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igo/小i
此处用来存放一些魔兽世界/守望先锋/侠客风云传/小排球相关闯作。感谢一切鼓励和挽尊。如果肯留言指出缺点我会更开心,想不断进步^^

杂食,食物链内可拆不逆,注意避雷。

[侠客风云传][燕陆]艳鬼36-37

叫我日更的好小i好吗!(摇尾巴

33-35→这里



36.


道士沉在一个冗长而繁杂的梦中。

梦里亦是个醒不来的长夜。

窗外雨点淅淅沥沥,打在客栈屋顶的瓦片上,又连珠般跳进没关牢的窗沿。

屋内灯火晦暗,一豆暖光晃了又晃,那人背对着他更衣。

已经痊愈的伤口盘桓在那人结实紧致的腰部,显得有些碍眼,疤痕凸起的触感还残留在他指尖徘徊不散。

他看着那人熟练地将散乱的发尾扎起扔到脑后,想了又想,最后只是简单道,

“雨还没停。”

那已经是他能说出的最近乎挽留的句子。

床前的人回身,反复扯了几次衣领,仍旧盖不住脖子上的红痕,索性不再遮掩,笑起来是一贯的坦荡。

烛火给他的眉眼染了一层温柔的暖意,两心相知,又怎会不懂对方的挽留之意。

“有燕兄这句,陆某心意已足。眼下已耽搁了一日,再迟恐怕不能如期交镖。”

可那正经模样没再多维持片刻,便又意味深长地拖长了尾音。

“等这次回来,再请燕兄喝酒。到时候……”

他潇洒一笑,抓起案头的刀,燕宇只觉得唇上一热,那温度就飞快离开了。

“知道你舍不得,不用送了。”

嬉皮笑脸的人转过身,背着他挥挥手,房门开关时发出吱呀的响声,沉稳有力的脚步落在走廊的木板上,很快被淅淅沥沥的雨声淹没了。


一个惊雷落下来。

支在案头的人猛地睁开眼。

窗外暴雨滂沱,雷声千嶂,一时间仿佛掩住了世间所有的响动。

眼前侍卫打扮的人毕恭毕敬向他行礼,

“燕王,时辰已到,我家主人正在门外候着您呢。”

他听见自己用不悦的声音应道,“我不是什么燕王。”

接着起身推开门。

屋外雨势苍茫,除了远处不停翻涌的隆隆雷声,悄无声息。

忽地,一道白光如利剑般割破夜空,刹那间照亮整间院子。

整齐列队的清一色黑衣精兵手中,无数兵刃被转瞬而逝的闪电映出冷冷寒光。

他抬头向房檐和院墙望去,倾盆雨幕中隐隐透出众多潜伏的身影。

为首那雍容华贵之人他认得,可这一刹那却记不起名字,只见那人深沉一笑,向他恭谨抬手。

“燕王,请。”

屋外风雨大作,屋内亦是飘摇。

他知道自己无路可退,于是微微颔首。


他颔首,紧紧搂住怀中拼命挣动的躯体,一次次轻声低语。

“不怪你。”

“少临,不怪你。”

发狂的厉鬼仿佛在那个瞬间通晓了人言,听到熟悉的声音唤自己名字,手中动作莫名凝滞了一下,紧接着发出凄厉的叫喊。

道士没有松手,而是更加用力将他往自己怀中揽了揽,他狠狠闭上眼睛,手中深深嵌入厉鬼身体的符纸烧得更烈。

少临,我别无他法。

这一次,是我对不住你……

下一刻,火苗席卷直上,厉鬼整个人燃成一团熊熊烈焰,火光冲天,将阴暗逼仄的小屋映得发红。

他痛苦地尖啸着,挣扎着,然后迅速在他怀中化为一滩灰烬。


“少临——!!!!”

燕宇终于痛哭失声。


他睁开眼。


37.


“醒了?”

守在一旁的人赶忙凑上前。

落在视线中的人影渐渐清晰,燕宇望见一张关切的脸。

陆少临恢复了往日的模样,一双桃花眼清澈分明,可头上那对怪异的角却没消失。

燕宇抬手正欲触碰那碍眼的突起,这一动显然拉扯到胸口的伤口,他禁不住皱眉低哼一声。

“别动别动!”

陆少临不由分说地小心扶着他肩膀将他按回床上,嘴上说着“你再躺一会儿,我去端药”就要起身,却被被子下探出的一只手抓住袖子。

“别走。”

“燕兄……?”

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么,陆少临带着讶异的神情扭过头。

“别走。”

燕宇一反常态地重复,目光固执地凝在陆少临身上不肯移开。

噩梦中的一切历历在目,那过于真实的触感徘徊不散。

惊起的汗意连同留在耳畔嘈杂的残句,正一寸寸贴着后背凉下去。

此刻,他需要一点声音,一个笑容,一句呼唤,来自那个在他怀中随风逝去的影子,教他相信这不再是又一个无尽的轮回。

艳鬼很快领会了他的意思,含着春风的眼睛弯成燕宇熟悉的弧度,露出一个有些哀伤的笑意。

他走回床边跪下,反手紧握住燕宇的指节贴到冰凉的颊边。

“好,我不走。”

“就在这儿呢,哪都不去。”

他的动作很轻,像是手心捧着雏鸟的羽翼般,小心翼翼地守护着眼前人难得一见的脆弱。

榻上人闻言重新闭上眼睛,他慢慢展平自己的声音。

“……这样就好。”

就这样,一会儿就好。

两个人手心的温度渐渐融在一起。


这次,是一个安稳静好的梦了。


=TBC=



解释一下:

1、燕宇没有恢复前世的记忆,他只是断断续续梦见了一些片段。全文结束他都不会拥有前世的记忆的。于是他们共度的日子将成为陆少临一个人专属的宝藏。

2、灭厉鬼那里并没真实发生过,而是燕宇内心深处的担忧。他把私情与大义分的很清楚,就算再爱陆少临,只要陆少临变成会伤人的厉鬼,也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消灭。哪怕自己将会痛苦地度过余生,也只会将这视为代价,但绝不会后悔。幸好现实中陆少临在他的努力下恢复了神智,所以这一幕并没有发生,但在他的潜意识里困扰着他。

3、描写了有些脆弱的燕宇,不知道有没有OOC,在我心里这是他坦然面对自己心意的表现,也是对陆少临信任的表现,如果不合适的话欢迎大家探讨。

4、上一章修改了部分表达欢迎重温一下(

5、上一世燕宇的视角在此:这里


从下一章开始,本文可以更名为《漫长的告别》了(剧透不要脸!




评论(18)
热度(21)

© 毒素扩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