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igo/小i
此处用来存放一些魔兽世界/守望先锋/侠客风云传/小排球相关闯作。感谢一切鼓励和挽尊。如果肯留言指出缺点我会更开心,想不断进步^^

杂食,食物链内可拆不逆,注意避雷。

[侠客风云传][谷荆]一步之遥 中

上篇 → 这里

依旧是胡诌八扯,BUG众多,片段灭文法,不爱写的全省略了。



轩麒总觉得荆棘和从前有些不太一样。

但具体是哪里不一样,他也说不上来。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总是粘在他身后的小尾巴开始变得行踪不定起来。

他早已不会再缠着轩麒去探索重山间的隐秘之地,也开始躲避他会落在额顶的手,躲避曾经司空寻常的拥抱。

单纯的笑脸消失了,少年抿紧的唇线生硬而不驯。

他的表情仿若一只受伤的幼狼,敏感却固执。


*

荆棘的秘密暴露于又一年升山时。

狼子野心的升山者竟妄想绑架麒麟,以此作为要挟众人成为轩王的手段。

只可惜怀里那柄匕首还没触到轩麒白皙的颈子,就被一旁暴起的红发少年生生削下一条手臂。

那个身影死死挡在麒麟身前,溅上血的半张脸面无表情,锋利的眼神比手中剑光更冷。

剑尖直点反叛者的咽喉,少年唇角的弧度像一把薄如蝉翼的刀。

轩麒听到那个曾经被他护在怀中的人正吐露着陌生而残酷的句子。

“再敢动一下,掉的就是你的脑袋。”


荆棘站的位置逆光。光拉长了少年正在抽条的身姿,在他身后投下一尾颀长的影子。

轩麒艰难地伸出手去,想要拭去荆棘脸上那抹碍眼的血污,喉咙却像被扼住般发不出任何声音。

麒麟本就是厌恶暴力、忌讳血腥的仁兽。

此时此刻,荆棘距他仅一步之遥,轩麒却如同整个人被施了法术一般,只能感受到浑噩的黑暗。


“阿棘……”

差一点。只差一点点。

好看的手腕最终不受控制地、无力地垂下去。


光阴荏苒,他终于在不经意之间,长成了他不了解的样子。


*

“阿棘,你是从哪里学的剑术?”

轩麒不记得自己教过他自保之外的功夫。

阿棘年纪尚轻,他不愿他成为依靠武力欺压他人的人。

“升山者中不乏武艺高强之人。”

后者显然不愿多谈。


麒麟沉默了片刻。

“为什么?”

这一次得到的却是直接坦然的凝视。

“升山者必须具备渡过千难万险的能力。”

“……你想成为王?!!”

不祥的预感凝结成一张网,悄然覆盖住空气的每个角落。

“嗯。”

少年的下颌微微扬起一个骄傲的弧度。

“我要成为王。”

他望进黑发麒麟眼中的深潭,一字一顿重复道。



*

“阿棘,治理国家并非易事,王的生活也不如你想的那般风光。”

轩麒怎么也不肯相信荆棘会是贪图王位之人。

那个不太坦率却天性善良的少年,究竟是在何时生出了这样的野心?

“你会失去很多东西。”

那个位子有多亮就有多烫。

会失去自由,会有难以想象的责任,以及无穷无尽的漫长生命。

位列仙籍是件好事吗?当所有人纷纷老去,千万身影之后,只剩你孤身一人。

长生是手握权力要付出的代价。

是王的宿命。也是麒麟降生的理由。


而此世生于蓬山,轩麒唯一的心愿,只是希望当自己迈向宿命之时,荆棘能在这天下的某处无拘无束地生活。

做一些有趣的事,遇见他不曾遇见的人。

去享受凡人的幸福罢。那才是他的命运。


“你会后悔。”

麒麟用悲悯的眼神望着一无所知的少年。


“我不会。”

回应轩麒的清澈瞳仁里没有一丝犹豫。

桀骜的眼神像两片锋利的刀,直直刺入麒麟的胸口。


我要站在你身边。

一直在你身边。


除此之外我别无所有,

因此可以付出任何代价。


*

残酷的判决像浸了水的棉花一样卡在喉咙里。

那天,直到对话结束,轩麒也没能说出“不,你不是王”这句回答。

但以后的所有日子里,真相始终如鲠在喉。


*

这年升山结束之后,轩麒最终决定下山。

遥国的王位已经悬空二十余年。

无论是遥国还是麒麟,上天留给他们的时日都不多了。


荆棘沉默着帮轩麒打点行囊。

他又长高了一点,已经快到轩麒的肩膀了。

轩麒没提要带上荆棘一起的事,后者也懂事地没有勉强。

朝夕相处至今,就如同轩麒了解他一样,他也熟悉对方的每一个表情。


而那一刻荆棘犹豫了。

他无法确信自己在轩麒的动作里读出的是不是害怕。

不知为何,即便知道那不过是自己一厢情愿,他仍有种轩麒是为了逃避他才选择下山的错觉。

逃避来年升山,当他望着他的眼睛,说出“中日之前请多关照”的那个瞬间。


送别的那天,轩麒温和地笑着,像从前那样揉了揉少年柔软的发心。

这次荆棘难得地没有躲开。

轩麒眸色温柔,轻声对他说别担心,很快就会回来接他。

他没有骗荆棘,他是真的这样设想。


但荆棘心里清楚,他不会回来了。

轩麒是去赴约。赶赴他从降生时就被设定好的命运。

他已经为陪伴荆棘耽搁了许多年,这次不能再迟到了。

倘若能成功选出王,那么轩麒就是未来的台辅,要辅佐新王登基,自然不可能再回到蓬山生活。

倘若不成……

那个刹那,少年终于明了了自己的心思。

无论最终轩麒身边的位置是不是属于自己,他都情愿他活下去。


一定要活下去啊。


少年一眨不眨地站在山顶目送麒麟的身影远去。

轩麒走的不快,可还是一点点,一点点,慢慢消失在蓬山缭绕的苍茫云雾间。

他想,也许自己该挽留他的。

也许,自己现在朝轩麒大喊留下来,那个人就会立刻回头。

然后带着一如既往的笑容,像从前每一次那样,重新牵住他的手。


但是不行。

过去他以为他们之间不过一步之遥,如今方才明白,那从一开始就横亘在自己与轩麒间,无尽的天堑。

荆棘向着心中那抹有些哀伤的影子徒劳地张了张口,最后什么也没说。


而轩麒的背影终于完全看不清了。


=TBC=

评论(8)
热度(31)

© 毒素扩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