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igo/小i
此处用来存放一些魔兽世界/守望先锋/侠客风云传/小排球相关闯作。感谢一切鼓励和挽尊。如果肯留言指出缺点我会更开心,想不断进步^^

杂食,食物链内可拆不逆,注意避雷。

[侠客风云传][燕陆]艳鬼番外试阅

艳鬼番外试阅


* 原创角色、第一人称预警


河灯

       by Indigo


=A面=


我遇见我师父那天是个七月十五。

中元节,河边挤满了来来往往的男女,争相把载着烛火的花灯推入水中。

我抱着一捧扎好的河灯,穿梭于拥挤的人群中,见谁手上还空着,便硬塞过去一盏,强要人家买了。

这时候来河边的多是善男信女,谁不想为家人求个冥福,出手也大都慷慨大方,期间虽少不得挨几句没好气的骂,也算收获颇丰。

我正得意,盘算着下个月终于能吃上饱饭,就算老板娘还克扣着工钱迟迟不发也能撑得住,一时喜不自胜,连在人群被嬉闹而过的孩童急急撞了一下都全然没有在意。

许是上天要惩罚我在这悲切的日子里独一份的得意忘形吧,又走了几步,才发觉不对劲儿。

上下匆匆一摸,心头不由一凉,果然,别在腰间的荷包不知所踪,而那几个摸了我荷包逃走的小贼早就跑不见了影儿,


我愣愣地站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眼前是氤氲着雾气的水面,雾气被盏盏河灯映得发亮,模糊了一张张虔诚的脸。

人们匆匆碌碌,从我身边经过,谁也不知哪个的背后如何苦楚,谁也不知我心底的绝望。

我发狠又泄愤似的将怀中没用的河灯狠狠掷在地上,那弱小的火苗勉强挣扎了一下,很快便被夜风统统吹灭了。

善男信女脸上的神情此刻在我眼中都成了莫大的讽刺,那时的我凭何都想不明白,看不见摸不着的亡魂怎么会比实实在在的铜板儿来的有用。

倘若地府真能听到阳间的祝祷,为何素未谋面的父母从不曾庇佑过我安宁。


我想哭,又觉得万般心酸,竟连泪都流不出了。

正欲泄气地又狠狠往那灭了的河灯上踩上一脚,忽听得一个淡漠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死物而已,欺它做甚。”

我猛吸了一下鼻子转头,没好气地回答“不关你事”,却在看到来人时生生地咽下了所有的不满。


站在我面前的这位陌生男子,白衣胜雪,满鬓清霜,衣袖无风自动,自有一派出尘脱俗之感。

若不是他生着一张属于青年人的清俊面容,我还以为自己撞上了什么得道成仙的老道。

我正发愣,只听眼前的仙人又开了口,嗓音比方才还要冷上几分。

“收好。”

他惜字如金,仿佛多蹦一个字简直要了命似的,把手中物什往我怀里一推就转身离去。

我抬手接了定睛一看,可不正是刚刚被那几个畜生窃走的荷包!满满当当的,竟好像比先前还沉了些许。

“上仙!!”

我赶忙追上前去。

他步子很快,足下有风,飘然混入人群,一眨眼就看不清了。

我只得越跑越快,眼睛死命盯着那抹出尘的白影,唯恐再慢一步便无数去寻。

心下一急,脚下便出错,一不留神竟被狠狠绊了个跟头。

完了。

我闭上眼睛。

看来老板娘说得对,人要认命,下等人便做好自己的本分,别整日做梦想那出头之事。

便是志存高远,也需天意成全。

还是回去罢,心思再伶俐又有何用,后院还有几担柴等着劈呢……


我睁开眼。

模糊的视线里映进一人微微拂动的衣摆,白得像一捧天山上的雪。

我一时惊愕,竟忘记了疼,也顾不得眼下自己何等狼狈,向前爬了几步死命抓住这仙境出岫的白云,决然喊道,“上仙!!!请收小的为徒!!!”

谪仙脸上的神情丝毫未变,他静静地打量了我半晌,最后只说,“起来罢,地上凉。”


那就是我第一次见到我师了。


***


我的师父,是个怪人。

师父姓燕,单名一个宇字。恰如其分,写尽他眉目间的浩然之气。


后来,我才发觉,我的师父并非什么仙人。

他原本师从某个我没听过名字的世外高人潜心修道,后来不知何故,竟自逐师门,云游江湖至今。

我不知他生辰几何,似乎能得道却不入,由是鬓已霜白,眉眼依旧清澈。


同样又过了很久,我才知晓那天师父出现在河边的原因。

那满河辉煌的灯火里,竟也有他点燃的一盏。

原来哪怕修行至此,也依旧会有记挂之人。


我还记得我拜他为师第二年的七月十五,又是中元节,我随他去放河灯。

拜燕宇为师之前,我本不信这些。那时见师父举动也十分随意,不似郑重其事的样子。

不过是花几文钱买来花灯,推入河中,然后静静目送它远去,直至融入一片光海,随江而下,再也分辨不清。

彼时我尚年幼,不过十三岁的年纪,也还未修成沉稳的性子,一刻也闲不住。

见师父伫立在河边目送水灯远去的样子比往日还要沉默许多,看在眼里,心底不知怎么只觉得万分难受,便忍不住打破了那份宁静。

“师父师父,我听说,这河灯若是沉在水底就说明所托之人已经投胎,若是漂着,就一定还在地府受苦呢。”

话说一半我不禁咬了一下舌头,暗道自己没眼色,方才他放的那盏河灯,可不是就一直漂到看不见了呢。

师父仿若未闻,一直静静凝视着那片越来越远的光芒,神情竟是我从未见过的温柔,仿佛在注视着谁含笑的眼睛。

我见他不在意,赶忙想法子挽回方才的失言,又搭话道,“不过刚才有位姊姊跟我说,这入海之处连着黄泉,只要心诚,河灯定能漂进地府,来到亲人身边的!”

我见他还是毫无反应,急中生智,当下拍了自己的头一下惊叫道,“哎呀!糟了!”

“嗯?”

我那向来冷淡不爱理人的师父这才转过头来,淡淡望着我。

与他相处一年,我早读的懂这眼神的意思是催我有话快说,忙不迭道,“那姊姊还说,需将许愿之人的名姓写在纸条上放入花灯内,地府的故人收到才知是谁!师父你刚才忘记附上名讳了!这可怎么办啊!!”

我转述这些闲话,原本不过是想引起师父注意,打消这股莫名哀伤的气氛,可话一出口,自己也不由信了几分,当真急了起来。

却见师父毫不在意地转头,目光重又落向那片渐渐沉入黑暗的灯火,良久,唇角勾起一个清浅的弧度,轻声道,

“不会。他知道。”


最后一丝光也消失了,水面重新归于幽暗。

连同我师父的面容也笼在无边黑暗中。

他总是紧闭的唇边,我从未见过的、那昙花一现的笑容,仿若只是我少年之时记忆中的一场幻觉。



(2171字试阅部分到此结束,其余部分会在本子中放出)

(五月初会放出本宣,到时候请大家多多支持呀>口<)



猜谜时间:

B面会是谁的视角呢?

第一个猜中的人小i给你一份小礼物。

(并不会有人猜)


评论(6)
热度(19)

© 毒素扩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