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igo/小i
此处用来存放一些魔兽世界/守望先锋/侠客风云传/小排球相关闯作。感谢一切鼓励和挽尊。如果肯留言指出缺点我会更开心,想不断进步^^

杂食,食物链内可拆不逆,注意避雷。

[侠客风云传][谷荆]盗墓AU段子

真的不想再写东西了!然而氢太的图,实在太萌了,怎么能让这样的粮仓饿着!!爱护画手太太,人人有责!于是又写了同设定的段子……

原设定属于 @三双筷子一个盘 

原设定:在此


一个没有大师兄正面出场的谷荆段子


荆棘熟门熟路地锁好门,轻手轻脚摸出房间,不料正撞上一把娇俏的声线从天花板上直劈下来。

“哟,二师兄,大白天的,这么鬼鬼祟祟是要去哪儿啊!”

换作旁人,定是会被眼前倒垂着的、瀑布般的青丝狠狠吓上一跳,以为自己白日撞鬼了。

但红发青年这些年来早已见怪不怪,相反,他迅速冲上去朝倒悬的“贞子”狠狠比了个噤声的手势。

“嘘!你小声点!!不知道师兄在工作吗!”

“什么怕打扰大师兄工作嘛。”

少女低低咕哝了一句,明若秋水的杏眼狡黠地转转,接着,身轻如燕般从房梁上落到地面。

换作旁人,任谁见到这只红发猛兽生气的模样,恐怕也会退避三分。

然而不巧,正如荆棘对王蓉的了解一般,师妹也几乎在转瞬间就猜出眼前人不过是虚张声势。

只见两只水葱般的纤纤玉手往腰间一掐,少女不甘示弱地狠狠回瞪着比自己高出一大截的健壮身躯。

“师兄好了伤疤就忘了疼?上次的事过了,还不肯长记性吗!”

“你什么意思?”

荆棘眉间的沟壑夹得更深了,语调也不由得被少女带着拔高了几节。

“我什么意思师兄还不清楚?”王蓉轻轻一笑,目光直刺荆棘身后,“要不你打开那个背包,我给你解释解释?”

“啐。”

红发青年低低骂了一声,登时泄气不少,心知瞒不住了,原本一无所惧的气焰也一下子弱了几分。

王蓉见劝说有望,连忙趁势追击,“二师兄,你不听我们劝就算了,可是大师兄呢?你知道上次你浑身是血地回来,昏迷的半个月期间,大师兄是怎么过的吗……”

“我……”听到“大师兄”三个字,荆棘身子一僵,犹如一条被掐住七寸的蛇。

“……我当然知道啊。”他往后一靠,贴着墙,凝成个有些颓丧的姿势,眼睛盯着天花板后的虚空,仿佛那里写着什么答案似的。

“可是你让我怎么办?”

沉默片刻,王蓉听见师兄一声低低的叹息。

“‘那件东西’有多重要,你不是不清楚,多让它在下面放一天,被歹人抢先一步夺走的可能就越大。”

相识数年,王蓉几乎是头回听到自家刻薄的二师兄一口气说这么多话。

“甭管老头子当年身手如何,如今这么大年纪肯定是指望不上。你一个姑娘家,自然不能让你去。未明倒是有点斤两,但斗里的情况相当复杂,他一个毛都没长齐的臭小子担得起重任吗?”

“至于师兄……”

荆棘似乎想起什么,顿了顿,唇角勾了个自己全然没意识到的弧度,

“他那样的人,怎么能为这种事脏了手。”


王蓉一番伶牙俐齿完全派不上用场,万万没想到最后被驳得哑口无言的人竟是自己。

只得不甘心地咬碎一口银牙,原本娇俏的声线染上了哭腔,

“二师兄……总还有别的办法的……你别走,留下来我们一起想想办法好吗……”

若是平时,平生最怕女儿家哭的红发青年一定慌了手脚,手足无措找纸巾帮少女拭泪。

然而眼下他心意已决,全然顾不上这些了,只是像对待生死同道的哥们般用力拍拍师妹的肩膀。

“来不及了,他目前的情况……等不了了。”

肩膀不停耸动强忍眼泪的少女闻言又狠狠一颤,她当然明白荆棘指的是谁。

越过这道墙,他们最最珍视的那个人,此刻一定还在屋子里,戴着眼镜,认真研究新近委托的风水勘测结果,对即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无所知。

“跟未明说,我不在的时候,家里托他照顾了。要是我回来发现家里出了什么岔子,就等着尝尝我的新刀法吧!”

荆棘最后终是看不下去,一只缠满绷带的手狠狠揉了把少女浅色的头发。

“哭什么,又不是不回来了。”

“信我,嗯?”

他扯开一抹得意的笑容,转身离开。


“二师兄——!”

少女朝他的背影伸出手去,却扑了个空。

逆光的角度模糊了荆棘的轮廓,她只看到那个背影潇洒地朝自己挥挥手,仿佛在说不必再送。

而随着大门吱呀一声合上,那头显眼的红发,终于完全消失在灰白的天光与无尽的未来中。


=想哪儿写哪儿没售后=


评论(4)
热度(17)

© 毒素扩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