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igo/小i
此处用来存放一些魔兽世界/守望先锋/侠客风云传/小排球相关闯作。感谢一切鼓励和挽尊。如果肯留言指出缺点我会更开心,想不断进步^^

杂食,食物链内可拆不逆,注意避雷。

[侠客风云传][燕陆]艳鬼33-35

31-32→这里

我也不知道这刀算捅在谁身上了……


33.


“这才是真的到此为止了。”

灰袍道人不可抑止地大笑起来,打破了一室沉寂。

他走上前,拔出腰中佩剑,打算给予陆少临怀中受了重伤的燕宇最后一击。

 

陆少临双眼瞪得血红,全然顾不得那妖道说了些什么。

他凭着前世记忆飞快点了燕宇周身大穴妄图止血。

然而怀中人伤得实在太重,伤口从背部贯穿胸口,不断涌出的鲜血很快将他双手染得通红。

陆少临此前从未如此痛恨过自己的怠惰,百年间不曾留心修习法术,如今只能眼睁睁望着挚爱之人气息奄奄束手无策。

 

他宁愿此刻倒在血泊中的人是自己。

反正这条命是捡来的,侥幸多在这世上苟且了百年,如今被收回也是天意难违。

倘若没了燕宇,纵能流连再久,也不过是虚度浮生罢了。

左右不过是死,早就死过一次,又何惧再死一次?

 

然而燕宇与他不同。

这一世,他不是那个身世坎坷的剑客,也并非肩负江山命运的皇子。

他还年轻。日子正好,也正长。

世间有太多美景乐事,正待着他一一涉过。

他本该长命百岁,平安顺遂,若不是遇着他……

若不是那天他自作主张,推开了故人的门……

剐心之刑痛彻心扉,一时间,陆少临只觉仿若五脏六腑被人狠狠捏紧般,疼得他几乎直不起身。

 

妖道一步步迈近,每向前一步,重重的脚步声都在宣判着二人的死期。

森森黑气沿着陆少临腿部攀缘而上,直至束缚住全身,令他动弹不得。

那双被鲜血染得温热的手却仍死死抱着怀中人不肯松开,像是守卫着一个即将破碎的誓言。

 

“你的命我还留着有用。他的,就先带走了。”

妖道举起手中佩剑,居高临下地回望陆少临被恨意与杀意灌满的双眸。

“别慌,你们二人很快便会重逢。”

光线晦暗模糊了他的神情。

说罢,手起剑落。

黑气四溢之下,妖道唇角属于胜者的笑意显得格外妖异。

 

 

34.

 

那个笑便是灰袍道人在世间留下的最后一个表情。

“怎……么……会……”

喉咙中挤出破碎的声音,妖道晶亮的眼珠滞了滞,难以置信地向自己胸口滑去。

灰色道袍渐渐被蔓延开的紫红浸透,那里,雪亮的剑锋正透着一点寒光。

“你……哈哈……你……”

妖道转动发紧的脖根,愤恨之色在看到陆少临的脸的瞬间化为两声狂笑。

只是那笑声夹杂着混了血沫的咳嗽,抖得宛如风中残烛般喑哑难听。

“哈……你也……不得好死……”

看穿了陆少临今后的下场,妖道不甘的神情变得万分癫狂。

新生的厉鬼哪里听得懂人言,不待他讲完,森然的鬼爪便直直向着胸口掏去。

伤口血肉被锋利的指甲生生撕裂,液体搅动声中,那只手不断摸索着,直到满意地握住妖道胸腔里温热搏动的物什。

接着,狠狠捏了下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

 

阗然黑暗中透进一丝血红的微光,燕宇睁开眼。

经久不息的惨叫声已经弱了下去,很快,再无声息。

地面的凉意静静贴着他的脸,四肢百骸的疼痛变得模糊又遥远。

茫然无际的黑气不知何时散了,屋子里静得可怕。

房门大敞着,惨白的天光直直透进来,照亮徒然四壁。

 

滴答。

液体坠落之声传来。

 

燕宇艰难抬头望去,只见一袭血衣与自己背对而立。

人影一手紧握着一柄长剑,另一手被宽大的衣袖掩住。

剑锋不知染了谁的血,竟透着诡异浓稠的紫红。

滴答。

又一滴血珠从人影血衣之下漆黑森然的指尖滑落。

 

那影子慢吞吞拖着步子前行。

踏过地上一滩破碎的血肉,鞋被几汪黑水沾了个浸透,散发出腥腐恶臭。

他却视若无睹一般,任由浓郁饱和的血腥味跟在他脚下铺满一路。

鬼影在床前驻足,望着从方才起就始终失去意识的女子。

女子腹中的鬼胎似乎对即将到来的命运有所感应,不安地剧烈挣动起来。

鬼影高高举起手中长剑。

 

“少临!!”

燕宇情急之下低唤。

然而用力过猛,这声低呼还未来得及出口,喉头便登时又涌上一口腥甜。

鬼影却似乎听到了他的声音,怔了怔,又缓缓转过身。

 

那是一张与从前判若两人的脸。

甚至已无法再称得上人的面容。

惨白发青的脸上,往日含着桃花的笑眼,如今只剩两团鬼气森然的黑洞。

两颗尖锐的獠牙将曾经温柔的嘴唇撑得狰狞。

原本白净的额头多出的那对丑陋弯曲的鬼角异常刺眼。

 

是属于厉鬼的脸。

 

35.

 

厉鬼早已无法认出生前挚爱的模样。

他堕落前最后的念头是杀,如今便也只记得这一个字。

前尘种种,爱恨恢恢,统统都不过是黄粱一梦。

从前一生心念所系,拼尽心力也要回护之人,如今于他全然失去意义。

驱动着这副残躯前行的,是对从他身边夺去一切的世间无边无尽的恨意,将万物杀光戮尽的欲望。

 

燕宇也好,无辜女子也罢,在此刻厉鬼眼中并无甚分别。

不过都是可憎的活物,杀了便是。

过去他不曾恨,眼下却唯有恨。

挡住他路的,统统都该同他一起共赴黄泉。

 

厉鬼缓缓行至苦苦强撑的道士眼前。

他握着剑居高而立,道士被鲜血浸得发红显得格外碍眼。

燕宇平静回望着他被黑气萦绕的双眼,似乎想要劝服,又似乎已然放弃挣扎。

若能死于挚爱之手,倒也算死得其所。

总好过某个人在前世孤零零倒在世间某处,又独自徘徊百年。

薄薄的唇边浮起一丝苦笑。

这笑容夹了一丝释怀,又透着些许无奈,看来十分惨淡。

若是往常的陆少临,定会如钻心剜骨般疼到不能自已。

然而眼下,厉鬼毫无恻隐,挥剑便砍,燕宇却也不躲,只在剑锋落下的瞬间用尽全身力气向前猛然扑去,将厉鬼抱了个满怀。

厉鬼对眼前人突如其来的举动毫无防备,长剑走势偏了,沿着燕宇的肩膀直直劈下,对方却仿佛那条胳膊不是自己的般,仍死死搂住怀中人不肯松手。

 

原来燕宇在厉鬼挥剑那瞬间参透的不止是生死,更是对陆少临的心意。

他一直以为执念深种的是陆少临,自己能做的只是在他看清前陪他一程。

无论两人如何投缘,人鬼殊途,分别之日终会来临。

可不知何时,放不开手的那个竟渐渐变成了自己。

扪心自问,他将陆少临带离那荒院时,未尝不怀有一点私心。

倘若那时他伤愈后独自离开,想必陆少临也不会出言挽留,二人从此不会再有任何纠葛。

然而,有些滋味,尝了以后就难以放开。

往日主动亲近他的人中,鲜少有不心怀鬼胎的,陆少临是第一个。

这人笑得难以看透,却又是极易懂的。

他求的不过是一个情字,过去燕宇以为自己给不了。

 

如今……

那人常叹,世间诸多美景乐事,道长却选择独自清修,当真可惜。

可是陆少临啊,你为何不明白,

纵然人间万般胜景,倘若没了你在,我也尝不出甚么意思。

 

燕宇口中念起清心诀。

在这之前,他无所谓死。常言生死有命,但凡能及之事尽了全力,便问心无愧,死又何惧。

而今,只要有了这一刹那的留恋,就不情愿死了。

再好的人和事,到了黄泉之下,也不过是一碗水的功夫。

他心思再通透,总还是想多看这人几眼。

因此,决计不能在此处倒下。


厉鬼听到清心诀,神智益发狂乱,四肢猛烈挣动起来。

他从喉咙里发出威胁的低吼,獠牙咯吱咯吱地将嘴唇磨出一道道血痕。

然而下了决念拼尽全力的燕宇紧紧抱着他,就像方才他搂着他一般用力,纵然是厉鬼竟也一时难以挣脱。

不断重复的清心诀,在燕宇齿间,慢慢重合成一个名字。

宛如一汪清泉,缓缓流淌进厉鬼神智那片猩红的黑暗中。

 

少临,别再往前走了。

少临,快回来。

陆少临。

少临,少临。

 

渐渐地,厉鬼前额突出暴涨的角停止了生长。狰狞的面色也开始平息。

鬼气从黑漆漆的眼瞳褪去,重又露出清明的眼白。

——哐啷。

他不知何时不再挣扎,一直紧握在手中的长剑落在地上。

 

一双苍白的手,颤抖又小心翼翼地,回抱住燕宇胸前的伤口。

良久,响起陆少临哽咽不堪的声音。

“燕兄……对不住……”

他轻声低语。

“……把你的剑弄脏了……”

似乎想笑,却从眼中流出两行朱红色的泪。



=TBC=


 从下章开始突入完结章!

评论(18)
热度(25)

© 毒素扩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