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igo/小i
此处用来存放一些魔兽世界/守望先锋/侠客风云传/小排球相关闯作。感谢一切鼓励和挽尊。如果肯留言指出缺点我会更开心,想不断进步^^

杂食,食物链内可拆不逆,注意避雷。

[侠客风云传][蓝婷x黄娟]殊途

给笛笛子傅任谷荆同人本《天下无双》的G文

CP:蓝婷x黄娟


殊途

                    by Indigo


一。


黄娟入教的时机比蓝婷晚上许多。

彼时,蓝婷也不过是十三四岁的年纪,已然是前任教主座下首席弟子。

她天资聪颖,又胆大伶俐,纵然教中群芳争奇斗艳,也依旧是最显眼的那枝。

时常有旁人不加掩饰地揣测,假以时日,下任教主之位非她莫属。

蓝婷却不甚在意,于她而言,关心那把椅子是热是凉,还不如看着瓮中的蛊母炼成与否来得有趣。


黄娟就是在这时候出现的。

那是个寻常日子,苗疆的天气,若非阴雨连绵,就总是风和日丽的。

日头正高,掩在浓荫中的毒龙教大堂却甚是凉爽。

窗口送来一阵凉风,正窝在蓝婷臂弯中的白兔似乎觉察到行将到来的危险,机敏地抖抖耳朵,又往少女怀中拱了拱。

“乖,莫怕莫怕。”

眉眼灵动的少女言笑晏晏,纤纤玉指轻柔梳理着白色的皮毛,如同安抚饲养多年的爱宠般亲切自然。

眼见怀中物什渐渐消了不安,她打开手边放着的小盅,随手捡了一粒便喂进那三瓣唇中。

白兔微微翕动着鼻头,似乎没嗅出什么异状,不消片刻,便全都吞入腹中。

蓝婷满意地笑笑,又轻轻挠了挠它头顶的绒毛,似乎在夸赞它的乖巧,然后起身将兔子放还地面。

“乖,去吧。”

那白兔少了人的束缚,立马箭一样蹿了出去,奔向门外的天光。

只可惜,这抹白的色影子还没蹿出去多远,就突然一个踉跄,仿若被什么东西击中了似的,直直倒地,不再动弹。


这异状来得凶猛突然,一直沉默坐于大堂中央的女子对此却毫无惊讶之色。

“哦?”女子懒懒歪头,抬手支住半侧面颊,头顶银角缀着的白羽跟着她的动作微微摇晃。

“无色无味,即刻发作,这自然不错。”

被凤仙花染得艳丽的蔻丹有一搭没一搭敲着桌子。

“只是婷儿,”面若桃李的女子微微笑道,

“这类毒丸别说在苗疆,便是在我教中,少说也有十种八种。

婷儿如此灵慧,恐怕要给我看的远非如此简单吧?”

蓝婷闻言也格格一笑,那笑声若银铃般清脆,又带着点少女天然的娇柔,显得十分动听。

“自然不是。教主请看。”

她转过身,胸有成竹往那白兔殒命之处轻轻一指。

只见原本全身僵硬四脚朝天的白兔,竟如起死回生一般,又恢复了寻常模样。

甚至比寻常样子显得更有精神,正支棱着一双耳朵,翕动鼻翼嗅来嗅去。

女子见状大喜,不由得收了方才那副慵懒作态直起身。

蓝婷跟着又笑,这才脆生生开口解释。

“方才那一下不过是毒丸造成的假死。”

“现下,想必毒丸已在白兔体内融化,藏于丸内的蛊母也该找到宿主。”

“那蛊母以活血为食,要吃足足七七四十九天才会产卵而亡。”

“在此期间,为了不失掉宿主,它会教宿主看上去精神饱满,面色红润,颜色与精力皆更胜往日。”

“看着虽是起死回生,但一切皆因那蛊母在,也只是苟延残喘而已。”

“婷儿也知,当今世上此番毒药众多,解药亦是不少。

倘若谁身中此毒,大抵以为有了解药便能幸免于难。然寻常解药只解得了这毒,却杀不掉蛊母。

时日一尽,蛊母死,宿主亡。”

蓝婷说罢甜甜一笑,

“教主以为如何?比旁的那些劳什子有趣吧?”

这笑容天真烂漫,带了点儿邀功的得意,但更多的是漫不经心。

仿佛炼出这等杀人利器并非何等大事,只是她打发无聊日子寻些趣味的手段而已。

被唤作教主的女子起身来到蓝婷身旁,亲昵地抬手点了点少女光洁的额头。

“不愧是我的蓝丫头,将蛊藏于毒丸中声东击西,虚虚实实,这等细腻心思,除了你也没有旁的了。”

“只是你啊,身上还差了一点很关键的东西——”


正当时,门口传来的匆匆呼喊打断了教主的声音。

“教主!教主!不好啦!”

门外站着的也是个模样稚嫩的小丫头,神情甚是焦急。

“外面有个姑娘偏要硬闯进来!已经伤了好几个姐妹了,说是要见您呢!”

“她到哪儿了?”

未等教主发话,旁边站着的蓝婷眼睛却亮了起来。

她自幼入教,吃得了苦,天分又极高,不论毒术还是武功在同辈中都鲜少能寻得对手,日子也过得愈发无聊。

同辈爱她敬她,又嫉她畏她,到头来,表面的和睦下,竟连一个能交心的朋友都没有。

听闻有功夫高强的外人闯入,心底燃起的,竟是一丝期待。

毒龙教教主一直看着蓝婷长大,又怎回不懂自己这位散漫弟子的心思,便点点头答允道,

“去吧。”


二。


蓝婷赶到时,正撞上几个姐妹捂着肩膀倒在地上挣扎。

尚未成熟已颇有几分冷艳的少女扬起一把泠然的声线,

“现在带我去找教主给你们解毒还不迟。”

她肩头,毒蛇滑腻斑斓的鳞片在日头下反着光。

其中一条赤练觉察到生人到来,正转向蓝婷站的方向吐露信子发出嘶嘶的声响。

“你是谁?”

少女觉察到来客,转身不耐烦道。

“都说了,我找毒龙教教主,闲杂人等别来送死!”

她抖抖手中布满荆棘的长鞭,秀丽的眉峰挑成一个凶狠的弧度,显然没将眼前的娇俏少女放进眼里。

蓝婷不气反笑,从小众星拱月,这是她生平第一次被一个人看得如此渺小。

也同样是有生以来第一次,那颗厌倦世俗无聊的心被勾起了斗争的欲望。

从前对她来说不过是个称谓的教主之位,在那个刹那突然有了意义。

她十分清楚,倘若自己伸手去抓,就一定能拿到。

“方才倘若我从背后出手,眼下你已小命不保了。”

她应道,这一次没笑。

黑白分明的秋水眼里写满认真的神色。

“下任教主蓝婷,前来会你。”


最终,还是蓝婷赢了。

虽是赢了,却比从前轻巧取胜难上许多,白净娇俏的脸上头回挂了彩。

扭着不速之客肩膀将她摁在毒龙教大堂里时,蓝婷犹自回味着方才的打斗。

这人有趣,死了可惜。

水波盈盈的眼不自觉转了转,心里盘算着过会儿该如何替她求情。

被押在堂上那姑娘犹然如只高傲的水鸟,倔强地不肯低下脖颈,蓝婷也不迫她。

直至教主出现在堂口,只见原本带着戾色的少女骤然跪地行礼。

“小女黄娟,原是同南寨的人,此番前来有要事求教主相助。”

堂上的美艳女子饶有兴味地挑眉,

“哦?你打伤我众多属下,却说有事相求?”

跪着的少女将头埋得很低,样子恭谨万分。

“毒龙教守备森严,教主避不见人,黄娟不得已不出此下策,还望教主恕罪,黄娟愿受责罚。”

“传闻同南整寨都已被外族屠戮殆尽,没想到如今竟还有活人。”

毒龙教教主望见黄娟不由得抬头露出的惊愕眼神,又道,

“这又什么,只是不出门而已,这点消息,本座还是探听得到的。”

“你既愿领责罚,也好。婷儿。”

教主略微一顿转向一旁侍奉的蓝婷,“把你今儿个刚炼成的蛊拿来给她试药。”

蓝婷一怔,还是应诺,将毒丸呈了上去。


黄娟听她讲完这蛊毒的可怖之处,脸上竟毫无惧色,径直接过毒丸不待蓝婷阻拦便启唇吞了下去,然后冷笑一声,道:

“苟活于世,四十九天已然够长。倘若能为我族人复仇,黄娟便是身死百次也甘心。只是不知……”

她抬起头,目光灼灼燃在教主脸上。

“教主可愿信守承诺?”

教主颇为欣赏她这种直率狠辣的作风,面上一笑。

“你我本无约定,何来信守一说?罚你,不过是我教内规矩。”

“不过,我虽不能助你,你若是肯留下,将来做了教主,自会有复仇之机。”

“只看你有没有这个耐心与手腕等到这天了。”

教主说罢起身,留给堂上皆是震惊的教众一个慵懒妩媚的背影。

空气中一把懒洋洋的声线传来,

“婷儿,把解药给她,以后她跟你一起练功。”

谁人也没察觉,蓝婷低低“哦”了一声。

这应的,却不是教主的吩咐。


原来她名唤黄娟。

这样柔婉。

还以为,会是个更锋利的名字。


那就是她们的初遇。

那一次,黄娟输给了蓝婷,之后,还会输给她许多次。

然而她们之间的故事,却远不止计较输赢那般简单。


三。


后来,黄娟当真留了下来,也当真被教主带在身边,与蓝婷同食同寝。

教内流言四伏,人人皆道,下任教主之位的人选恐怕是换了人。

蓝婷依旧不甚在意。从一开始,她的心思就没在那个位置上。


蓝婷爱笑,黄娟却是不常笑的。

血海深仇她时刻未望,冷艳的眉眼间凝的是杀气,薄情的唇边抿紧的是恨意。

她犹如一个从尸体堆里爬出来的亡魂,不消说话,举手投足间就染满了戾色。

黄娟的毒术与武功放在同辈中也算难得的佼佼者,她目的明确,又肯吃苦,自然进步神速。

但比之天分极高的蓝婷,却往往失之毫厘。

越是努力,便愈是够不到,由是愈发不甘,便更加勤勉。

黄娟身上,始终有一种蓝婷不曾有过的东西。

这种东西犹如一块幕布,遮蔽了黄娟的目光,使她只能牢牢盯着前方,而无暇欣赏身旁的风景。

正是这种性子令蓝婷觉得十分有趣。

她并不偏爱胜利,却犹爱这人不肯认输时那不甘心的神色。

有时她甚至觉得,这是一种对胜者的奖赏,于是原本烂漫的性子也不由得收了几分,跟着认真起来。

两人处处较劲,常常是一人研制出新的毒药,另一个便想尽法子破除。

比试武功时也往往受伤挂彩,日子却不再无聊。


教主也早已觉察到蓝婷的微妙变化。

某日问安时,教主屏退了旁人,状似随意道:

“婷儿近日来比从前用功许多。”

“嗯……”

蓝婷不知如何应答,只得点头应声。

教主见她这般模样,轻轻叹了口气,又道:

“论天资,心性,手段,毒术,武功,你皆在阿娟之上。”

“我一直在等你来问我,为何当初会将她留下。你这般聪敏,想必早已领悟了。”

蓝婷心头一颤,长久以来萦绕心头那两个字脱口而出。

“她比我执着。”

“是了!你心里清楚得很!”

教主闻言一改温和神色,肃然盯住少女双眸。

“你处处优于阿娟,却独独少了一份执着。”

“看似有情,却最是无情。这世上可有你放在心尖上的人与事?”

“这教主之位,本座当然是属意于你,可若缺了这要紧的执着,你恐怕只会安于现状,又会将毒龙教带向何方?”

说罢,女子收回目光,又轻轻叹了一口气。

“阿娟这丫头,坏又坏在太过执着了,我有意拖着不让她复仇,原本就是想磨磨她的心性。”

“只可惜江山易改啊……刚极必折,这般争强好胜,终会惹出乱子的。”

“若是能以你的资质,配以阿娟的执着,自然最完满不过,我毒龙教成为一方霸主亦指日可待。可这世上,哪里有完人呢?”

“我的时日不多了,婷儿,答应我,今后不论你俩谁做了教主,都一定要相互扶持。唯有如此,方能兴我毒龙教百年基业!”

这番推心置腹说得格外恳切,语气也越来越温柔,到最后,竟似长辈临终前对后辈的托付。

当今毒龙教教主过去曾是药人,炼就了百毒不侵的身子,却也因此比寻常人短命。

不过而立之年,虽看上去依旧风姿动人宛如少女,内里已是风烛残年。

也由此毒龙教在她这代一直避世,不愿介入世俗纷争。

蓝婷望着教主若往常般婀娜的背影,想到很快便再也见不到这人和这样的笑了,不由得喉咙发紧。

最后平素的伶牙俐齿竟一股脑不见了,什么都说不出来,只是哽咽着唤了一句,

“教主……”


四。


又转过一年,桃花开时,便到了下任教主试炼的日子。

苗疆不讲究什么及笄之礼,只要有才能就能服人。

参加者犹如过江之鲫,数轮比试下来,却像浪淘沙般,剩不下几人。

等到了最后最艰难的环节时,只余蓝婷与黄娟二人了。


最后的试炼与寻常比试不同,地点设于毒龙教圣地。

圣地藏于人迹罕至的深山之中,瘴气四伏,野兽出没,毒虫凶猛,是座天然而危险的迷宫,倘若一不小心就可能尸骨无存。

除此之外,圣地还被历任教主设了重重机关保护,少有人进去了还能全身而退。

而能跨越重重试炼,最终取得位于圣地深处的毒龙教护符平安归来的人,便有资格成为新的毒龙教教主。

那些凑热闹的教众就算能挺过先前的比试,到了这里,大多也都打起了退堂鼓。

换句话说,想要真正坐到那个位置上,非得有赌上性命的觉悟不可。


当蓝婷与黄娟站在存有护符的圣地秘匣前时,皆已是精疲力竭。

两人沉默着望着咫尺之遥的匣子。

那里面,她们这一路艰辛的终点正悄然等待着。


蓝婷轻咳一声,暗自咽下喉头涌上的腥甜。

此前她与黄娟被困泥沼又身中剧毒时,是她强行催动内力帮助二人脱困。

如此以来,反而加重了毒药发作的速度。

那时,她将能解百毒的毒龙圣药给了黄娟。

“……有个秘密一直没告诉你。”

“其实……教主是我阿姐,所以这毒龙圣药,我想要多少都不费力。”

她这样面不改色地说着谎,只见黄娟紧蹙的眉头慢慢舒展开。

是了,如果教主是蓝婷的长姊,就不难解释为何教主一直对她偏爱有加,似乎一切都变得顺理成章合情合理起来。

“阿娟不肯吃也无妨,到时候拿到护符,少不得又得争斗一番,你中了毒,倒是省了我几分力气。”

“不过无所谓啦,反正我总归是要赢的不是么?”

内心十分清楚黄娟的脾气,蓝婷又笑眯眯地拿话来激她。

“胜负未分,你可别得意的太早。”

只见对方秀丽的眉毛顿时又拧了起来,当即把药丸含进口中服下。

蓝婷这才放下心,暗自长出一口气。

尽管她骗黄娟道自己这里还有许多,其实多年以来,这圣药教主也只赏过她一粒以备不时之需。

那泥沼中的毒虽是难解,但她毕竟天纵奇才,几次发作已在心底揣摩出了大致配方。只是如今手边缺乏药材,不知还能不能撑到回到教中的时候。

可若要眼前这人因为中毒错失了复仇的良机,恐怕会抱憾终身吧。

黄娟从最初开始就与蓝婷不是一条路上的人,她背负着太多放不下的东西,靠骨血磨出的每一个恨字才走到今天。

虽然蓝婷平素最喜欢看她面临失败不甘心的样子,此刻,却不愿见这人的多年苦心终付流水。

她还是笑起来的样子最好看。

这么一想,自己身上受的这点苦,仿佛都算不得什么了。

教主啊,你此前说我未曾将任何人事放在心上,婷儿如今这般,可算是上心了呢?


回忆渐渐静止,良久,还是蓝婷先打破一室寂静。

“还要打吗?”

她问。目光带着点儿挑衅扫过黄娟肩上的伤口。

“自然。”

对方毫不犹豫立刻答道,狠狠抹净唇角的血迹,挺直身子。

“正合我意。”

蓝婷甜甜一笑。


五。


啪嗒。

蓝婷手中的藤鞭落在地上。

她倒退几步,终于支撑不住,倚着墙壁跌坐下来。

蓝婷又咳了一声,勉强咽下口中不断涌上的鲜血,面上却仍是笑着的。

她尽了全力,毫无保留,也不曾遗憾。

只能说时机不对,理应如此。天道酬勤未必是句空谈。

“是你赢了。”

她坦然道。


离她几步之外的胜者却没有丝毫的笑意。

那有些冷峻却秀丽的眉依然紧蹙着。

“我赢了。”

她没有看蓝婷,而是盯着自己手中的护符一字一句重复。似乎在感受它的温度,又像在确认什么已经发生的现实。

“嗯。”

所以这回你该笑了吧。

倚着墙上的少女柔柔地弯起眼睛。

剧毒发作带来的内力逆流,已经让她说不出多余的句子。


接下来发生的事却完全出乎蓝婷预料。

只见黄娟站在一旁,又凝神思忖了片刻。

此时此刻,一直凝在她眉眼间的杀气似乎散了,连同思绪也跟着飘飘荡荡,沉入深不见底的黑暗。

明明近在咫尺,却让人觉得她仿佛远在云端。

忽地,只见黄娟眉目一颤,仿若大梦初醒般,那熟悉的、带着些戾色的神情又回来了。

她回神,一把将护符狠狠攥进掌心,大步迈到蓝婷面前,居高临下地望着眼前人。

逆光的角度模糊了她的神情。

“我比你强。”

蓝婷听见自己熟悉的、一贯的冷淡声线,还是那样锋芒毕露,一针见血。

然而这次,在那冰山之下却又好像隐隐涌动着什么东西,而她已经无力分身体察。

“所以,我来做护法。”

什么?!

这句突如其来的转折令蓝婷难以置信地睁大了眼睛表达自己的惊讶。


“护法理应比教主更强。”

“你连我都打不过,又让我如何敢信,今后你能做我的护法保护我?”

她说着,终于露出一丝笑意。

那笑容很浅,带着一点细小的却难以掩饰的得意挂在唇角。

那是属于胜利者的笑容,又带着顿悟后的明澈,显得绝不仅如此简单。

却已明媚的仿若初春三月的阳光,照得蓝婷无法移开视线。

“还是换我来吧,蓝大小姐。”

“你这个人啊……没有那么多私欲……应该会将我教带去更好的地方吧……”

兀地,她似乎想到什么,神色一变,目光又凌厉起来。

“但你可记好了,这位子,是我黄娟给你的!”

“倘若敢胡来,别怪我不客气!”

说罢,她蹲下身,向蓝婷伸出手去。

这是悬崖脱险后,她第一次主动向她伸出手。

“走吧,蓝教主。”


蓝婷跟着笑了笑,想要抬手去抓,最后却身形一歪,无力地闭上眼睛。


意识陷入黑暗前,她望见的是一个春日的午后。

彩蝶绕着清泉翩翩飞舞,池水倒映出少女婀娜的影子。

黄娟挽起湿漉漉的头发,那天她心情很好,难得主动与蓝婷交谈。

“等我当了教主,就先替我族人报仇雪恨,再与苗疆其他部族结盟,一同向中原进军,振兴我教,成就一方霸业!”

这番话说的天真却豪迈,但没得来身后人任何回应。

黄娟等了一会儿,终于等的不耐烦了,偏头甩给她一个侧脸。

“你呢?你就没什么想要的吗?”

蓝婷盯着眼前人被池水打湿的后背,那两片瘦削的蝴蝶骨凸起好看的弧度。

池边百花缭乱,春日暖风醺人,她闭上眼,细细分辨着空气里的香气,最后慢吞吞地回答,

“若是我做了教主啊……”

也只是奢望,这样宁静的日子,

永远,永远继续下去。



=完=


评论(2)
热度(28)

© 毒素扩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