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igo/小i
此处用来存放一些魔兽世界/守望先锋/侠客风云传/小排球相关闯作。感谢一切鼓励和挽尊。如果肯留言指出缺点我会更开心,想不断进步^^

杂食,食物链内可拆不逆,注意避雷。

[侠客风云传][燕陆]艳鬼26-27

24-25→这里

是的这文没有坑;

是的你没漏看一章。


26.

谁也没料,第二天,两人却是被赶出来的。

照陆少临的意思,自然是找个月黑风高的夜里,趁四下无人,神不知鬼不觉去揭了禁地的符咒。

可光明磊落惯了的燕道长怎能答允。纵然陆少临这颗不跳的心再活络,也只好跟在道士一袭青衫后面干瞪眼。

反正就算他再如何不情愿,冷面的饲主也有一百个法子让他乖乖闭嘴。


怎料柳夫人的反应竟比二人预想得都更为激烈。

道士性子不会拐弯,单刀直入,提到府中阴气皆出于树林后那间独院,柳府若是真想驱鬼,便不该隐瞒此事。

正用眼角欣赏奉茶小丫头身段的陆少临赶紧收回余光,心道一声惨了,早知燕宇开口就是毫不留情地揭底,怎么也该换自己来。

他迅速调出一副笑面,预备用高明的交际手段安抚一番。

委婉的辞令卡在嗓子里还未说囫囵个,只见裹在黑衣里的柳夫人原本客气的模样登时凝成一张结冰的壳子。

“妾身愚钝,不懂道长在说什么。”

燕宇不为所动,平静的声音将话里的意思透得再明白不过。

“在下不知别院里关着什么东西,现在收手还来得及。”

话音未落,就听哐啷一声,扫落在地的瓷杯发出四分五裂的脆响,滚烫的茶水飞溅上燕宇的道袍。

他躲避不及,脸上被崩起的一小块碎片划出细微的血痕。

努力维持着庄重面孔的妇人勃然大怒,骤然拔高的尖利嗓音仿佛要刺穿房顶。

“呸!区区野道,捉鬼不利便想凭一番胡言乱语污我府上清白!”

“什么别院,我柳府怎会使养鬼这种下贱手段!”

柳夫人杏眼怒睁,几乎将眼角瞪裂,锋利的指甲几乎要扎进燕宇的眼睛。

她深吸一口气,朝左右一同变了颜色的下人吼道,

“来人啊,将这两个骗子给我赶出去!”

“哦?此话当真?”陆少临瞥见燕宇脸颊上那抹刺眼的血痕,怒极反笑,向前迈了一步挡在他面前。

“既是如此,夫人又是如何得知燕道长所指的是养鬼一事?他可没说明白别院里到底住着什么。”

陆少临的视线冷冷扫过厅内每张面色惨白的脸,最后重新落到一下子失了气焰的女主人身上。

多情的唇角仍是勾着的,那双总是笑意盎然的眼却盛满阴冷的恨意。

漆黑森然,深不可测。

那是鬼的眼睛。


陆少临正欲发作,兀的,一个带哭腔的声音打破了死一样的寂静。

“二位道爷法力高强,都是菩萨心肠,求求你们救救我家小姐吧!”

二人定睛一看,正是前日为二人领路的婢女。

她原本站在一旁侍奉,不知何时来到屋子中央,全然不顾礼节冲到燕宇与陆少临跟前,接着就是一个响亮的叩首。

再抬头时,眉心红痕刺眼,秀气的脸上已经满是泪水,见二人没有应声,就又接连俯首下去。

额头接触地面的动静一次比一次清脆,边叩首边哭着恳求道,“小姐从未想过害人!这一切都是身不由己……求求你们救救她!再不去,真的迟了!”

陆少临眼中的黑气被这一惊顿时散去不少,慌忙俯身去扶地上匍匐着的身影。

那侍女却不肯起身,已被磕成一片乌青的光洁额头眼见着还要往地上撞。

“莫急,慢慢说。”

插进来的那把声线却是属于冷面道人。道袍下探出一只干净有力的手,伸到地上的人影面前。

少女抽噎了一下,止不住颤抖的腕子犹豫片刻,小心回握住燕宇的指节。她轻而急促地呼吸着,准备将实情和盘托出。

只见四个高大的人影骤然挡住灰白的天光,其中两个一把架起眼前的瘦弱人形就往内堂拖去。

侍女似乎早料到有这一遭,也不挣扎,只是被捂住的嘴里还呜咽着“救救小姐”“她不是坏人”之类的句子,一双饱含水汽的眼睛不甘心地望向陆少临的方向,似乎在等着一个答复。

被她死死望着的人见状眸色暗了暗,手扶上腰间佩剑剑鞘眼看就要出手,另外两个健壮的家丁却一齐扑上来,直直拦住燕陆二人动作。

“教那个不知好歹的小丫头闭嘴!”

“剩下的两个野道士,打出去!统统打出去!”

妇人尖削的脸匿在光照不到的暗处,扬起的白皙手腕格外刺眼,宛如一只光滑恶毒的蛇吐着信子。


这下陆少临终于不笑了。

原本含笑的眼珠静下来,发白的眼仁被戾气裹住,黑洞洞的,格外可怖。

不知何处卷来的阴风扫过,堂内如坠冰窟般寒意袭人。

原本消散的黑气瞬间暴涨,从他周身难以抑制地喷薄而出。

声音回荡在肺腔内,像被砂纸打磨过,却不似从喉咙里发出。

“不自量力。”

宝剑出鞘劈向眼前家丁的瞬间传来金属碰撞的铿然之声。

“陆少临。”燕宇手上施力,用自己的佩剑生生将陆少临的动作逼退几分,他呼唤艳鬼的声音细听来竟带上了些许咬牙切齿的味道。

“陆少临,回来。”淡漠的嗓音一字一句念着心上人的名字,染上认真神色的眸子与只剩乌黑一片的眼珠直直对望着。直到那片戾色渐渐散去,重又能映出燕宇的影子。

“回来。”

哐啷一声,佩剑掉在地上。

恢复清明的鬼白着一张脸,恍惚望向自己的手。

“燕兄,对不住,我似乎……”

“少临,先离开这儿。”

“可是那姑娘……”他急切抬头,反被燕宇握住掌心。

“我会救她。”

“当真?”

“你要信我。”

“我信。”

得到燕宇允诺,陆少临似乎终于松了一口气,整个人向燕宇身上倾去。

他脑中仍残存着不少混沌,任由燕宇牵着,拾起自己附身的佩剑,将那慌乱众人扔在身后,径直向大门飘去。


27.

陆少临跟在燕宇后面,见他始终不语,便也一声不吭。

两个人逃至一远离柳府的僻静处,道士才停下脚步,转身撞上身后人的眼睛。

“陆少临,你无法控制自己。”

道士说话时看似如往常般面无表情,蹙紧的眉间却挤满担忧。

陆少临这一路走来,心神渐渐稳定,也在暗自思忖其中关节。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习惯性地牵牵唇角,神色却很是恍惚,“呆在那里,总会忍不住有种……”

陆少临噤声,渴血的冲动在喉头上下翻腾,杀人那两个字卡在嗓子里怎么也说不出来。

“戾气。”燕宇领会了他的意思,很快有了头绪。

黑白分明的眼低垂下去,泠然的声线透着掩不住的自责,“是我疏忽,竟让柳府的戾气感染了你。”

“燕兄,这不怪你……”陆少临不以为意地笑笑,他不知这其中意味,只是看不得燕宇难受。

冰凉的手抚上对方脸颊被瓷片划出的血痕。血早已凝了,可看上去依旧十分碍眼。

“倒是那个老太婆,将死之人,竟敢伤你。”说话间,黑色的雾气又不觉从眼角悄悄蔓延进眼眶。

“少临。”

“嗯?”

“别动。”

反握住陆少临停在自己脸上手,燕宇强硬地将艳鬼按向身后的墙壁。等待他的,是一个不由分说的吻。

温暖干净的气息源源不断从燕宇身上传来,像被冬日的暖阳包裹般,直至充盈进四肢百骸。

那阵阴恻恻的森然气息仿佛受惊般,从艳鬼身上纷纷退却。陆少临想要同往常般显摆一下自己的唇舌功夫夺回主动权,却一丝力气也无,只能任凭自己仿佛要融在身上倚靠的这团暖光里,永世都不放开。

燕宇确认眼前人再无异样后才肯松手,此前未曾有哪次渡气持续如此之久,离开陆少临唇上的柔软时,他也不由得感到双颊微热。

道士转过头,展袖的英姿自然是极好看的。他背对着正若有所思盯着自己的鬼魂,冷声掩饰:“走了。”

此举却躲不过恢复清明的陆少临那双机警锐利的眼睛。艳鬼没个正形,从身后径直拥住用道士的背影,凉凉的吐息落在发烫的耳畔。

“燕兄,方才唤在下名字了罢……可还能再叫一声?”

道士没应声。

良久。

似是一句妥协的低叹。

“少临。”

“嗯?!”

回答的声音甚是惊喜。

“走吧。”

“好。”


……


陆少临睁开眼,脑中像是雪化后留下的泥泞,混沌不堪。

黑气疯狂地从他的每个骨缝里涌出,魂魄被烧灼的痛钻心剜骨。无数冤魂的尖叫声徘徊不散,卷成一个个漩涡,扯着他的脚腕狠狠向下坠去。

他是谁,在哪儿,为了什么。时间与一切都失去意义,只剩下心底烙下的一个名字。

燕宇。燕宇。

只要念及那人的名姓,便仿若齿间含住了一汪清泉,带来饮鸩止渴般稍纵即逝的宁静。就能暂时离那吞噬一切的黑洞远上几分。

光阴好似倒转至百年以前,他也是于这般黑暗中,一无所措地伫立着。不知从何而来,去往哪去。莫名存在,也莫名无法离开。只是那时,他还有一个荒院,还有照进院子里的月光。

他想,自己是在等谁,却又不希望他真的会来。


——那个时候,若是趁机将那晚发现的事全部告诉燕宇就好了。

他现在必定很生气罢……

燕兄啊燕兄,你就怨陆某不是吧,可答应我,千万不要找来啊……

他咬紧牙关,回忆着他们这一世的初遇,那夜银白空明的月光,那个人第一次清清浅浅的笑。


陆少临苦苦挣扎,艰难地维持着最后一丝清明。

被囚禁在炼魂袋中的痛苦,抵不过他思及燕宇此时表情的万分之一。

而此刻他所能看到的,仍旧只有数百张幽深的脸后,那无尽的黑暗。


=TBC=




评论(7)
热度(24)

© 毒素扩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