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igo/小i
此处用来存放一些魔兽世界/守望先锋/侠客风云传/小排球相关闯作。感谢一切鼓励和挽尊。如果肯留言指出缺点我会更开心,想不断进步^^

杂食,食物链内可拆不逆,注意避雷。

[守望先锋][源藏]吻

*警告:存在过去捏造和设定捏造。有BUG全是作者的锅。

*原本只是想写个弟弟在爆炸中保护了哥哥被炸得肢体残缺的段子,没想到 @凶星 提议的吻面罩实在太萌,擅自加上了,感谢无私供梗。


           by Indigo





爆炸发生的那一刻源氏脑中瞬间闪过四十九种躲开的路线,可他偏偏毫不犹豫选择了最蠢的那种。

他第一次从心底感谢这副该死的机械身躯,这让他能死死摁住被压在身下的半藏试图挣扎的手。

“别动!”他气急败坏地——他多久没这样了?——朝他吼,面罩下的电子音很快被骤然响起的巨大轰鸣声吞没。

透过嵌在面甲上那片幽绿色的屏幕,源氏看见兄长被痛苦与愤怒扭曲了的面容。震耳欲聋的爆炸声里,他听不清半藏用力回扣着他的手指朝他回吼了什么。他还是想要读他的口型,想弄明白他留给他最后的话语,目光却在他嘴唇上那些干燥的细小纹路间流连不去。

“假若还能碰一下就好了……”

巨大的冲击波传来,电流被切断的痛苦席卷全身,他并没未意识到自己怀抱着怎样可笑的念头直直沉入黑暗。


***


源氏清醒过来时,第一眼看到的是半藏的脸。

他看起来很糟糕,灰头土脸的,从发丝到鼻尖都蒙着一层被冲击波溅起的浮灰,左脸还沾着不少刚才被自己摁在身下时蹭上的泥土。

不过还好,没有伤口。源氏在心底出了口气,又瞄了一眼半藏的眼睛,想,这可真是一个意外收获。要知道,尽管距离他们再次并肩作战已过去两个月,这却是他第一次有机会这样近距离地观察兄长的脸。可惜面罩阻隔了他的表情,那小小的喜悦只能化为他胸腔里发出的电流声。

重逢以后源氏和半藏的关系就陷入了一个尴尬的境地。虽然他们都试图尽力弥补,但横亘在两人之间的时光还是带走了许多不可挽回的东西。

有时源氏甚至想过,倘若现在站在这里的是多年前的自己,情形会不会比现在好上许多。

早已逝去的往昔里,他浪荡不羁,不服管束,世间万物都不放在心上,唯一擅长的就是惹兄长和老爹生气。可把那时候的他扔到现在,至少能说出几句俏皮话什么的,而不是这样傻躺着。

至少那个他知道该如何让眼前的人笑一笑……


源氏无法形容半藏现在的表情。

他花了好一阵子才弄清半藏是在叫他的名字,与此同时他也意识到自己失去了左耳的听力。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博士可以很快搞定这个。

然而当他试图抬起右手去抚平半藏脸上刻着的痛苦时,才终于从一阵浓重的烧焦味里意识到自己又报废了一条胳膊。断开的机械臂与肉身衔接的地方,露出来瘢痕遍布的断臂,还有几根电线不甘心地滋滋地冒着火花。

好了,这下他明白他兄长脸上那副死一样绝望的表情是从哪里来的了。

源氏想他必须要说点儿什么,证明他还活着。尽管光熄灭了,尽管他看起来不像还有呼吸的样子,但他还活着。从很久以前开始就这样,不是吗?


“抱歉……我……”

源氏还是如此笨拙地开口了。话一出口就想咬掉自己的舌头,如果他还有舌头的话。

该死,电子声带想必也受到了损坏,听起来就像被刀子划破般难听。

半藏还是一动不动,低低垂着头,紧紧抱着怀中的源氏,或者说抱着目前仅存的半个源氏。

痛苦在他的五官里具象化成了一层膜,使他整个人的面目都变得模糊不清起来。他好像费了好大的劲儿才发觉源氏讲的话并非源于自己的幻觉,急忙俯身贴着他的侧脸问,“疼吗……?”

“完全不。”源氏飞快地接茬,“那些地方的神经早被烧掉了,毫无感觉。”

他疑心自己又说错了话,因为半藏眉皱得更深了。他伏下身,伏在源氏毫无起伏的胸腔上,哑着嗓子一遍又一遍重复,抱歉,抱歉。

源氏起初还故作轻松地回答,是我硬要保护兄长的,不是你的错,博士可以很快修好,不要担心,诸如此类的安慰句子。

直到有那么一刻他忽然意识到,从一开始,半藏就不是在为这件事道歉。

从一开始,他的哥哥就不曾原谅过自己。


透过右耳浑浊不清的听力,他听见那个人有些哽咽的声音,

“我还以为会再次失去你。”


时光瞬间倒转回多年前的雨夜。

胸口的伤早已被更多疤痕代替,可这一刻他还是感到一阵锥心的剧痛传来。

随着半藏贴着源氏胸甲翕动的嘴唇,他能感到金属传来的细微震颤。

源氏想,倘若他还是人的话,也许现在就能用皮肤感受到他是不是在哭。

可他毕竟不再是人类了。


然而,总还有一些好的部分留了下来。


他们共同的错误毁掉了他的过去。

他不能再让它毁掉他们的未来了。


他不是正是为了这个才来到他身边的吗?


想想那些金色的时光,他对自己说。想想那些好日子,那些支撑你接受了改造的回忆。

他飞快地回想起他昏迷前的意识,想到那个人嘴唇的形状和触感,还有他尚未听清的话语。

思绪的片段很快向更远的过去追溯。

某一次醉酒睡着了,醒来发现脸贴着那人背部的温度;还有某次在游戏厅被抓到,被拧耳朵可真疼;他教他剑术时,牢牢握住过他的手……还有一次,还有一次,他望着他,他说兄长的眼睛真好看啊。然后他尝到他嘴唇的味道。

花村的樱花总是开着,风掠过枝头,像卷起一片粉色的雪。

源氏清清喉咙,努力压下胸腔里芯片因为短路不断传来的微小火花声。


“好了好了,”源氏小心地掌握好力道,用仅剩的左臂拍拍兄长的肩膀,“我又一次保护了公主,总该有点通关奖励吧?”

他在心底扯开一个微笑。

如果半藏看得见,他会看到,那是一个真正的、属于源氏的笑容。


半藏愕然,怔了半晌,似乎费了一番功夫才消化了弟弟话中的含义。

他猜测如果摘下源氏的面甲,也许那双熟悉的眼睛里,正闪烁着狡黠的光芒,是他少时跟他一同挤在沙发里彻夜通关游戏时才会有的笑容。


“你想要什么?”

于是半藏也笑了,尽管那个笑容带着一丁点苦涩还有更多的说不出的复杂情绪,微微泛红的眼眶又增添了几分悲情的意味,他抬手揉了一把源氏本该是发心的头顶,用这个熟悉的动作告诉他自己懂得了他的暗示。


“那么现在,你愿意给我一个吻吗?”


良久。

只见浪人俯身,被弓磨出茧子的手指精准地找到怀中人原本该是嘴唇的部位,然后低头,轻轻吻了吻弟弟泛着金属光泽的面甲。


=FIN.=

评论(18)
热度(507)

© 毒素扩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