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igo/小i
此处用来存放一些魔兽世界/守望先锋/侠客风云传/小排球相关闯作。感谢一切鼓励和挽尊。如果肯留言指出缺点我会更开心,想不断进步^^

杂食,食物链内可拆不逆,注意避雷。

[侠客风云传][明荆]二师兄亲启

*书信体

*作者是文盲,语言不要深究QUQ




二师兄亲启

                      by Indigo


/第一封

荆棘师兄足下:

今日于洛阳驿站偶知能递书信。

数月前黄骆一事,多亏师兄们暗中相助,方知江湖人心险恶。

特修书一封,以表谢意。

不知何日能达左右。


师弟东方未明顿首。


/第二封

荆棘师兄:

几日未得师兄回音,原以为石沉大海。

今日练功归来,偶见桌下藏有一帖,喜不自胜。

并非小弟用词过于酸腐,只是先前内心忐忑,不知写甚么好。

既然二师兄不喜欢,那以后便随意些。


师弟东方未明。


/第七封

荆棘师兄:

神医所制跌打药果真神奇,昨夜抹了,现下伤口已消肿。请师兄放心。

先前二师兄回书问,为何当面能说的却偏要托于纸上,可师兄又何尝不是?

这跌打药明明能当面交予我,为何却要藏于桌下?


另:来不及寻驿站,这封亦直接置于师兄桌前。


师弟东方未明。


/第八封

荆棘师兄:

二师兄已两日不理我,想是师弟做错何事,不知是否与上一封信有关?

师弟懵懂,不过玩笑话耳,倘有冒犯,望师兄海涵。

若还未能消气,明日愿陪师兄练功出气,打到师兄尽兴为止。

只求师兄务必回信。

随信附上赔礼陈记点心。


师弟未明顿首。


另:

偷溜下山买的,切勿告知师父。


/第九封

二师兄:

二师兄所言极是,那跌打药定然是猫儿从忘忧谷衔进我屋内的,与师兄毫无干系。

也望师兄莫要误会,今日在洛阳撞见小弟,只因小弟当真喜好鲤鱼焙面,绝无打探师兄幼年琐事之意。

只怪那老板愿意多说几嘴……


师弟未明。


另:

今日晚归,糕点售空,附上此前杜康村偶得含光剑一柄权做赔礼。


/第十封

二师兄:

师兄不必忧心师弟无趁手兵器。

老胡曾夸未明锻造技艺精进迅猛,假以时日,锻出何等利器也为未可知。

倘有那时,必为师兄奉上师弟亲手所造绝世神兵。


师弟未明。


/第二十三封

二师兄:

师弟学艺不精,今日针灸之事绝非有心所为!

眼下可还有哪里不适?

我已向湘云讨了药膏,随信放在老地方,望师兄收下!


未明顿首。


/第二十四封

二师兄:

唉,也不是我总是想说些道歉的丧气话,

只是不知为何,一见到师兄你皱眉,就觉得心里发慌。比之前被抓去试药还慌。

师兄说我越来越像大师兄那般唠叨了,

上次去追捕阴山双煞时,大师兄反倒说我越来越像你呢。

唉,也不知道是好是坏……


未明。


另:这是花痴前辈教我栽出的第一朵花,今日刚刚长成,一并送你。


/第二十五封

二师兄:

原来师兄不喜花草,那下次师弟寻些别的新鲜玩意儿。

嘿嘿,上次在杭州偶得的图册如何?

我知师兄走南闯北,见得稀奇物什比师弟多上百倍,

都是些琐碎东西,还蒙师兄不嫌弃……


未明。


/第三十一封

二师兄:

师兄所赠糕点已收,感甚。

           师兄恐怕又要嫌未明说话酸气……    

红豆饼当真美味!!!


未明。


/第三十七封

二师兄:

多日未曾提笔,只因不知从何写起。

师兄那日说得在理,曹姑娘之事,并无师弟置喙余地。

但有一事师兄大错特错。

未明虽不及师兄年长,也并非从未尝过求而不得的滋味。

只是师弟以为,若是心悦一人,倘若不能心意相通,也只情愿他好。除此之外,别无他求。


未明。


/第三十九封

(被撕碎又重拼起的纸张)

(纸上沾着血污,前面的字迹模糊了)

先前曾言不由衷,道但求成全心爱之人。

如今方知当日愚傻,不自量力。

心之所向,岂是人能左右。

二师兄,未明也尝渴慕一人,

你道那是谁?

(后半部分遗失)


/第四十封

二师兄:

今日奉师父之命,同大师兄一齐清扫师兄卧房。

若不是师父卧病在床,他兴许会亲自来吧。

师父吩咐,即便棘儿走了,他的卧房总还是要干净的。

大师兄也常道,倘若有朝一日阿棘回来了,也会知晓这江湖浩荡,逍遥谷总有一处天地为他留着。


师兄当真口是心非,明明曾嫌弃同住一谷还靠书信往来是女儿家做派,以往也鲜少回书。

却为何要把这叠信理好藏在桌下?

细细查过,少了离谷前师弟置于你枕下的那封。

想来是师弟唐突之词惹恼了师兄,早已被烧了罢。


可我一厢情愿相信,那张纸也被师兄一同带走。

痴人说梦也罢,只愿它能替师弟常伴师兄左右。

今夜月圆,一如昨年中秋时,只是不知何日再能与师兄共赏。


临纸惘然,不能一竟。

未间,唯万万珍重。


未明。


/第四十一封

二师兄:

又至牡丹盛开之时。师兄当年留下那株,如今早已长成繁盛的枝子。

幸而师兄当初虽不喜花草却不曾将它弃置,未明与大师兄今日方得以存一念想。

未明已许久不曾提笔写字,只是几日前大师兄提及,今年祭文交由我代笔。

师弟心想,既已说了那些堂皇之辞给二师兄听,便也再劳烦师兄听几句絮絮琐事。

如今字迹潦草,还望师兄莫要怪罪。


此前已与大师兄商定,今日过后,师弟便离谷云游。

纵然师父与师兄都曾多次宽慰,当日坠崖之责决不在未明,可睹物思人,如尝剐心之痛。

倘若那时师弟医术高明,不知今日又该是何光景。

每思及此,常常辗转反侧,夙夜难眠。


大师兄执意留下。他如今是一派掌门,也诚然未有说走便走的道理。

我留与他一幅师从丹青前辈时偷画的二师兄。

你莫要偷看,师弟技艺生涩,师兄看了,定然又要怨我的。


师弟未明拜别。


数年前曾应允师兄神兵利器一事,不知师兄可还记得?

师弟凝毕生心血锻了一刀一剑,业已供于师兄灵位前,权做临别赠礼。

曾试取名,未寻得好名字,倘不嫌弃,便唤未名罢。


又及。


/第五十五封

二师兄:

曾遣人奉夜光杯一对,想必已彻谷中。可合师兄心意?

塞外连日飘絮,积雪深厚。

倒教师弟想起那年冬日,与师兄于雪地间比试的情形。

如今若是能披着屋外那雪尽兴打上一番,想必也别有一番趣味。

逍遥谷今日可曾落雪?不知大师兄可否安好。


胡人虽较中原人士粗鲁,性子却颇为直爽。

于此间行医数月,收获颇丰。

尝得“返魂香”一粒,未知真假,亦未敢知真假。

从前湘云曾言能见世间鬼魂,师弟不信,如今却情愿真有。

天寒地冻,不知师兄又在何处。


未明。


/第七十三封

二师兄:

除夕照例回谷与大师兄共度。

大师兄新近收徒一人,小乞儿无父无母,为求过冬之粮误闯谷中。

师父本想认作徒弟,然而大师兄不肯。

他不愿有第三个师弟,未明也不愿去做谁的二师兄。


又念,倘若师兄在世,待到收徒的年纪,怕是收不到甚么弟子罢。

毕竟师兄说话刻薄,又这样凶,我与大师兄之外,谁人能受?

你听了这话恐怕又要恼了。

若是生气,便来梦中见师弟一见罢……


未明。


/第八十封

二师兄:

岭南蛮烟瘴雨,道阻难行,我归来迟了,未能送师父最后一程。

师父今日与你团聚。

师兄莫慌。师父老人家走之前说,不怪你。


未明。


 /第九十封

 
二师兄: 
湘云果真不曾欺我! 
许久未曾归谷,借中秋之机与大师兄一叙。 
期间谈至二师兄少时趣事,竟有阴风阵阵吹熄烛台。 
换作旁人兴许惊慌失措, 
我二人却于漆黑屋内垂泪大笑。 
 
二师兄,那是你罢。 
定会是你罢……  


未明。


/九十九封。

二师兄:

江南早春,杏花微雨,想必谷中亦是牡丹开时。

杭州烟柳画桥,风景如故。

明月楼糕点比从前贵上几文,却总不及当年师兄赠我那捆香甜。

原想清明时赶回谷中,亲自为师父师兄祭奠。

无奈此处求医之人众多,难以脱身。


二师兄,我行走江湖这些年,人人皆道东方神医悬壶济世,起死回生。

可你说,这世间,当真可有起死回生这回事?


倘若有就好了。

倘若有,

就太好了。


明。


/

多年后,几位年轻少侠寻医访药来到东方神医最后定居的逍遥谷。

曾经的世外桃源如今空无一人。

积了灰的桌上,存着一沓厚厚的信笺。

有的看起来像是阅后又被小心折起。

更多的,显然从未被拆开过。


数百余信笺外都落着几个相同的字。

二师兄亲启。



=完=



解释几个问题。

*第一封信是从驿站递的,后来就是直接放荆棘房间了,有点高中生传纸条的感觉OTL

*后来未明四处云游,信和稀奇物件一同递回谷中,大师兄会把信放在二师兄房间。但是不会再有人来拆开了。

评论(46)
热度(100)

© 毒素扩散 | Powered by LOFTER