晶似的东西皱眉。

“嗯……缺了不少部分,我只能恢复到这个程度。”

源氏顺着半藏半信半疑的目光,有些羞愧地打量着手中被勉强粘到一起的碎片们。

显然,倘若寻求温斯顿或者齐格勒博士的帮助,他能把它修复得更好。

可不知为什么,他一点儿也不能忍受除了自己之外的人碰它。

直到现在,每当他触摸它时,还能感受到那之中残留的,半藏的痛苦与挣扎的情绪在源源不断地涌出。


当然,并不只是痛苦。

在他最艰难的日子里,是那些碎片里残留的思念和温情鼓舞着他挺了过来。


“我想把它还给你。”

“如果那里面困着的是你的感情,半藏,我希望你能……”

希望你能幸福。

希望你能再拥有爱。

希望你能爱我。

哪怕只有一点点也好……尽管迟了十多年,但愿这样的补偿来得及。


半藏对他的回应是保持皱着眉的神情站起了身。

“等一下。”源氏急忙起身追上兄长离开的背影。“你不拿走它么?”

“已经不需要了。”

背对着他的浪人闻言转过半张侧脸。

“如果你说的都是真的……那它本来就是属于你的。”


丢下这句话,一向严肃的人就像是在掩饰什么似的很快离开了。

留下源氏站在阳光下愣了很久。

午后的阳光晒得人发晕,他一瞬间竟无法确信是否真的看见兄长唇边久违的笑意。





我所有的痛苦与爱……从始至终,只属于你。


=FIN.=

评论(28)
热度(414)

© 毒素扩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