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igo/小i
此处用来存放一些魔兽世界/守望先锋/侠客风云传/小排球相关闯作。感谢一切鼓励和挽尊。如果肯留言指出缺点我会更开心,想不断进步^^

杂食,食物链内可拆不逆,注意避雷。

[侠客风云传][谷荆]祷告时请闭上眼睛

依旧是十夜系列 。

关于这个系列的解释+第一夜→这里


*设定灵感来自氢太的这篇条漫:这里


第二夜:

祷告时请闭上眼睛

                              by Indigo



荆棘失去谷月轩是在他十九岁时。

那天他单枪匹马挑了海鲨组在西区的盘口。

是个寒冬凛月,阳光带着一丝干燥的尘土味,冷风刺鼻,血却滚烫而新鲜。

热闹被打碎了,只剩下枪战后留下的狼藉,与在狼藉中悄然萌生的寂静。

在这片难得的寂静中,唯一还站着的荆棘听见自己的心跳。

他活着。

血管突突地在耳膜里鼓动,与胸腔里搏动的节奏逐渐合为一体。

他在活着。

仿佛第一次察觉到这件事。他作势吹掉枪口早已挥发干净的硝烟,火药味被鼻腔过滤后吸进肺里,有种说不出的畅快。

然后他笑了,轻蔑又得意,是专属于他这个年纪的人笑。

像一柄锋利不知收敛的刀。

是的,在摆脱师父与师兄的束缚之后,他活着,而且能活的很好。

红发青年走出仓库的大门,外面的阳光明媚料峭,照亮他新生的第一季。

世界就在那扇门后面,一切唾手可得。


如果那时他没接到谷月轩的死讯的话。


那之后很长时间,荆棘都在反复思考着同一个问题,就像他轻易推开了那间仓库的铁门一样,人死后是否也能通过一扇门,或者别的什么东西,通往另一个世界。

倘若有,那谷月轩会不会就在那里,过着他不知道的生活。

他比不上小师弟悟性高,却也还算机敏,加之人又勤奋,十六岁时一套刀法便使得满城皆知。

后来入了天龙组,有机会摸到枪管,哪怕是再精密的货色,拆一遍也能记住。

但唯独这个问题,却无法靠天分与努力回答。


荆棘是不信神的。

又或者说,在这世上,很少有什么是能令他情愿信的人和事。

谷月轩是个例外。

在他无知莽撞的年岁里,他曾痛恨过他像尊完美的大理石塑像般不似凡人。

那时,红发少年总是竭尽全力想方设法试图砸碎这尊塑像的底座,让他狠狠摔在地上,露出些许带着人间烟火的破绽来。

伤害也正源于此。荆棘不得不承认,那一次次挑战底线的胆大妄为,是因为他信他。

他信谷月轩总会宽恕一切。

无论他走出多远,只要肯回头,那人一定在等。

那是他一路倔强着不肯低头的动力,却也正是从前死命不肯承认的心安之所。

而如今,他身后空了。


倘若人死后真有什么归处,倘若恶人与善人会被灵魂的重量分开,荆棘想,谷月轩一定是会身处天堂。

矛盾的结点在于,尽管他毫无疑问地相信师兄会在头顶上空的云端俯视自己,却仍无法相信有神。

天堂之门不会给没有信仰的人敞开一条缝,而他也非常清醒地明白,自己做过的事早已在他的脚踝处栓上了来自地狱的铁链。

就算死后的世界真如那些布道的神父所言,也没有一处天地可供他与谷月轩相见。

然而。

还有很多话想跟他说。

说是不甘心也好,愧怍也罢。

只要有一次机会,只要能够有一次,将他的声音传达给谷月轩,哪怕从今而后将他整颗灵魂的余生都置于地狱烈焰中炙烤也无所谓。


荆棘曾经无数次想过,如果有一天他回到家,看到客厅的灯亮着,电视的声音被调小,谷月轩从厨房端了切好的水果出来;

或者是某天他睁开眼,发觉自己在听师父训话时睡着了,身旁是十六岁的谷月轩,牵着他的手,笑意温柔;

又或者谷月轩干脆化为天使,入梦来给予他神迹显现,

那么他一定会瞬间泪流满面,并在神恩的沐浴下成为一个虔诚的教徒。

反而言之,假若神存在,那么也会有相伴而生的恶魔,作为印证神存在的对照。

要是这能有漫画中的恶魔出现在他面前,要他作为实现这愿望的代价付出自己的灵魂,他也会毫不犹豫双手奉上。

但这一切从未发生,也不可能发生。

既没有天使,也没有恶魔。


生活夺去他的双亲后再次抢走了他最重要的人,倘若宇宙中某处真存在什么造物主的话,在他心头弥漫的,也只有深深的恨意。

究竟是让一个毫无忠诚可言的人拥有信仰困难,还是欺瞒神的双眼更难?

怀着这样的心情,荆棘成为了神父。

他选择欺骗上帝。


那之后,天龙组少了一个组长的后继人选,谷月轩与荆棘相遇的小镇,多了一位坏脾气的神父。

他疏懒于讲经布道,替受辱之人伸张正义却毫不含糊。

向他忏悔的人,都会怀疑自己是否曾听到过忏悔室传来的嗤笑声,但当他们看到神父救下被欺辱的孤儿,皱着眉教他们防身之法时,却又不得不打消疑虑。

日子久了,那副面具越戴越牢靠。那些他曾经不耐烦或不屑做的善事,慢慢也得心应手。

荆棘有时会想,如今扣在自己脸上的假面,是否就是谷月轩当年用过的那一张。

在某些时刻,他终于理解了他过去的苦衷。

甚至偶尔,生出自己竟也是个好人的错觉。


但每当夜深人静,他脱下那身黑色的会服时,就会恍然这一切不过统统都是伪装,是一个简单的诡计,一个可笑的谎言。

他只是要伪装自己对神心存敬畏与爱。

他想,谷月轩在的时候,是虔信着他的神的。

那么他也可以将心中燃烧着的对谷月轩的爱,裹上虔诚的外衣。

假设对谷月轩的感情可以称作爱的话……

这样,在一次次晨昏的祷告中,在他伪装的虔诚与爱意里,也许有那么一个瞬间,仅仅只需要那么一个瞬间,他能骗过那双无所不知的眼睛。

在那一刻,他于心头陈酿了多年的爱与歉意,终于会被他听见。


那往后,人生中有再多的苦与刺,他也能甘之如饴了。


那个瞬间到来是在一个平凡的清晨。

神父听到响动时正在进行晨祷,十字架沾了他手指的体温,被捂得发烫。

天微亮,太阳还没升起,晨光是灰白色的,透过高处的窗格,照在他所跪之处前那一小方地板上。

也照亮他眼前阔别多年的面容。


他没有忽略那人未老去的容颜背后,静静张着一双巨大的黑色双翼。

“你没去天堂……”

过度震惊使荆棘机械地喃喃着,不知该作何反应。

他虽没机会见到天使显灵,却也知道这黑色意味着什么。

这一瞬间,竟不知是该为重逢落泪,还是为这些年白费的功夫苦笑。

“去了。是很好的地方。没有痛苦,没有悲伤……却也没有你。”

恶魔解释道,长着锐利指甲的手落在神父红色的发间,唇角的笑意清浅而温柔,

“所以后来有恶魔找到我,说能让我再见到你,我就与他做了个交易。”


神父仍是愣神,还在努力领会眼前人为自己放弃了何等重要的东西,就听到谷月轩,他的师兄,他过去爱而不知如今还会继续爱下去的人,轻轻俯在他耳边说,

“阿棘,祷告时睁眼可是个坏习惯。”


时光刹时倒转至十九岁的那个冬日。

他离去后被凝滞的时间终于重新开始流淌。

久违地,听见自己的心跳,为即将发生的事雀跃、鼓动,仿佛要胀破胸腔。

他活着。

在这一刻,在活着。


下一秒,新生的恶魔衔住了神父的嘴唇。



=END=



说白了这是一个恶魔与神父版的《麦琪的礼物》的故事

而且,讽刺的是,当这件事发生以后,荆棘就真的相信有神了

也就真的能得到神的庇佑展开战斗啦什么的尽情脑补吧~\(≧▽≦)/~

评论(4)
热度(43)

© 毒素扩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