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igo/小i
此处用来存放一些魔兽世界/守望先锋/侠客风云传/小排球相关闯作。感谢一切鼓励和挽尊。如果肯留言指出缺点我会更开心,想不断进步^^

杂食,食物链内可拆不逆,注意避雷。

[守望先锋][源藏]霜华

深夜半小时手机速撸作文,粗糙莫怪


霜华

         by Indigo


第一年源氏去杀半藏,他必须十分努力才能隐藏住胸腔里电流发出的轻蔑笑声,那个人假惺惺给自己上香的样子真是恶心得他想吐。他蹲在树上冷眼旁观,这棵藏身的树是从前他逃家的必经之路,如果半藏愿意回头看,可以很轻易地发现他,像从前一样,只是这次他不再会输。然而半藏没有回头。半藏的背影一动不动,后颈毫无防备地对着他,显得高傲又脆弱。他知道自己如今的力道轻易就能折断那样的温度,然而他也没有动手。他只是静静看了很久。


第五年源氏终于学会了那么一点点心平气和,他告诫自己禅亚塔的教诲努力收敛气息,开始将这一天当作他们单方面的重逢。他依旧坐在那棵树上欣赏半藏的背影,樱花总是开的很好,只是少了一个相伴的影子,他喉咙里的芯片也不允许他能再痛饮清酒。源氏望着半藏总是肃穆的背影,猜想他脸上如今的神情,却意外地瞥到他鬓边微微沾染上的霜华。他想抚去,却怎么也无法伸手。


第十年时源氏与师父告别,修行十年,他终于能够坦然迎接等待着自己的命运。师父说他已然开悟,源氏却总疑心自己从未真正领悟。八重樱的花瓣轻轻落满他肩头,他想自己若是大悟彻悟,又何须每年今日盘桓此处。他想自己过去也许是真的恨过,如今却不知当初恨的究竟是谁。是固执己见的兄长,还是同样固执的自己。

他亲眼见证那人一年年消沉颓废下去,看那人在痛苦的泥沼中沉沦却始终无法得到救赎,源氏心想自己理应为这人付出的代价感到由衷欣喜,然而机械的身体似乎拥有自己的意志,就跟那个雨夜里他不曾推开他一样,这次,换他跳下树,再一次,向他走去。

他的兄长还是那样固执,时间没有磨平他的棱角,缺了家规的束缚,反倒显得愈发易怒。多年过去半机械人的胸腔里早已没有心脏跳动,而那颗心似乎只是换了个地方居住,它长在浪人剑客的胸膛里,一戳就痛。他理所当然地没有认出他,厉声质问源氏你懂什么,却听不到源氏心底的回答,听不到他在面甲下低低的叹息。花费十年光阴,他至少懂得,他们是如何一次次杀死了彼此。

刀锋吻着兄长颈部的皮肤时,源氏终于又一次望见半藏的脸。倘若他还是那副玩世不恭的模样,一定会说你把头发扎起来精神多了,你留小胡子真是可笑,但是他什么都还没来得及说,就被他鬓边化不开的细雪扼住了喉咙。 


如此祭拜停止数十年,分离太久,两人都少不得有种种障碍需要克服,谁也无法救赎谁,只能一起眼睁睁望着马车向深渊驶去。

然而那又如何,纵然时间长河将两人分隔两岸,至少这一次,他终于在他身边,能够亲自抚平他两鬓的霜华,用他已经失去温度的手。


最后一年,轮到他来祭他。

源氏回忆着半藏当年祭奠自己的样子蹲下身,正要合掌,忽闻身后微风穿林而过。

他转头,等着漫天樱雨中有一人向自己走来,神情肃然,剑眉星目,带着点儿轻蔑地望着他说,小心父亲责罚,你又独自偷懒跑来此处。

然而树下空无一人。


唯有树上樱花灿烂,一如重逢时开满枝头。


=FIN。=


评论(8)
热度(189)

© 毒素扩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