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igo/小i
此处用来存放一些魔兽世界/守望先锋/侠客风云传/小排球相关闯作。感谢一切鼓励和挽尊。如果肯留言指出缺点我会更开心,想不断进步^^

杂食,食物链内可拆不逆,注意避雷。

[侠客风云传][谷荆]明月松山11-13

明月松山 06-10 → 这里

(不分上中下了,发现写不完)



11.


“荆棘,这次任务难度最后定的是S级,塔那边没批准我跟你们进去,所以你能试着接受我一下吗?”

杨云睁开眼,一向稳重平和的眉头皱起来。

不行。

精神连接失败。

荆棘的精神屏障比他预想的还要密不透风,意识触探根本还没碰到实体便被毫不留情地反弹回来。

“所以我说什么来着,高层一个个都是废物点心。”没有正面回答杨云的问题,荆棘最后一次低头检查装备。“既想救谷月轩回来,又怕再损失一个A级向导,组织这如意算盘打得倒响。”

近些年优秀的向导越来越少。在任剑南递上绑定申请之后,不久前那个向来流连花丛的陆少临也在一次意外中绑定。绑定后的向导与自己的哨兵配合固然能得到数值的大幅提升,但对其他哨兵的精神支持也会因此相应减弱。

如此以来,组织的战斗精英里,除了谷月轩之外,未绑定的A级哨兵就只有杨云一个。

高层当然不愿冒如此风险。

荆棘啐了一口,扣好伞扣。


一直保持沉默的东方未明朝窗外望下去,哨兵天生五感敏锐,天龙教基地的屋顶已经清晰可见。

“没事的杨兄,降落成功后,你只需要在外面隐蔽起来用精神屏障掩护我们不被基地的向导发现,剩下的交给我就好。”

“根据燕兄给的数据,不与哨兵暂时连接的话,你的意识范围最多覆盖基地二分之一的面积,我怎么说也算是半个向导,过会儿跟二师兄一起潜入,足够完成剩下的路程。”

“这是我的事,你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子瞎积极什么。”

东方未明在作战室主动请缨的事说没让荆棘感动显然是假的。尽管平时跟小师弟没少斗嘴,关键时刻,却不愿再让他与自己一同犯险。

他比他们都年轻,还有那么长的青春值得珍惜。

但碍于情面,出口的关心仍旧硬得像颗石头。

“我怎么就不行?”脱下白大褂的人绑在头盔里的脸显得英气勃勃。

揣摩出荆棘话外掩藏的关切,东方未明笑笑,“我统共就这么两个师兄。我不去谁去。”


直升机悬停在空中。

远处适时响起震耳欲聋的爆破声。

“秦姑娘那边的佯攻应该已经开始了。”东方未明抬眼看了眼时钟。

“九十分钟。和天龙教正面火拼最多撑这么久。”

荆棘点头,打开计时器,“足够了。开始吧。”

舱门打开,冰冷干燥的空气被烈风裹挟着灌入肺腔。

“万万小心。”

又看了一眼面前两个即将涉险的哨兵,杨云郑重叮咛道。

“放心。”

“一定。”

二人对视一眼,异口同声道。

一定,将那个人带回来。

然后深吸一口气,纵身跃下。


12.


无声放倒又一个守卫,荆棘抓起尸体的衣服蹭干净刀尖的血迹。

“二师兄,走这边。”

已然换上基地守卫装扮的东方未明同他一齐将尸体拖到旁边的储备间,朝拐角处抬抬下颌。

“你小子对这里还挺熟悉。”荆棘皱眉。

虽然先前制定计划时,陆少临依靠入侵网络拿到了基地的平面图,但那张图上的路线并未标注地如此详细,也无人知晓谷月轩现下所在的具体方位。而现在,东方未明轻车熟路的样子,竟仿佛早已对囚禁谷月轩之处了若指掌。

荆棘毫不怀疑师弟如今所站的立场,但联系到东方未明谜一般空白的过去,心中便隐隐腾起不好的猜想。

东方未明没有逃避他的眼神,直白承认,

“对,这里每条路我以前都走过。”

“所以,大师兄会被关在哪里……我……”握着枪的手下意识地收紧了,“非常清楚。”

黑暗沼泽中的记忆从缝隙中争先恐后涌上来,深渊的边缘,一只惨白的手抓住他的脚踝。

荆棘望见东方未明略显恍然的神情,唇角的弧度不由压下去几分。

“哎呦!疼!”东方未明抱着头夸张地避开,“师兄你怎么又打人!这脾气也就大师兄受得了了!”

“谁问你以前的事了。拖拖拉拉地,还不快走。”

荆棘满不在乎地答道,越过东方未明肩头向前走去。

“诶……?嗯!”

意识到荆棘并未因为自己曾经的身份发生动摇,东方未明摇摇头,在他看不见的后方低低笑了笑,随后快步跟上前。

再开口时,又是那个自在洒脱的小师弟。


“天龙教一直在秘密研究人工控制哨兵与向导属性的方法。”

和平年代,本就稀有的哨兵与向导诞生数量变得更加稀缺。

如果能掌握基因的秘密,从而人工控制降生的婴儿的属性的话……无异于是在制造人形兵器。

“他们想做什么?与军方对抗吗?”

“最初的创始者只是想为战争时期被当做兵器而遭到不公正对待的哨兵与向导提供庇护,给他们自由选择自己人生的机会。

可是后来1203号和平协定签订,和平时期到来,这样的保护组织失去了原本的作用,主导思想也慢慢变为精英至上。”

“现在的领导者认为,感官迟钝的普通人统统应该被淘汰,世界该由最优秀的哨兵向导控制。”

“不仅如此,”东方未明顿了顿,“他们还在探索如何强制发掘哨兵和向导的极限。”

“什么?!”

“对,就是你想的那样。为了追求战斗力和优秀的基因,不顾个人的精神界限,强制提高哨兵向导的级别。”

每个哨兵与向导的真正实力都是冰山隐藏在海面下的部分。即使二者相互结合,能够依靠共鸣发挥出双方百分百优势的,依旧寥寥无几。

通过探索极限来开发潜能,固然成功后各项指标能得到空前提升,可一旦不慎突破界限,便只有崩溃一条路等待着。只要不是疯子,应该不会有人愿意赔上性命做这样的尝试。

“他们……成功过吗?”

“有一例。不仅将一个弱小的哨兵从C级变为A级,还给他植入了从A级向导身上提取的基因。”

荆棘脸色变了变,嘴唇微张着,却忘记了要说话。

平日里总是显得有几分凶狠的目光含着极度的震惊,难以置信地落在东方未明脸上。

后者没有回答他的疑问,只是浅笑着望着前方的路面。


“所以,像大师兄这样优秀的哨兵,他们绝不会轻易浪费。”

“他一定被关在那个地方。或许在等待着第一次实验。”

“对,那个人一定会很高兴。就在那里。我几乎能闻到他身上的臭味……”

没意识到自己的语气带上了几分难以克制的兴奋,东方未明语速飞快地说着。

基地内部犹如迷宫般弯弯绕绕。

眼前又是一个分叉口。

“这里——”东方未明刚要开口便被红发青年不耐烦地打断。

“我知道,向右。”

荆棘截断师弟的话茬,径直向右走去。他回头,望着脸上写满“你怎么知道”的师弟,唇角的笑是东方未明所熟悉的挑衅与得意,

“谷月轩的向导素,浓到呛鼻子了。”


13.

再次穿过一条长长的回廊,杨云的精神气息到这里已经完全消失了。

东方未明闭眼,开始编织柔软的精神蛛网。

再厚一点,再细一点,对,将两个人的气息完全盖住,不能露出任何痕迹。他展开精神屏障,像抖落一卷徐徐展开的挂毯般,直到确信整幢建筑都已覆在无痕的庇护之下,方才又睁开眼睛。

“这条路走下去尽头左手第一个白色的房间,大师兄一定在里面。”

他望着荆棘,用的竟是告别的语气。

“你不去?”

“不了。”东方未明摇摇头,“还有点必须要做的事等着我。”

“再说了,”这次他笑得有些勉强,“重新回去,我怕我忍不住。”


即使没有东方未明指路,荆棘也能轻易找到谷月轩在的位置。

从迈入基地那刻起,出色的哨兵便调动所有的感官,在空气中搜寻着谷月轩的气息。随着两人的深入,那始终若有若无的向导素气味,开始变得愈发明显。

荆棘阖眸,同样张开精神屏障,在东方未明织就的迷彩色下,又裹了一层防备。他在白色的门前站定,手指轻轻触上一旁的墙壁。

顷刻间,熟悉的温暖气息从墙壁的缝隙里倾泻而出,淡淡萦绕住哨兵感官。

他终于又能感受到谷月轩心跳的节拍。

他的呼吸,气味,嗓音,和一切。

这些天潜伏在哨兵血管中不安分鼓动着的焦躁,还未来得及稍稍平复。

一股难以控制的愤怒情绪再次袭击了哨兵的理智。

——血的味道。


谷月轩的梦里也有一片宁谧黑暗的森林。

没有风,万物凝滞在某刻,每一片叶子都静默不语。遮天蔽日的浓荫密布在头顶,交错的枝条挡住外部所有可能漏下的光线。

幽深的小径向内部无尽延伸。

树林睁着森然的眼,被重重藤蔓掩盖的深处仿佛潜藏着一个黑洞,吸收了所有光和热。

没有颜色,没有声响。

没有人,也没有时间。

那片森林似乎早已死去,静静漂浮在宇宙中的某处,像一颗被遗忘的,孤独的星球。

对。黑暗中的少年睁开眼。

他想起来了。这里从一开始,就什么都没有。


少年朝森林内部走去。

脚下的路面随着他的步子一寸寸向内延伸,森林的半径不断扩大。黑暗的气息也如水波般一圈圈扩散开,温柔平静地吞噬着所有被它触碰的一切。

那些游荡于无垠宇宙里的灵魂,在他释放的黑暗气息缠上去的瞬间,便统统化为虚无。

少年拖着步子在静止的长镜头里缓缓前行,越走越慢。

不知走了多久,直到他已经十分疲倦,而最后一颗星也已消失了。

少年蹲下身,蜷在地上,抱住自己的胳膊。

这里很温暖,很安静。

就到这里吧。不会有人发现。


他只是很累了,想睡一会儿。

他不会死去。因为未曾活过。

永恒的黑暗里,少年正准备闭上眼睛。

然后他看到一颗流星。


浓密的睫毛抖了抖,谷月轩睁开眼。

正从他胳膊上拔下针筒的男人探出分叉的舌头舔舔下巴。

“哦?你比我预想的醒得早。”

“为什么不继续?”尖削的脸上泛着的快意难看的令人作呕,“你做的很好,不愧是谷云飞的儿子。一个也没漏下。”

“你自己也很兴奋吧?哦啦,别不承认,吞噬那些杂鱼的意识,抹消他们的存在——”

“这些年努力隐藏着这种欲望,在心里有那么一大块空洞的情况下还要勉强自己做个好人很辛苦吧?”长着蛇一般平滑的五官的男人沉醉般张开双臂,“别再欺骗自己了,你是属于战场的,成为黑暗向导,这才是你的价值。”

他为注射器补充进新的液体,重新回到捆着谷月轩的铁床前。


手臂上传来轻微的疼痛。不知名的液体通过注射器被一点点注入体内。

这样渺小的痛感与先前被生生卸脱双腿关节所带来的剧痛相比,几乎是微不足道。

但谷月轩强迫自己保留着每一寸知觉。

他需要这样的疼痛,需要清醒。

就像他需要那个声音。


少年驱动双腿向丛林更深处奔跑,向着流星坠落的方向。

藤蔓蜿蜒低伏,道路泥泞难行。

他拨开丛生锐利的荆棘,站在森林中心那颗巨大的空洞里,小心翼翼地张开手。

森林上方笼罩一切的黑暗枝桠不知何时散去。

那颗流星发着雪亮的光芒,身后的夜幕被撕裂开,燃出一道银白色的轨迹。

它顺着少年头顶露出的一小方夜空,像窗沿滑落的透明雨滴,轻轻落进少年柔软的掌心。


他听到一声婴儿清脆的哭声。

再抬头时,星辉满天。


“你说错了。我永远不会对无辜的人出手。”谷月轩神色平静开口道。

见他没被自己挑衅或者鼓动,身着白衣的人似乎有点失望。

“因为,还有人在等我。”

顷刻,被实体化的精神攻击如同爆炸发生时腾空的气流,锋利刺耳的尖啸声瞬间席卷了整间屋子。

各式样品与刑具叮铃哐啷倒了一地,一片令人猝不及防的狼藉中,握着手术刀的男人颈部喷涌出的鲜血染红了半边墙壁,他留下的最后表情写满了惊愕与难以置信。

巨大的白狼松开咬住男人喉管的嘴,吻部银色的毛发染上一层新鲜的血痕。

“啐。废话那么多。”

被谷月轩精神力震开的封闭门轰然倒下,飞扬的尘埃中,一个红发的影子隐隐浮现。

“阿棘,你来迟了。”

温柔地拭净荆棘精神体白狼唇边的血痕,

谷月轩露出几天来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笑容。


=TBC=


提前透露一下未明的故事会单独写一个番外!

希望大家能感受到三侠之间的师兄弟感情><

大师兄终于又出场了,写了我理解中的有点天然黑的大师兄的精神图景,感觉大师兄不太好写,可能OOC了,欢迎提出意见Q口Q


另:死于话多的反派姓罗。


评论(20)
热度(49)

© 毒素扩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