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igo/小i
此处用来存放一些魔兽世界/守望先锋/侠客风云传/小排球相关闯作。感谢一切鼓励和挽尊。如果肯留言指出缺点我会更开心,想不断进步^^

杂食,食物链内可拆不逆,注意避雷。

[侠客风云传][燕陆]艳鬼38-39

叫我日更i!(到现在都没人这么叫,生气)

他们终于又开始谈恋爱了!我真高兴啊!


37-38→这里



38.


陆少临始终紧握着燕宇的手,一直待到他呼吸平稳后才起身端药。

夜已深,住店的人大多歇息了,站在楼上向下望去,值夜的小二正靠在桌边睡得香甜。

陆少临犹豫片刻,还是抓起桌上的笠帽往头上一扣。

幅缀于帽檐四周的黑纱抖落而下,遮住他苍白的脸,也掩盖了额前怪异的凸起。


那日他背着浑身是血的燕宇奔波于城中寻医问诊时,并未注意到自己如今的形容是如何可怖。

直至将燕宇安置在客栈中歇息,才从面如土色的掌柜眼中窥见怪物的模样。

换作平日,陆少临定能耐着性子好言相劝,纵然是再不寻常的样子,也能教人放下戒心。

可那时他一心只记挂着燕宇,哪顾得上旁人眼光,回过神时,手已经扼住了对方的喉咙。

银锭扔在桌上,一双眼翻成血色,他毫不掩饰周身戾气,直截了当威胁道,“不想死就闭嘴。”


陆少临深知,发生变化的绝不仅仅只是自己的样子。

有一扇门打开了,门后的路通向无尽深渊,他将一只脚迈了进去,就再也拖不出来。


药早已在后厨备下,灶台上一簇小火一直温着。

回到房内,手中碗还是烫的。燕宇正熟睡。

陆少临心里却是慌的,三步并作两步飘到床边,小心俯在他心口听了又听,这才信了对方只是安睡。

燕宇昏迷的日子里,他几乎彻夜难眠。疲倦至极时,也不过是握着他的手假寐,生怕一不小心醒来,面前就是一具再无声息的躯体。

燕宇这样的善人与他不同,断不会受到他这般天罚,倘若咽了气,天地间便真的再无处可寻。


又到了连日来每天最难熬的时候。

陆少临将碗中药汁放到唇边吹凉了,含住一口, 俯身到床边捏住燕宇的下颌,小心将嘴唇覆了上去。

灵巧的舌尖没花什么力气就轻易撬开了床上人的牙关,几日的习惯,对方甚至在沉睡着也无意识地配合着陆少临的动作。

他尝到燕宇柔软的嘴唇,在这温暖的皮肤之下,鲜活血肉散发出的香气萦绕在他鼻尖。

喉头忽然窜上一阵干渴,他听见饥饿的流沙声窸窸窣窣在自己颈下涌动。

已然太迟了。

这个人,眼前这个人,他不止贪图他的吻,他的精气。

他还想要他的眼,他的血,他肉里的白骨,要他的全部……

已经……太迟了……

眼看原本清澈的眼仁又泛起戾气,陆少临猛地退开,狠狠咬住自己的舌尖。

口中骤然传来的剧痛疼得他一阵头晕目眩,这才强迫自己集中神智,又俯身艰难渡了几口,将碗中剩下的苦意一点点哺喂进去。

不过是小半碗药,却花了陆少临半天功夫。

他仔细拭净燕宇唇角多余的药汁,再直起身时早已冷汗涔涔。


39.


燕宇又睁开眼时,天光正亮。

陆少临似乎倦极,趴在床头陷入了小憩。

他不知守了多久,早顾不上打理自己的样貌。一头黑发乱翘着,发尾的小辫子也忘了绑,顺着肩膀凌乱垂下,看起来竟比从前长上许多。

燕宇疑心是自己看错,总觉得眼前人又比从前瘦了几分。

下颌显得越发尖削,一双含着万千情绪的眼如今静静闭着,透不出半丝戾色,反倒显出些许的稚气。

那只手却仍死死攥着燕宇的不肯松开,攥得久了,连原本冰凉的皮肤都染上了人的暖意。

发白的天光给他的俊俏眉眼勾了层柔和的轮廓,仿佛从很久以前就这样睡在燕宇身旁,从未离开过。

此情此景,令道士看得心下一片柔软。

他心思向来澄澈又黑白分明,做事前谨慎思虑,一旦认定便义无反顾,少有后悔,也自然少有伤怀的情绪。

然而此刻,他却不禁想起梦中那个戛然而止的雨夜。想起倘若陆少临不曾离去,他们会有的,也该是这样一个黎明。

尽管无缘得见,那也定会是很好很好的。

于是他就这么一言不发地望着他,像是守着易碎的珍宝。就这么静静看了一会儿。


陆少临睡得不甚安稳,燕宇刚有微微动作,他就像被惊动般倏忽睁开眼,抓着燕宇的手跳起身慌乱关切道,

“疼吗?哪里不舒服?我这就去请大夫。”

待到看清燕宇并无大碍,才终于松懈下来,揉揉眼,露出一个惫怠又惊喜的笑意。

“渴么?我去拿水。”

燕宇看着他一时无措的模样,跟着笑了笑。

这笑容甚是清淡,却静静浮在唇边没有消逝,连燕宇的双眸都泛着温柔的色泽。

陆少临有些怔怔地望着,犹疑自己尚在另一场黄粱美梦中,只见眼前人抬手,先是落到额前,小心触摸着那无法消失的鬼角,最后又滑至鬓边,轻轻梳理着他睡得凌乱的发丝。

“不急。”燕宇温声道,他想说日子还长着,你不用再这么急了,我们可以慢慢来。

然而后半句话犹如一块棉花般哽在嗓子里,无论如何也挤不出喉咙。

末了,只是埋在陆少临发丝里的指节又轻轻动了动。


陆少临这般心思七窍玲珑之人,略一思忖便领会了燕宇的欲言又止。

他覆住按在自己鬓边的手,自嘲似的低笑了一声,

“燕兄不必费心隐瞒,自己的身体,陆某清楚得很……”

然后带着点儿决然,对上燕宇的目光。

“还有多久?”


尽管燕宇在节骨眼上将陆少临的意识唤回了人间,然而几日来,被他苦苦压抑的饥饿感,额前缓慢生长的角,还有心底不断泛起的屠戮的欲望……

这些,统统都在提醒他,一切早已无可回头。

终有一日,他将真正滑进那片深渊,到那时,迎接他的将是真正的黑暗。


燕宇感觉喉咙里像是藏了一团火苗,滚烫的,疼得他发不出声。

那一刻,他第一次情愿自己是个一无所知的凡人。

“……十天。”

他听见自己强作镇静的声音。

艳鬼闻言愣了愣,紧接着一双桃花眼柔和地弯起来。

他漫不经心地咧开嘴,

“无妨,那就十天。”


下一秒,那个难看的笑脸就被拖进一个温暖的怀抱。

陆少临怕压到燕宇伤口,艰难挣动着,却被他用力又往怀中摁了摁。

伤口自然是疼的,但最疼的却从来不是那儿。

道士修长的手指一下下抚着陆少临的后背,仿佛在悉心安抚一只发抖的猫。

埋在他肩膀上的鬼一声不吭,倒是平素冷漠的那个人在单方面地低声重复。

“我懂,我懂。”

如同陆少临轻易看透了燕宇的隐瞒一样,他又怎么会不懂他是在故作开朗。

历经劫数,原本以为终能相守,然而命运无常,如今方知上天并未给他们留下多少时日……


埋在燕宇怀中瘦削的肩膀听到安抚的话语,反而禁不住颤抖起来。起先还死命克制,后来抖得越来越剧烈。

待到爆发之时,却又骤然化为一室寂静。

半晌,从燕宇肩头传来模糊却嘶哑的哽咽,声音里像浸了一把水,滴在两个人心头,怎么也拧不干。


“我不甘心……”



=TBC=


4W1达成!坚持到今天,多谢支持!

评论(14)
热度(24)

© 毒素扩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