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igo/小i
此处用来存放一些魔兽世界/守望先锋/侠客风云传/小排球相关闯作。感谢一切鼓励和挽尊。如果肯留言指出缺点我会更开心,想不断进步^^

杂食,食物链内可拆不逆,注意避雷。

[侠客风云传][燕陆]艳鬼31-32

我真的尽力了,不会写打斗,大家凑合吃吧……


30→这里




31.

正邪两道便这么僵持着。

冷汗沿着白森森的额角滑下。

剑尖的凉意贴着咽喉的皮肤,似乎下一刻就会穿喉而过。

鬼影试图反身回护自己的主人,奈何被困在原地寸步难移。

眼见功亏一篑,妖道怎会甘心。

发白的嘴唇气得颤了又颤,他最终挤出一丝狰狞的笑意。

“真是伉俪情深,既然这么想死在一处,贫道便遂了你的心愿!”

说罢,掩在袖下的手指暗动,霎时间,突然腾起的一团血雾笼罩了整间屋子。

有什么东西在其中挣扎翻腾,影影憧憧,看不清轮廓。


待那团殷红的血雾一点点散尽,雾中的人影也终于静了下来。

他茫然伫立,仿佛不知发生了何事。过了好长一会儿,才缓缓转过身。

低垂的脖颈抬起来,散乱的黑发后露出一张惨白幽深的脸。

——不是陆少临又是谁?


“少临。”

剑锋几不可见地微颤了一下,燕宇轻声道。

这声熟悉的呼唤犹如落入池塘的石子。击起的涟漪一圈圈扩散开,撞在陆少临早已混沌不清的意识上,他愣愣将目光移到燕宇身上。

陆少临又怔了一阵子,这才认出眼前的人影,于是拖动步子向燕宇走去。

短短数步的距离,他却走得十分艰难,原本轻飘飘的身子竟似有千斤沉。

屋内一片死一样的寂静,几对眼睛都眨也不眨地钉在他身上。

浓郁的铁锈味离燕宇越来越近,陆少临挣扎着停住步子。

他咧咧嘴,好像想挤出一个安抚的笑容,最终却只是从牙缝里钻出断断续续的声音。

“燕……兄……”

“嗯。”

燕宇颔首,一句“跟我回去”还未出口,只听陆少临颤抖的声线瞬间骤然变了音调。

“快……逃……!!”

电光石火间,艳鬼抬起森然的鬼爪朝燕宇袭来。


陆少临极力压制动作,突袭的招式满是破绽,极易识破。

燕宇侧身轻巧闪过,心中却不由大惊,架在妖道脖颈上的宝剑也有了瞬间的动摇。

高人斗法,天时地利缺一不可。

灰袍道人没放过对手一闪而逝的震惊,他抓住燕宇犹疑的一刹那,原本牢固的禁制应声而破。

蜷缩在两旁的鬼影瞬间重又暴涨至数丈高,一左一右,成合围之势,朝孤零零的道士逼近。

妖道足尖轻点跳出八卦阵禁锢,拂尘往燕宇躲闪之处挥了挥,只见陆少临的身子便抖了抖,像个提线木偶般,再次向燕宇扑去。


“快……逃……!”

艳鬼的喉咙里传来流沙般咯吱咯吱的响声。

如今的陆少临哪还有半点儿平素那风流倜傥的模样。

黑发早就散了,双目睁得血红,里面写满挣扎之色。唇边的颜色却艳得吓人,像是刚饮过人血般鲜红。只要微微开口,黑气就不断地从唇畔涌出。

他似乎在崩溃边缘徘徊,须臾之间眼底的神色变了又变,一会儿被痛苦覆盖,一会儿又宛若恶鬼般狰狞。

只剩一双嘴唇,还不肯放弃最后的希望,用喑哑难听的语调一遍遍重复着,

“快逃……”


32.

燕宇看得又疼又急,一张冷漠自持的脸早就变了颜色。

换作平日,让陆少临这种道行的鬼怪魂飞魄散于他而言不费吹灰之力。

然而,此刻,正因面前站着的是陆少临,他不但无法靠近,反倒要打起十二分精神,控制手中力道不伤及他的魂魄。

一时间,燕宇只能连连后退,徒劳挥剑抵挡陆少临不断袭来的攻击,灰袍道人再次占了上风。

但妖道脸上的笑容并未维持太久。


傀儡之术对施法者消耗颇多,加之陆少临凭借自己与燕宇间的血魂契不断反抗,效果更是大打折扣。

原本在炼魂袋中受尽折磨,早该丧失神智的艳鬼竟始终维持着一丝清明,看似招招杀意凶狠,却偏偏露出众多破绽待燕宇避开。

而后者也未放弃挣扎,边退边借着剑锋的抵挡念念有词。

一白一红两个影子缠斗在一处,竟像是寻常师门切磋般配合无间。


妖道一眼识破燕宇默念的是能让陆少临恢复清醒的清心诀,不得不集中精神勉力支撑,一时竟无力控制藏在房间各处的鬼影。

可他修为毕竟不如燕宇,一路走来,靠的多半是投机取巧与旁门左道。眼见成仙无望,才选了养鬼这条长生捷径。

去柳府驱鬼不过是他光明正大接近鬼胎近况的手段,却正撞上不请自来的燕宇和陆少临。

彼时他正愁苦于鬼胎将成,去何处寻第一百只百鬼,心中不由暗喜得来全不费功夫。

妖道没料到,不光燕宇比自己预想的还要难对付,就连那没个正经的艳鬼,也不是好相与的主。

这世间竟有在炼魂袋折磨下还不会被洗去神智的人!

如今看来,趁陆少临前来救人那晚将他收入自己的炼魂袋中着实是一招错棋。


随着燕宇嘴唇翕动,只见陆少临进攻的动作越来越慢,瞳中血色也越来越浅。

终于,他在又一次向燕宇扑去时突然撤去全部力道直直倒下去。

道士本能地伸手去接,却被一只冰凉的胳膊勾住了颈子。

怀中人仿若大梦初醒般,朝他勾了个久违了的浅笑。

道士倒没甚么欣喜的表情,似乎直至此刻才记起生气,扶着陆少临站定了冷声道,“知错了?”然后侧身拔剑,却是冲着灰袍道人所站之处。


晦暗逼仄的屋内,一白一红两团人影并肩而立。二人皆是狼狈不堪的模样,眉宇间却透着无法被击碎的坚定默契。

胜负已定。

“到此为止。”

二人异口同声道,接着,化守为攻,向造成如今惨状的罪魁祸首攻去。


功败垂成,灰袍道人哪里肯善罢甘休,表情愈发狰狞。

他向门外退去,作势要逃,只待燕宇迫近,突然挥动袖中拂尘,在他们身后蛰伏已久的鬼影猛地暴起,从屋顶垂下直逼燕宇面门。

这招垂死挣扎早在二人预料之中。燕宇冷笑,挥剑轻松斩向鬼影的臂膀,却见那胳膊在剑锋堪堪贴上黑气之时,骤然绕过自己肩头拐了弯直直朝陆少临心口掏去。

糟了。

道士神色大变,想要抬手捏诀已然太迟,一切眼看不可挽回。


刹那间,血肉撕裂的声音穿破了空气。

屋内宛如凝固般陷入死寂。

半晌,一只胳膊无力地垂下来。

——哐啷。

道士手中的长剑掉到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不————————!!!!!!!!!!!!!”

陆少临这才像回过神般,用尽所有力气喊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恸哭。


=TBC=


 下章有小刀片预警

评论(7)
热度(22)

© 毒素扩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