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igo/小i
此处用来存放一些魔兽世界/守望先锋/侠客风云传/小排球相关闯作。感谢一切鼓励和挽尊。如果肯留言指出缺点我会更开心,想不断进步^^

杂食,食物链内可拆不逆,注意避雷。

[守望先锋][源藏]光

*速撸小段子!没啥剧情!CP源氏x半藏,不拆不逆。

*灵感是根据动画里半藏只对机械人放了箭,对其他两个守卫用的都是体术这一点,猜测半藏可能不太喜欢机械人,如果猜测有误,都是作者的锅,不要责怪哥哥。


          by Indigo



源氏睡着后是悄无声息的。

白天,每当他活动身躯时,半藏总疑心自己能听到在他被金属包裹的躯壳之下,机械精密配合发出的窸窣声。如今那仅存于幻觉中的声响停了,连面甲上那幽绿色的荧光也渐次熄了下去。整个房间沉浸在一片无垠的黑暗中。

半藏凝视着弟弟毫无起伏的胸膛,一种潜伏已久的恐惧从心底蔓延,很快攫取住他。

没有光,没有呼吸声,也没有属于人体的温度。仿佛此刻躺在自己身边的,不过是一具没有灵魂的金属罢了。

被这种危险的想法蛊惑着,半藏犹疑地向前伸出手去。


冷的。


过去千百个日夜里,他也曾在梦中一次次触碰眼前人的面颊。不同的是梦里有恨,有刀光剑影,有弟弟不甘心的眼神,还有不断从他伤处流出的温热的血。而现在,这一切多已被眼前这具冰冷的躯壳覆盖。鲜有血液,更遑论温度。


多年以来,半藏在颓唐中荒废着人生,又心甘情愿被如此浪费。

噩梦般挥之不去的愧怍与悔恨中,这位浪人形成了一种特有的、固执又可笑的逻辑:似乎自己的境况越是糟糕,就越能在祭奠那人的在天之灵时获得一丝安慰。

与源氏重逢之时,半藏曾一度以为这一切苦难终于抵达了终点。而每个夜晚,每当源氏这样在他身边仿若死去般入睡时,深埋已久的歉疚便会变本加厉地反扑回来。


他知道是自己。是自己酿下的大错,亲手将弟弟变成了如今非人非鬼的怪物。

健全的灵魂总是宿于健全的肉体中。

他不知源氏保留了多少人的部分,也从未疑心过那副冰冷的躯壳里关着的不是他的至亲,但当一个活人被生生禁锢于那副冰冷的机械中时,他的灵魂又怎能不饱受煎熬?

即便二人纠缠在一起时,源氏也从未摘下过他的面甲。半藏不知是他不愿,还是不能。偶尔源氏会露出他的双眼,像他们第一次重逢时那样。那双眼睛仍旧是他再熟悉不过的模样,里面盛着的情绪,却不再属于那个容易被读懂的浪荡少年。

半藏知道,时间之神在每个人的身上都投下了影子。

而他所能做的,唯有深深地回望他的眼睛,望向他们一同失去的时间,还有他裸露出的皮肤上,纵然是时间亦无法抹平的伤疤。

现在,那双眼睛也同样被覆盖在毫无生气的金属之下。倘若源氏醒着,那副盔甲便会散发出幽幽的荧光。


『在那样的视角下,你所观察到的,又会是怎样的世界?』


良久,半藏正要抬起手,却被一支冰冷的触感直直抓住。

骤然浮起的幽绿色的荧光瞬间照亮阗然黑夜。

源氏不知何时醒了。


“怎么?”

源氏抓着半藏落在自己面甲上的手不让他趁机移开,隔着头盔被机械扭曲的电子音扩散在空气中。

“你厌恶的人变成了你厌恶的样子,还真是抱歉啊。”

“我没这样想!”

半藏气得磨牙,本能想打又下不去手。自从知道眼前这个讨厌的机械人是自己失去多年的至亲后,他再也没对对方动过一次手。但他方才真是大错特错了,这家伙一点儿都没变,还是深谙如何仅用一句话激怒自己的手段。

“那兄长是怎么想的?如今这样,只是一种赎罪吗?”

源氏抬抬下巴朝半藏裸露的胸膛点了点,讥讽道。那里还留着先前荒唐时留下的痕迹,红得刺眼。


半藏怔然。

为何会变成如今的情形他也说不清,但他从一开始就没指望过能得到救赎。

纵然如今源氏回来了,他早已得到宽恕,也从未有一刻原谅过自己。只要源氏仍以这样古怪的形态活着,他就永远不会停止自责。这样说来,他竟是希冀源氏死去吗?不,绝不!倘若能用他的死亡来换弟弟存活于世,那么便是身死千次也不足惜。

——然而,“死”这一字对于他这样的罪人,实在是太轻松太寻常的责罚了。他所担负的,是比源氏所能感受到的罪责更为深重的……

唯有活着,那份罪责才能经久不息地羞辱他,折磨他,拷问他。而也正是在这样无尽的折磨里,他的良心,或许能在那么一瞬间,感到一丝安宁。


他救不了源氏,也救不了自己。

从一开始,他就无法拯救任何人。


不知是否猜到了兄长的想法,源氏在半藏漫长的沉默中摘下面甲,久违地,露出他身上仅存的属于人类的部分。

于是半藏那只从刚才起就被源氏紧紧握住的手,第一次真正触碰到了弟弟的脸。


半藏粗糙的手指磨蹭着弟弟面部的皮肤。被瘢痕覆盖的、凹凸不平的皮肤下,属于“人”的温暖源源不断地流出,透过指尖的神经,一点点传递到他心中。仿佛在真切地告诉他,他与那些冷冰冰的机械是不同的。在那毫无生气的躯体下,燃着一颗值得尊重的灵魂。无论变成何种模样,他一直是他独一无二的弟弟。

比血缘更加深厚的羁绊,甚至不会因死亡而被斩断。

一直是,永远是。


半藏犹疑片刻,终于无奈地扯开一丝笑容。

然后,再一次地,抱住眼前人。

就像许多年前,有个烦人的小家伙吵着睡不着钻进他的被窝里要个睡前故事时那样。


冰冷的金属贴上胸口的皮肤时他本能地颤了一下,却没放开手。

金属是缺乏温度的物体。

也正因如此,它应该会很容易染上人的温度吧……


他们闭上眼睛。


最后一丝光也熄灭了。

黑夜重归寂静。



『就这样一起沉下去吧……』



=FIN.=

评论(16)
热度(244)

© 毒素扩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