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igo/小i
此处用来存放一些魔兽世界/守望先锋/侠客风云传/小排球相关闯作。感谢一切鼓励和挽尊。如果肯留言指出缺点我会更开心,想不断进步^^

杂食,食物链内可拆不逆,注意避雷。

[守望先锋][源藏]如梦似真01-02

*兄弟逆转设定!源氏穿越设定!源氏哥哥设定!

*【35岁源】in【18岁源身体】x【15岁半藏】,但这两个人是亲情的关系,不会发生恋爱情节,实际是两个人互相帮助对方理解另一个世界的自己的故事。实际CP是【35岁源】x【38岁半藏】。不知这样说大家能否接受和理解?><


如梦似真

             by Indigo


是梦是真,分辨不清。


01.


源氏努力了好几次才真正睁开眼睛。

映入眼帘的天花板莫名熟悉,他愣神般盯着墙皮上那条蜿蜒的裂纹看了很久,才注意到左肩正针刺般地疼着。

看来他们在他昏迷的过程中已经为他安装了一条新的胳膊,不过这次的排异反应似乎有些严重,源氏心想。

他轻轻活动了一下手指,确认肢体完好无损,指尖传入脑部的触感却在提醒他,一切与平时相比有些许微妙的不同。

大概是人造神经末梢出了什么问题,没关系,一点小毛病而已,齐格勒博士可以轻松解决。

源氏这样安慰着自己,正要抬起手,伏在床边的人影像是突然察觉到什么似的,猛地打了个激灵直起身子。


糟糕,太大意了。源氏暗道不妙。他不知自己上一次这样毫无防备地睡着是在什么时候,但愿博士记得给他小臂里的弹夹填满了手里剑。然而似乎没人听到他的祈祷,他活动手指的那刻就知道了,那些曾被托比昂赞叹的精妙机关不在那里,同样的,机械手里剑也一无所踪,他的手指磨蹭着原本是开关的地方,却只触到自己皮肤的触感。源氏来不及惊讶,守在一旁的不速之客抬起了头。


乌墨般顺滑的长发垂下来,露出一张熟悉的脸。

他毫不费力一眼就认出那人的模样。

是半藏。

当然是半藏。

假若不是他穿着印着家徽的外衣,假若不是沾在他鬓边的霜华与岁月留在他额头的沟壑一齐难觅踪影,假若不是他有着一双年轻清澈的眼睛,源氏几乎就要脱口而出他的名字,在他向自己投来关切目光时将他一把拖入怀中,去吻他的眼睛,告诉他自己还活着,他没有再次失去,自己也不会容许彼此再度分开。

然而残酷的现实却将那声呼唤如同一团浸了药汁的棉花堵在喉咙里。源氏咬住自己的舌尖,痛感和苦意无比清醒地告诉他,这并非一个过于真实的梦境。他几乎能猜到眼前人接下来要做的事了。果不其然,这个熟悉又陌生的身影皱着眉,提起眼角打量了他一会儿,然后将唇边压下几分弧度,露出一个他再熟悉不过的、带着隐忍怒意的表情。

“终于醒了。”

对,就是如此了。从前不论是在外顽劣受伤或是感染风寒高烧昏睡,醒来时,他总能听到站在床边的人这样冷冷的一句。接下来便该是不成器、令人失望之类的斥责。源氏不自觉地像年少时那样在心中预演起了剧本。但是这一次他不会再生气和反驳,也不会让那些名不副实的斥责变成双方的冷战。他花了十余年才认清每次寸步不离守在自己身边那个人的真心,无论身处现实或是梦境都绝不会再次忘记。

然而最终,是少年特有的声线打破了一切昔日重现。

“父亲很担心你,兄长。”

半藏盯着他静静说。


02.


接受自己回到了二十年前与接受自己竟成为了半藏的兄长相比,哪一件事更困难?

源氏说不清,也许都很难,但绝不会比接受自己在另一个世界已经死去的现实更难。


爆炸发生不过一瞬间,那时源氏来不及思索太多,只是凭着本能将队友推到身后。如果重来一遍,他大概依旧会这么做。武士精神不允许他临阵脱逃。刹那间的义无反顾中,他不是没感受到死亡冰冷的气息从脸上拂过,可那时他一厢情愿地以为自己会活着。只不过是再散架一次,医疗队的人很快会捡起他七零八落的躯体,细心修复到完好如初,然后等到他再睁开眼,就又一次能看见半藏近在咫尺的脸。

——他确实醒过来了,也确实看见了半藏的脸。是他爱过的那一张,却不属于他爱着的那个人。

有那么一瞬间,源氏甚至情愿自己不曾醒来,因为只要一刻神智尚存,他的心就会因为一个无法得到解答的疑问饱受折磨——如果此刻他在这里,在二十年前,在一个有他存在却不属于自己的世界,那么原本世界中的他又在哪里?是生是死?原本那个会守在他床边等他醒来的人,在得知他的死讯时,又会露出怎样的表情?


源氏知道那个表情。十年前他不幸目睹过一次。

那时源氏没能拭去从半藏绝望的双眼中不断滑落的泪水就陷入了黑暗。

然而那滴泪灼烧出的伤口,至今仍在他的心底流着从未干涸的血。

兄长将他抱在怀中痛哭失声时的表情,他绝不想再看见第二次。


“少主?少主您在听吗?”

源氏回神,见身旁人呼唤的眼神里藏了几分痛心疾首。

这个人究竟是姓佐藤还是斋藤,他记不清,只认得是过去常在半藏身边见到的熟面孔。看来他现在所处之地与自己原本的世界颠倒得彻底,竟连半藏的得力助手也变成自己身边的随侍了。

“少主听到哪里了?需要在下从头讲起吗?”

佐藤显然习惯了源氏敷衍的态度,并没因少主明显的走神而惊讶,弓着身子恭谨地问道。似乎不管此世还是彼世,少主还是末子,年轻时的源氏都是个让家族头疼的家伙。

“嗯……与高桥大人的会面?”

源氏努力将思绪从世界的另一端捉回来几缕,漫不经心地答道。

佐藤见状,忙不迭地把时间地点人员等事又仔仔细细叮嘱了一遍。

源氏草草听了,品了几句,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追问道:

“兄……呃,半藏呢?他不一起去吗?”

佐藤这才露出一个说不上是惊讶还是恐惧的表情,

“二少主年幼,同去恐怕于理不合。上回您拒绝出席与三浦家大小姐的会面,便是二少主临时代您去的,主公得知后大怒,连带二少主也挨了罚。虽然主公对您一向宠爱,可少主也该知些分寸才是,就算您不在意,也要替二少主考虑啊。”

这几句话源氏听得倒极为认真。佐藤见他难得对自己的话上心,不由得一时口快多说了几句,想来也是闷久了的肺腑之言。他絮絮完了才意识到自己的失言,连忙垂下头,“属下僭越,请少主责罚。”边说边小心翼翼观察着源氏的表情。见他依旧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这才悄悄松了一口气。


原来即便在这个世界,我也不曾成为一个合格的兄弟……


源氏想起自己悠悠醒转时望见的少年半藏的眼睛。

此间此世,明明他才是次子,却依然已经有着那样成熟早慧的眼神了。

在自己不知情的时刻,他独自承受了什么。那天他注视着自己的目光里,又究竟是失望还是愤怒呢?



信步经过檐廊下时,源氏不由驻足。

庭院墙角,一株晚樱开得正好。是他曾经从枝头上跳下蒙住兄长眼睛的那株。

一切一如当年,却又在静默中悄悄倒转了一切。

他肩膀上的绷带早已拆掉了,浸了血的纱布不知所踪,伤口却还未完全愈合,胳膊大幅度的动作常常会不小心牵扯到新生的嫩肉。

在久违的、肉体带来的新鲜的疼痛感中,源氏发觉自己胸膛里那颗人类的心脏,也前所未有的痛苦着。


=TBC=



评论(10)
热度(242)
  1. 玻璃自挂东南枝毒素扩散 转载了此文字

© 毒素扩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