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igo/小i
此处用来存放一些魔兽世界/守望先锋/侠客风云传/小排球相关闯作。感谢一切鼓励和挽尊。如果肯留言指出缺点我会更开心,想不断进步^^

杂食,食物链内可拆不逆,注意避雷。

[守望先锋][源藏]如梦似真05-07

*逆转兄弟设定,源氏穿越,源氏是哥哥。避雷醒目!

*01-02请戳→这里

*03-04请戳→这里

*本章是轻松活泼又急转直下的一章


05.


后来的几天里,源氏每天装完少主就去道场找训练中的半藏。这是一天中他唯一能感受到平静的时刻。剩下的时间,他的心神都在因无法返回原本的世界饱受煎熬。源氏房间的终端里存满了关于平行宇宙的资料。短短一周时间,他已研究过这个世界现有的各种相关理论与假说,却始终没找到一个能解决他目前困境的方法。

偶尔源氏也会想,或许在另一个世界,他终于迎来了迟到十年的死亡。

或许就留在这里也不错。留在故事还没来得及开始的地方。他才十八岁,半藏不过十五,日子正好也正长,命运的悲叹还没来得及落下,而这次他或许能在两个人一同坠落深渊之前抓住他的手。这一次,不会有刀剑相向,不再有死别,亦永无生离。

他就这样纵容自己漫无目的地想下去。与半藏一同度过的少年时光如水一般从他眼前流过。他想到倘若没有那场变故,他的兄长如今也该是一个意气风发的家主,也许看上去依旧神情严肃,只是眉间隐去许多痛苦,也许无人之时也会想起他们荒唐的岁月,也许想到他的时候会笑,笑的时候垂下眼睛。他也想到自己,如果当时他成功离开了,现在又在哪里,在做什么。

最后这种种不切实际的幻想都会抵达一个终点。终点站着一个熟悉的影子。他看见他被风霜尘埃染白的双鬓,就禁不住又向前伸出手去。此间此世固然美好,“重新开始”也充满了诱惑,可他仍旧情愿留在他身边,亲吻他额前被无情岁月刻下的纹路。历经重重痛苦磨砺之后,他们之间还留下了一些除了遗憾之外的东西,无论多少次,他都愿意为了这点不知能否称作“爱”的感情伸出手去。于是那些美好的幻象统统褪却,只留给他唯一一条通往现实的路。


这天源氏来到道场时半藏反常地没在训练。他似乎是有些倦了,弓还握在手里,眼睛却不知望着哪儿出神。

源氏顺着他的目光望过去,落在墙角的鸟儿们似乎感受到了他的视线,叽叽咕咕了几声,就一同展翅越过墙外飞走了。只剩半藏还愣愣地盯着它们在空中愈来愈远的背影发怔,好像在想着些什么。墙外灰白的天空落在他深色的眼睛里,倒映成一片说不清的情绪。半藏的侧影在那一刻看起来格外孤单,脱去家世赋予的层层伪装,他也不过是一个天生便被剥夺了平凡生活权利的普通少年。也像曾经的源氏一样,向往着一些遥不可及的东西。

源氏心头一动。在他意识到之前,手就已经牵起了那只细瘦的胳膊。

“走,我带你去个地方。”


十分钟后。

源氏的腰侧贴着少年手臂的温度,半藏从身后紧紧抱住他,以免自己一不小心在飙车途中从机车上摔下去。

“哥——我们要去哪儿啊—————”

呼呼猎猎的风声里,裹挟着少年不得不提高声调的嗓音。

“大点儿声!!听不清!!”

源氏往下压了压头盔挡住迎面扎在脸上的凉风,握紧扶手,又加大了马力。

“我是说——哥———你开太快了——————”

悬浮式机车绝尘而去,机身幽绿色的冷光像霓虹般在黑暗中滑过一串残影。

两个少年对吼的声音被风卷着向身后抛去。

坐在后座的少年看着风中凌乱着糊了一脸的发丝,第一次后悔自己留着长发这件事。

远处,都市辉煌的灯火照亮尘世的夜晚,古老寂静的花村城被甩在身后,很快就看不清了。


十五分钟后。

一高一矮两个身影站在街口,招牌上的霓虹灯让他们的脸笼罩在一片光怪陆离的光中。

矮一点的那个人影仰起头打量了半晌,一本正经的脸被灯管映得红彤彤的,有些古怪得可爱。

等他读出招牌上的字样,原本就抿着的唇角瞬间垮了下去,语调却因难以置信被扬得很高。

半藏的嘴角微微抽动着,

“居然是这种地方?!?!”


只见“游戏厅”几个字在黑暗中明明灭灭跳动着。


06.


“愣着干嘛,进去了。”

源氏拍拍半藏的肩膀,先他一步朝店里迈去。

自动门吱呀一声开了,还在发怔的少年好像这才下定决心,也跟在源氏后面钻了进去。


柜台就在入口的左手边,老板娘像往常一样慵懒地倚着桌沿慢悠悠地吸着烟杆,见源氏来了,直起身子算是问好,接过他递来的钱,从抽屉里摸出代币。

“看到您还是这么年轻我真高兴。”

源氏望着那张被脂粉敷得发白的脸轻声说。

“小鬼头嘴还是那么甜,喏,知道啦。”

即使粉底扑得再厚也掩不住皱纹的眼角终于柔和地弯了起来,涂着鲜红蔻丹的手指又悄悄往源氏手中多塞了几枚代币。

“我说的都是真话。”

他知道无从解释自己话语中的真意,便也不再辩驳。

成年后他的兴趣慢慢从游戏转向了其他地方,光顾游戏厅的次数也越来越少,某一次他晚归时,一时兴起绕路经过这家游戏厅,才发现门口的霓虹招牌不知何时被撤下了,店门紧闭着,厅内空无一物,那个总是充满慵懒风情的老板娘与曾经光顾这里的人群一同不知所踪。只剩他静静站在斑驳的墙面旁,停了很久。他想他总归是欠了一句告别,却不知是对谁。对老板娘,对游戏厅,还是对自己无所事事的青春。

“谢谢您一直以来的照顾。”

源氏将代币一枚枚笼入手心,低头郑重道。

“哟,今天这是怎么啦?”

女子勾了个讥讽的笑容,不以为意地挑挑眉,又重新伏向柜台边沿。


源氏凭着久远的回忆轻车熟路摸到自己常用的那台机子,拉着半藏坐在机器前的座位上。

半藏起先还很拘束,他并不习惯游戏厅的气氛。音响的音量被刻意调得很大,震耳欲聋的背景音乐里,夹杂着周围三三两两吵闹的人声。有人兴奋地吹着口哨,也有人经历了连败后泄气地砸着眼前的面板。半藏传统的装束和他一本正经的神情在这里显得格格不入,像是误入了一个跟他日常生活完全不同的世界。但等到游戏开局,他似乎也慢慢地放松下来,很快就沉浸在游戏中摸索了起来,像平日道场比试那样同源氏较起了劲儿。

“果然还是个孩子啊。”源氏控制自己的角色向后跳了几步躲开半藏的攻击,心里却打量着他盯着屏幕专注的神情暗想。他忽然想起小时候央求半藏陪自己玩对战游戏时的情景。起初半藏总是会不情愿地皱着眉,但他只要揽着他的脖子在他耳边多央求几句,那个人总会答应。一旦应了,便常常是以通关到深夜告终。最后两个人披着毯子在地上乱七八糟地睡成一团,清晨互相责怪对方在梦中挠了自己的脸。

那时候的半藏,其实也希望自己留住他吧。可能他也对游戏感兴趣,只是碍于身份不曾说出口。倘若他们不是生在岛田家,而只是世上任何一个普通家庭的兄弟的话,也许那时街机游戏的排行榜上,就会留下genji和hanzo两个名字。

这样想着,手下就不免分了神,半藏瞄准这个空档打出一套利索的连击,源氏闪避不及,只见自己的角色横在地上飞出好几米,接着屏幕上出现鲜红的K.O字样。

“是我赢了。”总是皱着眉的少年神情终于舒展开了,望向源氏的眼神里带着那么一丁点儿藏不住的得意,似乎等待着他的夸奖。源氏看着他亮晶晶的眼神,没忽略半藏唇角勾起的细小弧度。

那大概就是弟弟第一次赢过哥哥会有的表情吧。尽管只是一个游戏。尽管他总是努力装出成熟的样子来提醒源氏的失格。说到底,也只不过是一个需要兄长认可的少年。源氏感到心头忽然被一种莫名柔软的情绪覆盖了,他伸出手胡乱揉了一把半藏的发心,“打得好,下回可不会让你赢的这么轻松了。”


等到半藏对街机游戏渐渐熟悉起来,源氏又拖着他到一旁去打柏青哥。

“哥,家里给你的钱……不够用吗?”

半藏站在一旁看着源氏兴致勃勃地控制小钢珠在机器里弹来弹去,不解地问。

“哎呀,”源氏摆摆手,心想果然不管在哪个世界半藏都还是那么古板,“自己赢的不一样嘛。”

岛田家从来没有让源氏手头拮据过,但作为反抗家族与兄长的手段,每次赢了钱他都会高兴上那么一阵。

“嗯……上回你带我去花街的时候也这么说。”

“什么?”源氏闻言手一抖,机器里的珠子就不听话地扑簌扑簌全滚进了黑洞。他沮丧地看着刚才的努力功亏一篑,往柏青哥里又塞了几枚代币,心里全还停在半藏刚才的回应里回不过神。——什么?!这个世界的“我”居然比我年轻时还要混蛋?!半藏才十五岁,居然带他去花街?!要不是现实不允许,大约源氏真的想跟异世的自己面对面坐下来好好谈了。


最后兴许是幸运之神怜悯源氏在这一世的挣扎,当晚他们还是狠狠丰收了一笔。

源氏握着厚厚一沓奖券站在柜台前,正想扭头问半藏换点什么奖品,只见老板娘瞥了他一眼,扭动着腰肢朝展示奖品的玻璃柜走去。

不一会儿,她终于找到了什么,将两个包装精致的礼品袋拍在桌上。

“小哥今天赌运不错嘛。”她吐出一口烟,朝桌上的奖品努努嘴,“喏,你之前一直想换的,我悄悄给你留下了。”

“啊……这真是太麻烦您了!”源氏并不知道这个世界的自己一直想要的东西是什么,可他担心露馅,不得不咧嘴笑笑致谢伸手接了过来。

他将其中一个递给半藏,自己也撕开了袋子边沿。


一黄一绿两条发带躺在他们手心。


07.


回去的路上星辉漫天。

他们沿着小巷悠悠前行,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

“若是父亲知道又该责怪我们了。”半藏的语气有些担忧,眉目间却十分放松。

“那就不让他知道。”源氏感受到了半藏身上那种难得一见的轻快情绪,总算放下心来。

他们又聊了一点别的。关于外面正在发生剧变的世界,关于时间静止不动的花村。月光与星辉披在他们肩上,一切显得宁静又美好。影子被他们拖在身后,在光逐渐消失的地方,那两道细细长长的影子头挨着头,肩并着肩。


可惜这样难得宁静的气氛没持续多久。到下一个转角前,源氏终于不耐烦地停下了步子。

“吵死了,”他朝暗处露出半张面无表情的侧脸,沉下了声音,“你们打算跟多久?”

这句话似乎触动了什么在黑暗中生存的生物,原本影影绰绰的脚步声渐渐变得清晰起来。

“嘿嘿……还挺机灵的嘛……”

从黑暗中慢吞吞走出五个人影。

“你们两个混蛋,今晚赢了不少吧?”

“大爷我辛辛苦苦投进去的钱居然让两个小鬼头赢走了,可真是不甘心吶。”

“喂,把本大爷买酒的钱还来啊!”

拐角处的人影们阴笑着越走越近,双手手指被他们弄出喀拉喀拉威胁似的响声。

他们越走越近,原本宁静幽暗的小巷登时弥漫着一股醉醺醺的酒气。

“怎么样啊,小家伙,被吓的尿裤子了吗?听见本大爷说的话了吗?”


源氏不为所动,一张英气的脸毫无表情,他没有说话,只是将半藏往身后护了护。

他太久没使用过人类的身躯了,不知实力在这样的躯体里还保存着多少,正在计算该如何出手才不至于要人性命,却被走在前面的小混混认了出来。

打着唇钉的家伙眯着眼打量了一会儿,不由得怪笑一声,扑面而来的酒气令人作呕。

“这不是岛田家那个不中用的少爷源氏吗……怎么?见到大爷几个,连话都说不出了?”

他还想嘲讽什么,可惜半藏没给他这个机会。少年出手的瞬间,甚至连源氏都没反应过来。


胁差雪白的寒光贴着抖如筛糠的杂鱼的喉咙,仿佛随时都能轻易剖开他的血管。

半藏真正发怒时的神情反而格外冷静,他的声音像是冰下静静燃着一团火。

“跪下,谁准许你叫我哥名字了?”


源氏不以为意地低笑一声。和半藏不同,他天生爱笑,愈是生气,那双眼睛便笑得愈灿烂。他往前迈了一步,轻轻揽住半藏的肩膀,仿佛对眼前的局势漫不关心似的。后者正恶狠狠盯着刀下的猎物,像是被激怒的幼狼,源氏几乎能看见他炸起的毛发。

两旁的人影像是中了定身术一般,酒也醒了大半,方才凶狠的表情纷纷褪去,浮上掩盖不住的惧意来。源氏每向前走一步,他们就向后退几步。

只见源氏握住半藏的手腕,既小心又强迫似的让他将刀收回鞘中。呆若木鸡的醉鬼还没意识到自己捡回了一条命,愣愣僵在原地,不知该往哪儿跑。

“半藏,打人怎么能用刀呢。”源氏轻声责备着,明朗的眼睛弯成温柔和煦的弧度,“看好了。”

话音刚落,岛田家少主的右拳狠狠招呼上了那人的面颊。


很快,幽深的小巷里除了岛田家的兄弟俩,再也没有能站着的人。

源氏挥了挥用力过度有些隐隐作痛的手,不动声色地吸了一口气,心想人类的躯体也不总是那么方便。

后背贴上另一个人令人安心的温度。

他扭头,半藏正抹去下颌的汗水,朝他又露出一个略显得意的眼神。

不可否认,刚才默契无间的配合让他们都有些难以抑制的兴奋。

源氏正要说些什么,突然间,不远处响起了夜间巡逻的警笛声。

“糟了。”二人对视一眼,源氏一把抓住半藏的胳膊,拼命向着来时的方向跑去。


等到他们把警车和扩音器的喊话也统统甩没影时,两个人早已气喘吁吁。

他们体力不支靠在墙边,源氏掀起外衣不停擦着脖子上的汗,半藏一张小脸热得通红,正弯着腰努力平复呼吸。

半晌,还是源氏先找回自己的声音。

“是我赢了,我揍翻了三个。”

“兄长作弊,明明第一个该算我的才对。”半藏迅速反驳。

二人幸灾乐祸地抬眼看着对方难得一见的狼狈样子,不由得相视一笑。

“真好啊。好久没这样赤手空拳打过一场了。”源氏轻声感叹。

“嗯。”

半藏几不可闻地应着,一向挺拔的脊背靠着墙向下滑了几分。

他抬头望着头顶上的夜空。星辉落进他的眼瞳里,变成一片说不清的情绪。


“源氏。”

良久,半藏似乎终于恢复了平静,轻轻唤着兄长的名字。

“嗯?”

后者还在笑着,自然地应道。

少年转过头来望进他的眼睛。


“你不是我哥,对吗?”


=TBC=



评论(26)
热度(208)
  1. 玻璃自挂东南枝毒素扩散 转载了此文字

© 毒素扩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